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相试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又是一日清晨,红日刚刚露了个头,氤氲的晨雾尚未散去,微有朦胧。露珠轻点在百花上,带着琉璃的光华。月国王宫镶金嵌玉的屋顶上此时正有一抹白色的身影迅速闪过,掩在晨雾之后,瞒过了所有人的耳目。“穿过瑶月宫,之后便是放着毓兰山茶的吉庆宫了,快到了。”凤如是心中算计着,脚下未有停歇的在这月宫之内飞起落下。之前她便已经来踩过点了,这月宫的地形方位全在她的心里。一脚踏上瑶月宫那用汉白水珞瓦铺将的屋顶,她心中就不免暗叹,有钱,有钱,真有钱啊……这宫殿堪比中都皇宫了,润白的透着莹亮光华的汉白水珞瓦踩在脚下,晃的人眼睛都要花了。凤如是猫着腰,本应是很快的掠过,身形却突然停滞了下来,眼神被下面一抹身影给吸引了过去。她干脆蹲在了屋顶上,撑着脑袋细细的看了起来……。瑶月宫前种着大片大片的杏树,一抹淡蓝色的身影持着一把雪刃利剑在杏林中舞着,银茫的剑身在空中翻舞成花,长发在身后翩飞纠缠,颀长的身形一顿、一转、一翻、一挑刺皆是霸气非常,薄金的阳光拢在他周身似幻化成了烈日金茫,耀眼的让人赞叹。平沙落雁,蛟龙出渊,随着他身形在空中翩然一转,手中的长剑迅速翻刺,织成一道密密的银网,直到身形落下,手中剑止,缓缓收回。那刚从面前飘然落下的杏花儿被片片斩碎,几乎化为了花末儿,风一吹,轻扬着飘了开来。“吓,好剑法呀。”蹲坐在屋顶上看了半天的如是忍不住鼓起掌来,完全忘了自己又是不请自来的。月修容反手负剑于身后,淡笑的看向宫顶,只见那女子衣如雪,发如墨,那无暇笑靥更是黯了身后朝阳的璀璨。当初一别自以为不出许久定能再见到她,只是没想到那么快。方才她轻掠上宫顶的时候他便发现了,只是装作了未见,本想随着她看看到底他的月宫内有什么值得她流连的,却没想到她居然就坐在宫顶之上不走了,让他不免好奇……她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昨日一别,想不到姑娘还是如此来去如风。”月修容朗声笑道,眉宇间是掩不住的轩然大气。“哈哈,你说这世上的事怎么就那么巧呢。”凤如是放声而笑,身形一跃,白袍翻飞,似天宫仙子踏云而来盈盈落下。“咦,你今天很是不同呀。”如是站在他身边,绕着他转了一圈。只见他一身束修的淡蓝色锦衣长袍,长长的黑发以一根宝蓝丝带松松扎起,还是那张美若冠玉的俊颜,只是确实哪里不同了。月修容只是静立不动,淡笑的看着她在自己周围转来转去。“哈,我知道了。”如是一手成拳拍于另一手掌上,似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样。“哦?”长眉微挑,隐约有些期待她下面的话。“是你眉宇间的神色不同了,昨天的你清雅如雏菊,但今天的你嘛……。”如是顿了顿,一手摸了摸下巴继而很认真的说道:“今天的你却狂放如罂粟。啧……要不是依旧是这张脸,我都要以为是两个人了。”“姑娘今日也与昨日不同呢。”月修容淡淡一笑,袖袍一挥,手指拈住了面前的一朵落花。“唉?怎么说?”如是好奇的侧着脑袋看着他,真是月玉修颜呀,如是不禁在心中啧叹一番。“姑娘昨日身心皆如风,不带一丝眷漪,然而今天嘛……。”他也顿了顿,一手撩过额前,拂过碎发,沉眸一笑:“这月宫之中是有什么东西值得姑娘惦念的吗?”“月世子真是目光如炬呀。”凤如是笑回,话中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姑娘何以认为我就是那月国世子?”月修容对于她识破自己的身份并不觉讶异。“月世子自是目光如炬,而我也不是有眼无珠的瞎子呀。”语毕,如是身形一转,跃入身侧最近的一棵杏树上,折了一根树枝下来,在手中弯了弯。“月世子剑法高超,今日就让我来讨教几招吧。”话落,也不管人家同不同意,手腕一转,以枝代剑直直向月修容刺去,没有花哨,没有藏漏亦没有算计,就这么直白的一招,却裹着森森寒意。“姑娘功夫亦是不弱。”仅凭她这一招所含劲力就不容小觑了,虽是很直接的一招,但他若是提剑去挡恐怕这精钢所铸的宝剑也会尽折于她的树枝之下。就见月修容手腕一翻,长剑在他手上打了个圈,轻轻一拨一挑,便化去了那凛厉的攻势。“嘿嘿,小心了呦,我可是要出招了。”如是嘻笑道,手上的树枝翻飞幻化出千重叠影向月修容攻去。月修容也是临危不乱,手腕一翻,剑下自是密结成网。只见杏林中白衣女子枝飞成网,落影无数,蓝衣男子剑走如花,层层叠叠。静谧的林中只听到兵器相交的“叮、叮”之声,这两人不出片刻已经交手了百十多招。两人正打的兴起,夙灵突然树枝一收,身形向后跃去三丈,伸出手掌挡在面前:“有人来了,不打了,走了。”“姑娘且慢。”月修容赶忙喝住她。“恩?”如是定住了欲飞去的身形,侧过头看向他。“还未请教姑娘芳名。”月修容眼睛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女子,出口问道。“这个嘛……你很快就会知道的。”留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如是纵身一跳,跃上宫顶,人隐没在了宫闱高墙之中。“很快就会知道的吗?”月修容口中慢慢的咀嚼着这句话,脸上的表情莫测难辨,好久都没碰到过武功如此高强的女子了……真是有趣呀。片刻之后,远处传来月修辰的轻呼:“王兄……”………………………………………………………………………………………………………月国王都最好的驿馆内如今正住着凤朝最为尊贵的女子,皇朝的皇公主。皇朝公主从未有离开过皇都,一般的王宫贵族们也是从来没有见过公主的面,所以如此大好机会怎可轻易错过?皆是准备了大礼前去登门拜见。只是这公主一到了王都就闭门谢客,无论是王国公子还是王侯公主一律不见。到是搞得城中人们纷纷猜测,是不是这皇公主羞于见人?毕竟现下同城内有着闻名天下的凤朝第一美女琉璃公主,还有那才气美名扬的天纾公主,那么这皇公主自惭到羞于见人那就是很正常的了。众人都不免带着点看好戏的心情,王宫大臣们则更是期待两天后的风华宴了。别馆中一临水而建的高阁内,红木精雕的大床上卧躺着一个柔美的女子,只是在这六月天里仍旧盖着一层薄被,原本应该莹白的双颊此时却映着不自然的潮红。“公主,您这样下去可不行呀,还是应该让月国他们派王医来替您诊治诊治才好。”公主的婢女蔹儿不无担忧的说道,她家公主自从一踏上月国开始就卧病在塌,还不让人诊治,真是急死人了。榻上的女子挥了挥手,似有些不耐,哑着嗓音说道:“让我好好休息一会,你先出去。”“公主……。”蔹儿还想力劝。只是榻上的女子已经撇过脸,不再看她了,无奈之下也只能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屋子,带上了门。“吓,魅夜,你不会真病了吧。”一抹白色的身影从窗口处轻轻跃入,走到床畔坐下,望着榻上的女子。“殿下,您回来了!”榻上的女子忽的掀开被子,坐了起来,那张脸与面前的白衣女子极其相似,几乎能让人以为她们是双生姐妹一般。“啧……你的易容之术几可以假乱真。”凤如是极其赞赏的看着那张与自己一摸一样的脸,几乎以为自己正在揽镜自照。“貌可易,然声、行难易,魅夜只能装病卧榻在床,以避免走漏公主的行迹。”榻上女子的声音已变,不同方才的黯哑,此时的声音冷而清,只见她一只手覆上面颊,手指一动,一张薄薄的面具便被撕扯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清秀容颜。“这几天情况如何?”凤如是走到桌旁,倒了杯水喝了起来。“星国的琉璃公主,鎏日国的桦公主,昭云国的天纾公主都曾来拜会过殿下。”魅夜下床走到凤如是身侧如实禀道。“天纾……你怎么回拒她的?”凤如是一愣,随即问道。“就以身体不适为由,回拒了天纾公主。”魅夜有点不明白公主为何单单问那天纾公主,难道她有什么地方做错了?“这个天纾呀……呵呵。”凤如是一手抚上眉心,微垂着首,摇了摇,淡笑道:“恐怕她已经看出端倪来了呢。”魅夜一愣,随即单膝跪地,沉声道:“属下该死,请公主责罚。”“这不能怪你,你没和她接触过,自然不了解她。”如是大袖一挥,单手将她扶了起来:“天纾从小就聪慧无比,洞悉事物的能力也非常人可及,加上最近几年她一手建起的昭云国骁羽骑闻名天下,若是没有点手段,如何手控国中近一半的精兵呢。如此的女子又怎会跟一般的王族公主相同呢。”魅夜微一皱眉“这天纾公主恐怕……。”她话未说完却已经被如是止住了。“魅夜,你们珞家的人从始帝开始就一直效忠我们凤家的吧。”如是一手扣在青瓷纹杯上,手指沿着杯纹缓缓滑动。“是,珞家的人誓死效忠凤家皇室。”魅夜双手抱拳,声音铿锵如铁。如是站起身,缓缓走到窗旁,推开窗户,顿时清风扑面,鸟鸣醉人,从这高阁向外望去,碧波微漾,翠林成海,如此登高而望,便可将那美景尽收眼底。“我要你去替我查一个人。”“公主但请吩咐。”如是单手伸出窗外,细细微雨飘在手上,绵绵如丝,这艳阳天里也会下雨呢。

上一章 初倾主目录下一章 倾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