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九凤华佩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月修辰脚方才踏上木质的阶梯,便听阁楼之上传来泠泠琴音,委婉而柔逸,清若流水般抚过面颊,似能感到那沁凉的琼泉切过肌肤蜿蜒滑下,让人浑身不禁一激。琴曲由心生,如此飘逸清澄的琴曲,不知那弹琴之人该是如何的出尘呢,月修辰对那阁楼中的皇公主更是好奇万分了。踏上那阁楼之顶,精致的镂空雕花大门口两侧各站着一个侍女,见月修辰上来皆福身拜下。那清泠如水的琴音便在此时嘎然而止,使得月修辰有片刻的失神。门缓缓打开,一个翠衫女子走了出来,在他面前福了福:“月公子,皇公主殿下知道您来了,这便请您进去呢。”月修辰淡笑着点了点头,那俊秀的容颜看的蔹儿不禁心中一慌,两颊染上晕红,低着头将两旁的侍女带了下去。月修辰定了定忽然有些慌乱的心神,抬步走了进去。偌大的屋子内空无一人,和他所想略有出入,不禁一怔。“月公子,这两日之后才是风华之宴,不知今日前来有何事?”一方珠帘后面传来轻语,那声音却也似那琴声一般清泠如水。月修辰这才发现隔着内室与外间的珠帘内隐约有一女子端坐于琴前,只可惜背对着他们,让人看不到那容颜。只能在心中暗自猜测。“修辰特奉王兄之命,为皇公主送上玉屏一展。”月修辰躬身回道,眼神收了回来,不再落于帘内。“刚才本宫所奏一曲,月公子觉得如何?”珠帘后的女子突然问了一个与前言完全不搭边的问题。“婉如溪水伶仃,渺如长空浩瀚,柔雅之极、飘逸之极、空幽之极。”月修辰如实说道,闻那琴音便觉弹琴之人有着一颗纤细柔软的七窍玲珑之心。“哦?那此曲又如何呢?”话语方落,那琴音又缓缓滑泻了出来,叮咚两声便是起调,没有滑奏便直接荡入高处,琴声之外似有千军万马呼啸而来,有狂颜将军手持长刀挥洒于疆场,似英雄长吼,似千军怒喝,似万马嘶鸣,直听得人壮怀激荡,心中血气上涌,一腔抱负无处而泻。高处过去,琴音渐渐平缓,似秋风清扫落叶,无边萧瑟。琴声渐低,直至无声。满室寂静,无人出声。许久之后,月修辰才缓缓说道:“烈,即便是男子也未必能弹出那慷然的英雄气概。公主让修辰汗颜。”这皇公主到底是纤柔委婉之人,还是灼烈刚毅之人,他还真是分不清了。“想不到月公子也是懂琴之人,本宫甚欣。”如是起身而起,拾帘而出。这是月修辰第一次见到凤如是,直至许多年后他依然会记起当日这位素衣无华,不施脂粉却仍然使他惊艳万分的皇公主,艳虽不比星琉璃,但却自成风华,绝世无二,那眉眼虽含笑,却不怒而自威,这大概才是皇族威仪吧。“修辰见过皇公主。”月修辰赶忙收回惊诧的目光,拜揖道。“月公子不必多礼,请坐。”如是手虚扶一下,翩然落座。“谢公主。”月修辰优雅落座,身后的侍仆捧上玉屏放置在桌上,随后躬身退后。“这玉屏想必是出自玲珑先生之手吧。”如是眼神落到玉屏上,淡淡一扫,说道。“公主眼利,这确实出自玲珑先生之手。”月修辰回道,眼神看了一眼面前的如是,却也不敢长视,侧了首,眼神便落向一旁。“玲珑先生为我朝第一妙手,他一生有三样作品引以为豪。萳石珊瑚宝塔、邗珞千手观音还有就是这南海玉屏花龙戏凤。这萳石珊瑚宝塔已随景帝埋入皇陵,邗珞千手观音五十前年被一富商带出海去,怎想那船只触礁而沉,那邗珞千手观音便也沉入了东海之底,如今这仅剩的玉屏已不是价值连城可以形容的了,月世子真是大方。”如是侃侃而谈,末了还不忘调侃别人一下。“王兄曾言,只有这稀世珍品才配得上公主如此华贵之人。”月修辰如实说道,王兄当初确实如此之说,只是当时他们谁也没有见过皇公主,会这么说也只是源于她的身份,但此时他却是真心诚意的。“请月公子代我谢过月世子的厚赠,本宫无以回礼,仅以这块凤佩相赠吧。”如是从腰际扯下一块玉佩递于月修辰。月修辰起身而立,双手接过。双手刚触到那玉佩便觉沁凉无比,似一汪清泉徜徉在指间。“多谢公主相赠,我必转于王兄。”月修辰揖身回道。“月公子与世子是一母所出吧?”她忽然又问了一个很莫明的问题。月修辰有点诧异的望向她,一下子有点跟不上她如此跳跃的思维。“确实如此。”月修辰依言回道。“怪不得长那么像。”如是喃喃说道。月修辰更是莫明了……她此话又是何意。“本宫有点累了,就不送月公子了。”如是挥了挥长袖,起身而立。“公主凤体保重,修辰告辞。”月修辰躬身作揖,起身而去。待到他们脚步声渐渐消失,如是这才抬手抚上那展玉屏,片片龙鳞,细细的凤尾羽毛皆雕刻的精细无比,祥龙翱翔于天伴瑞凤朝视天地。月修容……你想成龙伴我于凤吗?只可惜呀,我们凤家的凤凰都是飞于九天之上的呢。长袖轻轻一挥,这稀世之品便摔落于地,一分为二,却正好将那龙凤分隔了开来。瑶月宫内,静谧无声,只有偶尔间的落子之声在这宫内响起。月修容手持着白子淡扫了一眼面前那位被誉为凤朝第一美人的星琉璃公主,瑰姿艳逸不足以形其色,仪静体闲不足以形其神,确不负她第一美人之名。此时的她手持黑子,凝神看着面前的棋局,不时黛眉轻拢,十分的犹豫不知该下哪里。“公主棋风太过拘谨了。”月修容双眸淡淡的扫过星琉璃,浅浅笑道。星琉璃瞧着面前的棋局半天,终是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摩挲了半天的棋子:“琉璃棋拙,甘愿认输。”那语声却也像那人一样,柔逸清幽。“公主尚有一线生机,何以就此放弃?”月修容端起一旁茶几上的青瓷纹杯,掀起盖子扫了扫汤面上的茶叶,轻啜了一口。“琉璃眼拙,实在找不出这一线生机在哪。即便是找到了,那也只是苟延残喘而已,何必劳那心,伤那神,徒增困挠。”星琉璃淡然一笑,望向面前的华衣男子:“此局下来,琉璃便知与世子棋力相差太多了。”“公主太过自谦了。”月修容长袖一挥,侍立在一旁的宫人赶忙上前收拾棋局。待宫人退下,星琉璃双掌轻轻相击,侍立在一旁的星国侍女移步走上前来,其中一人手上捧着一卷画轴。“琉璃此次前来,带了一样特别的东西,赠于月世子。”星琉璃长袖微展,两位侍女各执画卷两头,慢慢将画展了开来。长约二丈高约五尺的画卷上精细的描绘着繇星国的地理分布,一城一镇、一山一水、一丘陵一平原皆细致的绘了下来。月修容神色微诧,但随即恢复了自若,站起身走到画前,细细的看着,直到看到画旁的落款:“星琉殇,此图是星王所绘?”这次是如何也掩不住话中的惊讶了。“确为家兄所绘,琉璃临行之前,家兄曾说过,月世子只要看了这副画便会明白他的意思。”星琉璃也起身慢慢渡到他的身旁。月修容不语,负手立于画前,眼神深邃,似要穿透那画儿看明白那绘画之人的心。见他不语,星琉璃浅浅笑道:“月世子不必急着回复,风华宴后,琉璃再等您的回话,琉璃告辞了。”星琉璃一拢长袖,微微倾身,每个动作都是优雅非凡。两旁侍女卷起画轴扎好,一旁月国内侍赶忙上前接了过来。星琉璃带着两位侍女缓步踏出了瑶月宫,在门口正好碰到了前来的月修辰。两人皆是淡笑着颔首打了个招呼,然后错身而过。月修辰踏入瑶月宫内,只见月修容负手站立在窗旁,眺目远望,神色肃然。“王兄……。”月修辰走上前轻唤道。“恩。”月修容收回神思望向他,问道:“如何?”月修辰抿唇思量了半天,这才回道:“皇公主不简单。”短短的几个字已是他所有的评价。“哦?那个传闻中貌不如星琉璃,才不如墨天纾的皇公主居然能得你这种评价?”月修容颇感意外,他自是知道月修辰看人向来不差,而且是那种别人若有十分好他也只会说七分的人,由此可见他眼光之严苛。“才不如墨天纾我不敢说,但是貌不如星琉璃可也未必了,风华绝世想来就是形容她这种女子的。”月修辰眼神也落于窗外,满园的杏树啊开的那么飘摇。“风华绝世?呵呵”这世上真有女子能风华绝世的吗?或许有的吧……脑中又想到那个来去如风的女子……她可不就是风华绝世吗。“对了,这是皇公主让我转赠给王兄的凤佩。”月修辰从袖中拿出那块白玉凤佩递给月修容。月修容接过凤佩,手指轻触过那通透沁凉的玉身,嘴角边慢慢浮起一抹浅笑,似讽似嘲。“修辰,你可知道这凤佩是何来历?”月修容举高这块凤佩,阳光透过白玉透射而过,莹润的玉石内,彷佛有丝绿波隐隐流动。“呃?修辰不知,请王兄解惑。”月修辰眼神也落在那凤佩之上,只见玉佩上雕琢的凤凰生有九首似方从浴火中而出,昂首嘶鸣,凤翅雄展,要冲于九天之上。“九凤飞天……当年始帝推翻东帝皇朝前,曾率大军经过凤舆山,军至中途,突然在山峰之顶惊现七彩祥云,不时片刻便有九首凤凰翱于山顶,立时不去。九凤是瑞兽,它的出现代表天将降祥瑞于世,果不久之后始帝建立大凤皇朝,开创了百年盛世,也奠定了凤家的百年基业。”月修容淡淡的说道,语气不急不缓,似在讲述一个平淡而无奇的故事。“九凤……这世上哪里来的九凤……这只是诓弄无知世人的一个把戏而已。”月修辰嗤笑道。“对,你说的没错,他们要得就是这个,天下人皆认为他们凤家的人是九凤降瑞之人,便可以了……有谁若想打破凤家天下,便是要打破九凤祥瑞。”月修容口气森冷,握着凤佩的指节慢慢泛白。“那皇公主赠予此佩是?”月修辰双眉微蹙,眼神又望向那凤佩,却见那玉佩上的凤凰九首面貌皆有不同,有闭目静神的、有睁目怒喝的、有侧首冷眸的、有昂首嘶鸣的……九首竟有九容。“你刚才有看到琉璃公主吧?”月修容垂手,将玉佩收于袖中,问道。“呃,是的。”这也是他感到奇怪的地方,这些日子来王兄并未见过任何一个公主,何以今天独独见了星琉璃?“星王让她送来一样东西。”月修容转过身,望向月修辰,眼中透着一股玩味。“哦?什么东西?”月修辰问道,双眼溜过一旁桌上放着的卷轴。“星国的山川布防图……。”

上一章 倾谈主目录下一章 风华之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