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初倾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月国富,这王都更是繁华无比,喧闹的街上高楼华屋鳞次栉比。凤朝即从开国以来,民风就比较开放,所以路上随处可见那些风姿绰约的大家小姐们带着自己的丫鬟穿梭于各名家商铺之间。就算是一般的姑娘,也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在你身前走过还会留下丝丝余香。大街上人头攒动,街道两旁小贩的吆喝声和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有卖小吃的、有卖艺的、有算命的、有卖生禽活物的真是应有尽有。在这喧闹街道的一角,正围着许多的人,不时的对圈内之物指指点点,里面隐约有争执声传出。夜引幽是一个没什么好奇心的人……不……应该是说很少有事情能挑起他的好奇心,所以即便他看到了那些围的越来越多的人群依然视若无睹的从前方慢慢渡过,而从他身旁走过的女子皆是一步三回头似有些着迷似的看着这个风姿翩翩的公子。方才走过人群没几步,那簇拥着的人突然哗的一下都散开了,这才看清那被人群重重包围着的景象。一个孝服女子跪坐在地上,头上插着一根草标,双手掩面似在轻泣,面前的一块破席子下面盖着一个人,赤着的双足和那纠结脏污的头发露在席子之外。一个穿着绸衫的壮实男子此时正与一个华衣女子对峙着。“哎呀,这小娘子是大爷我先看上的,你个小丫头片子凑什么热闹。”华衣大汉一副彪悍的样子,双手插腰,抬头挺胸,完全不把面前的女子放入眼中,一旁跟着的小厮赶忙去拉地上的那个女子。华衣女子闻言大怒,她最恨别人小瞧她了,当下恼怒不已,不顾一旁丫鬟的劝阻,冲上前就是一脚踢翻了那个刚要伸手拉人的小厮:“癞□□还妄想吃天鹅肉,回去拿镜子好好照照吧,我出30金,这姑娘我要了。”说完,解下腰间的绣金荷包,往那女子脚边一丢,那荷包重重的落下,四周仍围着看好戏的人渐渐又围了起来不时发出啧啧之声……30金啊可以买百十个丫头了。众人都暗叹这女子出手豪阔,而那跪坐在地上的女子身子一顿继而哭的更凶了。夜引幽冷眸一笑,转身便走,这富家小姐真是单纯的可以。“小丫头片子,敢耽误老子好事。”华衣大汉虽恼,却也不敢真的动手,毕竟王都脚下,身份尊贵的人多的是。但是面前的女子可不管,居然又叫她小丫头,顿时火起,掀起长裙就是一脚飞踢到他膝盖上,那大汉忙抱着膝盖哀哀叫道。“你个臭丫头,老子今天要好好教训你。”语毕便不再客气,举手推搡起来。那女子本就娇小,被他这么一推更是连退好几步,要不是身旁的丫鬟赶忙扶住,恐怕会跌的很惨。大汉向两旁的小厮作了个手势,那三个人便一边卷着袖管一边狞笑着向那女子靠去。华衣女子脸色有片刻的微变,但马上恢复了镇定,敢向她动手,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她到要看看这天下除了父兄谁还敢动她一根手指头。那大汉见这女子傲然而立,面露冷笑,仿佛根本不惧他们这些人,心中微疑,莫不是碰到了高手?可是他刚刚一推明显感到那女子根本没什么招架之力。可是为何她还如此坦然?虽然心中有疑,但话已出口,断不可能收回的。“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小丫头。”华衣大汉怒喝。“你们……你们……敢动我家公……小姐,我家主人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跟在少女身旁的一个清秀丫鬟挺身挡在了自家小姐面前,虽然话微颤,人已抖,但至少表明她是忠心的,她四下回顾,希望有人能出来帮帮她们,只是此时人们皆散的远远的,一副怕被殃及到的样子,又有谁会替她们出头呢?!“今天我们就是要动她怎么样,给我上。”华衣大汉显然已经豁出去了,那几人同时抬手向那两个女子抓去。“完了”两个女子心中同时想到。一阵轻微的凛风之声传来,紧接着只听到几声轻响,那三个刚伸出手的人皆抱住手腕痛叫。而在他们身下的地上则散落着几块碎银子。而站在圈外的夜引幽却早已感到那股凌厉的风势从他身旁擦过,举目向前望去,只见一道紫影忽而闪过,回转身,却见那华衣女子也正四下张望着,眼神从他身上转过,突然又拉了回来,定定的看着他。夜引幽反射性的向她微一颔首,但突然又反应过来,这么做似乎非常不妥。果然那华衣女子误会了,只见她排开众人,向他走来。而那大汉见机也马上带着人灰溜溜的走了,打架肯定打不过那以碎银为暗器之人的,端是那份腕力就不容小觑,花钱他也比不过那华衣少女的出手阔绰,留下来只能丢人现眼,所以还是快点走的好。“多谢公子出手相助。”华衣女子笑意盈盈道,其实她不肯定到底是谁出的手,但是眼前的公子风姿潇洒,俊容修身,眉宇唇角皆是那么雍容典雅,很符合她心中英雄救美的那个英雄的形象,况且他刚才不是向她颔首了吗,那定是他不会错了,华衣女子越想越是开心,今天出来真是对了。“我想姑娘定是误会了,刚才并非在下出手。”夜引幽眼神瞥了一眼身后正忙着藏钱的孝服女子,脸上绽出一抹淡笑,优雅的说道。眼前的华衣女子几乎被他的笑容迷的晕头转向,差点就不知今夕是何夕了。口中已是不能成言,只是这么愣愣的看着他,似能从他脸上看出一朵花来。夜引幽微一缉身,跨步从她身旁擦过。华衣女子这才反应过来,忙指着刚才孝服女子所跪的地方,然而那里空空如也,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子,裹在席子下那女子应该已经过世的爹一并消失的无影无踪当然还连带她的那个30金:“唉?洛儿……他们人呢??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啊。”华衣少女扯着一旁也呆若木鸡的少女问道,过了许久她这才反应过来,莫不是自己被骗了!!!!身子一转,四下张望,那个翩翩公子也已不知走到哪里去了,人潮攒动的街上如何也看不到那抹颀长的身影,心下有些失望,不是懊恼那些钱,而是后悔刚才怎么就没问问那位公子的名字呢,人海潮潮,她如何才能找到他呢。夜引幽转过街角,眼神落到不远处的一个酒铺内,那里似站着一个他非常熟悉的身影,脸上漾出一抹深笑,举步往那酒铺里走去。“这个汾酒,禹州老窖,华竹叶青,桂花醉……吓……还有你们月国特产的华落酿,我都要。”素衣女子手指在面前一坛坛大酒缸上起起落落,而酒铺的伙计则是拿着一个个酒葫芦赶忙帮她装着。“许久不见,你还是酒如茶饮呀。”闲闲凉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如是头也不回的回道:“你还是如此的……恩……那个。”接过老板递过来的六个酒葫芦,满满沉沉的几乎有十多斤重,如是不仅喜笑颜开,单手举着一串酒葫芦,另一只手在身上摸了摸……吓……没钱了。如是笑嘻嘻的转过头,一脸甜笑的看着夜引幽。夜引幽眉微挑,嘴角擒着一抹淡笑,看着她,不为所动。夙灵曲起手肘一下子往他小腹处击去,他仅是微微闪身便躲过了攻击,手随便一抛一片金叶子稳稳当当的落到了柜台上,那掌柜的捧着金叶子脸上笑开了花,不停的说着客官下次再来,客官好走……。走到门口,如是拎起酒葫芦在面前晃了晃,笑道:“谢谢啦,记得下次提醒我还钱呦。”向他挥了挥手,人已经如风般闪了开去,即使人潮茫茫中,那身影便是一眼就能认出。望着她的身形逐渐远去,夜引幽起步往与她截然相反的方向走去。走过繁华的东市大街绕到城西,那里都是门禁森严的高屋大院。王族的驿馆也在此,自从三国公主入住以来,那城西的街上人就更加少了,不时能看到巡逻的兵士走过。夜引幽绕到一间别馆的后巷内,人轻轻一跃已飞身入内,满园的桃树开的正欢,粉色的**随风飘舞,不时有侍女端着花盏,茶水笑谈着走过,而夜引幽总能很适时的避开那些走过的侍女与侍卫,穿过花榭,绕过碧湖,走过长长的九曲回廊,来到一间别致的小院前。院内的一棵梧桐树下,架着一张贵妃榻,榻上正有一个粉衣女子和衣而卧,脸形如桃,粉嫩娇美,那纤手上正握着一把美人扇轻置在胸前,随着她的一呼一吸微微起伏。真是花前树下,美人卧榻,美不胜收。夜引幽慢慢渡到榻旁,轻轻坐下,所有的动作都是那么的柔那么的缓,似怕惊扰了榻上的美人。榻上的美人终是感觉到了,如扇般的长长睫毛微微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睛,待看清了面前的人之后,不禁一下子从榻上坐了起来,口中惊喜道:“幽哥哥。”夜引幽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头发,笑斥道:“你这丫头,本就身子弱,还这么乱来,就这么坐在屋外吹风,也不怕伤了身。”话虽厉,语却柔。“才不会呢,自从吃了幽哥哥给我配的药,桦儿的喘病几乎都不怎么发了呢。”粉衣少女娇笑的搂住了他的胳膊,头斜靠在他肩上,似小女儿撒娇一般。“你这丫头啊,真让人放心不下。”夜引幽长臂一伸,将她搂在怀中,眼神柔的彷佛能滴出水来。“对了,幽哥哥,你这次怎么会来月国的?”粉衣少女抬起头好奇的问道,他从来都是来去如风的,一年到头她也见不了他两次面,如今怎么会跑来这里了?“我还不是为了你。”夜引幽手指点上女子的额头,笑道:“你第一次离家出远门,我当然放心不下了。”“嘻嘻,幽哥哥果然还是为了桦儿呢,真好。”粉衣女子嫩如春藕般的双手环上他的脖颈,在他脸颊上印上一吻,举止亲昵不同一般人。“你这丫头,都那么大人了,举止可得有些分寸,莫让别人看了去,说了闲话才好。”夜引幽曲起手指在她秀挺的鼻子上轻轻一刮,笑斥道。粉衣女子侧着脸,扑闪着明亮的大眼,笑看着他:“你是桦儿最重要的幽哥哥,最最重要的,没有人比的过的……。”“桦儿在我心中也是很重要的呢……”风在吹、树在摇、花在飘,那人儿啊沉在心中,忘也忘不掉……。

上一章 御林初识主目录下一章 相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