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倾谈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公主,天纾公主前来拜会。”门外蔹儿脆脆的声音轻轻传来。屋内,凤如是着一身单衣,披散着发,赤足站在窗边,眼神落在远处,口中淡淡的说道:“请天纾公主进来吧。”门被轻轻的推开,走在前方的便是皇公主的服侍丫鬟,跟在她身后的一个女子绿衣华服,单鬓珠簪,腰束白玉玲珑带,裙悬牡丹花穗结,长长的结穗随着脚步轻移而微微晃动。“天纾,见过皇公主。”天纾盈盈拜道。即使一身仕女美人服,少女娇态毕现,但却仍掩不住那双眼凌厉夺目的神采。“天纾公主不必如此多礼,请坐。”如是袍袖一挥,眉目含笑,语声清脆。一旁的丫鬟蔹儿不禁有点诧异的看着她们的皇公主,不久之前尚还见她面色潮红,语音沙哑,这才过了没多久,怎么就精神烁烁,连声音都变得那么清朗?那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有病呀?!“谢皇公主。”天纾直起身子,挥了挥手,身后的两名侍女捧上两个红匣子放在桌上,随即躬身退立一旁:“天纾得闻皇公主最近身体微恙,正好此次前来备有我国特产的长须参,用以补气养神最有效了,还请皇公主笑纳。”“天纾公主客气了。”如是笑回“你们都下去吧。”淡淡的吩咐道,蔹儿带着天纾公主的几位侍女一并退了下去,带上门。待人全部退走,坐在桌边的天纾挥了挥长袖,径自取过桌上的茶杯,倒了一杯水,轻啜了起来,神态悠闲自若。而凤如是则是又倚回了窗旁,举目眺望着窗外。“殿下身体微恙,可吹不得风呢。”天纾放下茶杯,眼神带着一丝笑谑看向窗旁的如是。“哧……少来了你。”如是笑骂道。“你应该不是为了躲我,这才……。” 天纾话语一顿,隐下了彼此间心知肚明的话。“有时听你唠叨、看你褪去一身精明真是一件蛮有意思的事呢。”如是眼神邪邪的撇向她,单手一撑,人已经跨坐在窗台之上了。半个身子探在外面,那细雨已止,只余下淡淡沁爽,迎着风,心神舒畅。坐在桌旁的的天纾紧抿着唇,双颊泛起一道红晕,双眼狠狠的盯着窗前的女子,是的,她一向自诩控制力极好,只是却在她面前屡屡失控。“殿下昔日送来的玄叶珠玉,王兄已经服下了。”天纾站起身,慢慢走到窗边,倚靠在窗边另一侧向外望去。“恩,如何。”如是拉回视线,眼神盯着她,似有点期待,一点紧张。“很好。”天纾回望她,眼神平静,不起一丝微澜。“还是……不行。”如是收回视线,眼神落在自己放在膝上的手上,纤白修长的手指微微轻拢着,似抓着什么东西,但却又轻轻的展开,长发随风轻掠过手心,似一道尘烟,扫过,又落下。“王兄说过,一切自有天命,殿下不必如此介怀。”天纾头微昂着,眼神依旧望着远处,似要穿过那厚厚的云层看到那九天之上。“命……呵……怎么谁都说命,可我却偏偏最不信这个。”如是口中呢喃,微微抬手,似要将朗空下的那一轮旭日托于掌中。“天纾也不信,我只信人定胜天。”天纾回过首,望着她,眼神清明却似含有两柄利剑,锋芒毕现。如是也静静的回望着她,眼中滑过一丝刺探,许久唇边才浮起一抹浅笑:“你若生为男子……。”话尚未说完,已经被截去。“倘若我生为男子,必会逐鹿这锦绣天下。”天纾双手一展,似要拥尽这苍茫天下,神情庄严而肃穆,这一空骄阳也为之黯了颜色。“好一个气概尤胜男子的天纾公主。”一旁的如是抚掌而赞,彷佛一点都不介怀有人在她面前狂言试图揽尽她家的天下。“唉,可惜呀。”天纾叹了口气,垂下了手,似有点惋惜、有点扼叹:“我终究是个女子,这心太小,能装的东西太少了,装不进这天下。”“哦?”如是微一挑眉,转过首眼神又落向远处,长长的睫毛盖住眼中的一丝舒叹。“王兄曾经说过,这天下不会是我们墨家的,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王兄无意于这个天下,那么这个天下于我来说那就不值一提了。”天纾淡淡的说道,这绵延万里的大好江山在她心里居然及不过他哥哥的一句话。“呵呵……我们还真挺像的呢。这天下的人我都可与之为敌,但是他不能呵……不能……”话中有着一丝释然、一丝宽慰,两人了然对视,继而相视一笑。“世人皆说凤朝皇子最风华、昭云国祈王最淡雅、月国世子最清翟、星国殇王最隐匿。不知道这最为清翟的月国世子,到底是如何的清翟无双呢?真是让人好奇呀。”天纾淡淡的说道,眼神缓缓的扫过如是,却见她也正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恩,真的是清翟如水,颜月修容呢。”如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道。“恩,怎么,你已经见过了?”连她们这几位正儿八经的呆在王都里的公主都尚未见过那位世子,怎的她出去乱晃的就给碰到了?如是不回,只是轻垂着头,嘴角忍笑,清翟如水吗?……自己怎么看都觉得他本性该是炽烈如火的。“笑,笑,我到要看你怎么应付人家。”天纾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这眉眼关头的事情,她怎的一点都不着急呢?“拒与不拒都很难选呢。”如是抬首,扫了扫落于身前的长发,神情笃定。天纾双眸一转,眼中闪过一丝促狭,慢慢欺近如是身旁:“我到是有一计,可解你之困。”“你不会是想向月世子提亲吧。”如是斜睨了她一眼,看穿她的想法。 “你觉得如何?只要由我在,必能拖住他,你们家的天下,他也别想了。”天纾低声说道,话语缓缓,似蛊似惑。如是转过身,眼神正正的看着她,脸色肃然,没了方才的云淡风清:“先别说我决不会拿你的终生大事去作这无意义的事,再者你并未见过她,怎知你定能压制得了他?”天纾双眉一挑,似有些不以为意,凭她的手段想压制住他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即使她从来没有见过他。“天纾你太骄傲了……但是那个人呀……真的不是你能控制的了的,你太聪明了,而他若不能完全掌控你,他便会毁了你的。”如是了然的看着她自信的双眸,也相信她的能力,但是那个男人呀,那双眼深不可测呢。“你果然已经见过他了呢。如何?交手了没?”天纾袖掩朱唇,浅笑道,对这个月世子她是越来越好奇了。“交手吗……两天后才是我和他真正的交锋呢。”如是又恢复了云淡风清的笑颜,转首望向窗外,却见一抹蓝色的身影走在湖中的九曲桥上,缓缓朝这方走来,那容颜如此熟悉,却又有点不同:“恩?有人来了”“恩?”天纾身子微倾向外,这才看清来者何人:“那是月国的二王子月修辰,公主们的食宿住行都是由他安排的,想来应该也是来拜会你的。”“真是像……。”如是跳下窗台,整了整长袍:“看来得好好收拾收拾来会会这个月国王子了。”“那我先告辞了,两日后的风华宴再见了。”天纾盈盈拜了一下。“恩,好,你让蔹儿进来。”如是转到九凤雕花屏风后换起了衣服,怎么也得换身像样点的才行。天纾则转身走出了房间,缓步下楼,将守在楼下得蔹儿叫了上去,自己则带着丫鬟往桥上走去。“天纾公主也来拜会皇公主吗?不知皇公主身体如何了?”月修辰在桥上碰到了天纾,迎上,问道。“是呀,皇公主身体已经无恙,月公子此去正是时候。”天纾淡淡而有礼得回道,眼神扫了眼跟在月修辰身后的侍仆手上捧着的东西,不是珍稀补药,不是金镂华服,亦不是绣花珠簪,而是一面玉制屏展,形如檀扇,有双掌般大小,那莹白圆润的上好玉石上雕刻的正是花龙戏凤。花龙戏凤……真是有意思呢,天纾心下微讪,面上却不露丝毫。“那么就不打搅月公子了。”天纾微一颔首,从他身边擦身而过。两人便一东一西错身而过。

上一章 相试主目录下一章 九凤华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