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岂知当初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妹妹……”“母后……。”两人不约而同的向那站在花海前的人儿唤道。静后缓缓转过身体,神色静然的看着面前疾步走来的兄长与儿子,心中明然如镜。“妹妹,皇公主被刺一事你可知晓?”端木淙压低声音急切的问道,一旁的月修鉴忙不迭的四下张望着,见四周无一个宫人,这才放下心来。“这宫中怕是无人不晓了。”静后淡淡的说道,看着面前焦急慌张的兄长爱子,心中忽觉悲戚难耐,他们二人终究还是王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说弃便是弃的了。“妹妹不如……你毕竟是王后。”端木淙急惶惶的说道,近些年来他在朝中的势力逐渐被架空,就连原本握有的兵权亦被褫夺,那个月修容手段狠厉呀!现在的他除了手中有点钱外,在朝中根本没什么势力了。本想铤而走险,若皇公主在风华宴上被刺杀,那于他定脱不了干系,到时候帝都发难,他还能坐的稳他世子之位吗!谁想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那红袂失手不算,居然还被擒获,虽说人死了,却不知怎地在她身上搜出不少证据皆指向他与月修鉴,这下可真是偷鸡不着蚀把米了。“哥哥,枉你自称谋臣,却一点都看不透王的心思。”静后有点悲悯的看着自己的哥哥,那个男人啊任是你再强依旧还是斗不过的。“父王?父王怎么了?”一直静立在一旁的月修鉴终于忍不住出口问道,现在父王一直病卧在床,似乎情况不容乐观,所以他才会那么急切的想要除去月修容,本来那计谋可说天衣无缝,连人都是月修辰带进宫的,若是能按他们所计谋的按部就班,那个王位呵……就真不知道是谁的了……可谁想一步错会步步错!“这一切的一切可都在你们父王的算计中呵。”静后回转身望向无边的花海,似不忍再看眼前这两个与她关系亲密的男子,一丝悲恸深刻在眼中,落在心里。“妹妹,此事跟王有什么关系?”端木淙疑惑道,心中的不安慢慢扩大,那个静默如渊,深不可测,出手又狠绝的王……一想到便胆寒不已。“王那年以十里锦毯遍撒百花迎娶昭言王后,然后又为其建了瑶月宫,还记得吗,那时瑶月宫的前面并不是种着杏树而是大片大片的白蔷薇……白蔷薇呵纯洁的爱情……王对她至爱如此……。”缓缓闭上双眸,一行清泪从颊边滚落而下。曾多少次偷偷站在瑶月宫后看着他们嬉戏于蔷薇花中,在月下抚琴吹笛唱弄风月……而伴着她的唯有寒月清风,绮梦无人伴。身后的端木淙不明所以的看着她,不晓得怎么她说起了先后。“那年昭言王后诞下世子,王甚喜,大赦全国宴请百官,又建这洗颜宫言此生只为王后一人洗涤红颜,更知昭言王后喜六月菊,便命人种植了这大片的菊花……春去秋来,年复一年,这菊花还是开的那么好……。”静后蹲下身子采下一朵六月菊,拈在手上,凑于鼻端,细细的闻着。“妹妹,你尽说些这个没用的干什么?”身后的端木淙双手不停的搓着,似急不可耐,而一旁的月修鉴也被弄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们还不明白吗,哥哥……你当年害死昭言王后,王岂可能不知,他是由着你而为呀。”静后轻叹一声……那个誓言要握紧天下却又生不逢时的王呵,为了要培养出一个足以逐鹿天下的继位者,不惜牺牲自己最爱的女人……如此执着的心让人冷寒。“妹妹,你说清楚点,这个到底怎么回事?”端木淙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厉声问道。静后无视于他的喝问,也无觉于被他抓的生疼的胳膊,眼神依旧落于花海之中,把心中隐忍多年的话慢慢道出:“王曾言:欲得天下者必要忍人所不能忍,唯有弃之于强敌环伺之中方能磨炼其性,月国未来的王,甚至新皇朝未来的皇都需要具备别人所没有的坚韧意志,而太过温柔的母爱则会毁了他的……。”话语一顿,脸上慢慢绽放一朵笑容,那笑却含着苦涩的回忆:“那时修容才二岁多,王便将他交托给了我,知道王为什么会将世子交付给我吗?呵呵……那是因为你们呀,王知道你们定会不利于世子的,所以才将他放在我身边,让他看清你们所使的万般手段,让他更早的体会人情冷暖,让他知道权力之于人是多大的诱惑。你们一直以为是我把昭言王后之死透露给世子的吧……呵呵……其实这都是王刻意而为的呢,他要世子用自己的手铲除你们……而他确实也做到了呢。哈哈……哥哥你听明白了我在说什么吗?”静后突然笑了,那笑似含着无尽的沧桑,无尽的屈藏,那笑似要笑尽心中所有的悲恸,所有的哀叹……那笑却比哭更令人辛酸。端木淙脑中只觉一道惊雷划过,抓住静后手臂的五指缓缓松开,脚下一个不稳,踉跄着后退数步,幸亏一旁的月修鉴及时扶住这位舅父,让他不至于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你……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我是你亲哥哥啊!”端木淙怒吼道,终于明白那么多年来的所作所为居然都是枉然,那双阴骘的双眸原来一直在盯着他,不曾放松过片刻,为什么……他现在才知道。“我曾劝过你,你可曾听过我?以为把我扶上后位我们端木家便可飞黄腾达了,是啊……扶摇上青天之后便是堕落无边的地狱呀,呵呵”静后有点悲悯的看着自己的哥哥,那么多年的所作所为从一开始便是那镜花雪月,轻轻一碰便凋零破碎。“不……你如果一开始便告诉我是王的意图,我也不会……这样。”端木淙指着静后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一刹那他便仿佛老去了十多岁。“王视我为知己……我端木静亦如是……。”仅仅那么一句话便道尽了她所有的感情……知己呵……永远不会是他心中最牵挂的那个人。“你……你……你就算不管我这个哥哥,那你儿子呢,修鉴呢,难道你也不管他的死活吗?”端木淙步伐踉跄的走到静后的身旁一把攫住她的手腕,语气悲恸,他知道这个妹妹爱着王上,爱的死心塌地,爱的无怨无悔,所以他设计害死昭言王后,让她有机会登上后位,难道他所为都是合着自己的私心吗?他也是为了她的幸福啊,可为何落得如此下场?!静后望向自己的兄长,眼神无波无澜,幽沉的像是一潭死水,口中淡淡的说道:“王此生之愿便是培养出一个足以逐鹿天下的王者,而修容便是他选定之人……王之愿便是吾之愿。”“即便赔上我们端木家?”很好,终于明白了,在她的心中他们这兄长和儿子还抵不过一个外人……罢了罢了……天意如此天意如此呵……缓缓松开手,五指微张的覆在面上,哀叹一声,转身往外渡去。那脚步是如此的踉跄,如此的飘忽,那个原本精神烁烁,步态稳健的人一下子苍老至此。一旁的月修鉴有点不知所措的望着突然离去的舅父再看看面前的母后,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办了,虽然他刚才是有听没懂,但也隐约知道事情可能不太妙。“母后,儿臣先告退了。”思量了片刻,他决定还是先跟上舅父比较重要。微一揖身,便转身离去,还没跨出几步,后面便传来静后淡然的含着一丝暖暖的话语。“鉴儿,你放心,无论你和你舅父去哪儿,母后都会陪着你们的。”月修鉴微诧的回过头,望了一眼自己的母后,却见她已经转身离去,虽已年近不惑,但那身形依旧窈窕如少女,只是那背影却是如此的孤单、萧瑟,仿佛一阵风就会把她吹飘走一样。来不及细细琢磨母后方才的话,月修鉴急急忙忙的追上走在前面的舅父。“舅父,你和母后刚才所言何意?”月修鉴追上前面走着的人继而不解的问道。“你现在赶快回去,让你老婆和孩子今晚乘夜赶快离开,什么贵重的财物都不要带,去星国还是去鎏日或者去皇域反正去哪里都行,只要离开这里便成”端木淙急急的说道,一切计谋皆已落空,王是断不会放过他们的。唯今之计能保住一人便是一人吧。“舅父,那我们这……。”月修鉴手指比了比他又比了比自己,诧异道。“就按我说的做……然后……听天由命吧。”端木淙挥了挥手,一甩袖袍疾步而去,留下身后莫名所以的月修鉴一人。

上一章 六月菊主目录下一章 瑞凤鎏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