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御林初识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早晨,暖风轻轻,阳光透过云层浅浅撒了下来,薄薄的金光笼着大地,林中可闻鸟儿轻唱,园中可见蝶儿翩飞,又是阳光灿烂的一天。月国王宫后的御林中种着大量的雾钟树,此树枝干笔直,枝叶繁茂,状开如伞。阳光透过那密密的枝叶,只能撒下斑驳的光影。凤如是一身月牙白的长袍,扬着发,闲闲散散的在这御林中晃着。月国豪富,想不到还真是富的流油,雾钟树是珍稀品种,种子别说极难开芽,就是长成后的浇灌松土也是非常复杂的,稍有差池很容易枯死。但是一旦长成后,这雾钟树的树芯却是最上等的棺木材料,虽然比不上那万林之中也难寻一株的窨香木可保尸身百年不腐,但是十几二十年却也可以保证的。一棵雾钟树的树芯只能做一口棺材,所以这树就极为珍贵,本来加之它非常难种植,所以寻常富豪百姓根本用不起。只有王族皇家才有资格享用。只是想不到着月国的御园中居然种了那么多,放眼望去,数都数不过来。“菜花园儿前,日朗东山上,乡间的火光,林中的绿意,人们闲步走在田埂上,张开双臂,迎着风,闭上眼睛,听那风和云儿在歌唱……。”凤如是一手拈着朵小花,口中轻哼着乡野小曲,仪态悠闲,到像是走在自家后花园般逍遥自在。“哧……”从她身旁的一棵树上传来一声轻笑,如是头微抬,手上的花儿一弹,踏着树干,人已向上掠起。一根粗枝树干上,正斜靠着一个蓝衣广袖的男子,手捧着一卷书,薄散绯红的阳光轻打在他俊美的脸上,绕着林中尚未散去的晨雾,长长的发落在身后,随微风轻摆,似要缠钩住那轻缭而去的薄烟,美的五分妖娆,三分清雅,二分恬淡,一分雍容。“唉……为何我朝的男子皆是长的这般的美艳,真是让我们这些女子见了即羞颜呀。”如是一脚踏在一根树杈上,一手环着树身,啧啧称赞道。蓝衣男子对于她的调笑不气不恼,只是稍微调整了下姿势,倾过身,面对着她:“姑娘自是清华无双。”眼前的女子虽素衣裹身,未施粉黛,却是自成风韵,尤其是额上的一点朱红,不偏不倚正在眉心之上,红的妖冶而妩媚。“吓……哈哈,还从来没人这么说过我呢,你是第一个呦。”如是笑得开怀,但继而一本正经的板起了脸孔:“可是方才你为何讪笑于我?”男子失笑,合起了面前的书卷,如是眼角一瞥,那书面之上用楷体整齐的写着两个字《论政》。“姑娘可知自己身在何处?”男子笑问,看着面前的女子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唉?当然知道了,这是月国的御林嘛。”如是回道,一手捋起一簇长发,在脸上扫来扫去的玩着。“那姑娘可知擅入月国御林者可是杀无赦的。”男子依旧笑问,却见面前的女子仍旧是笑意盈盈,那笑似融了暖暖的阳光,直笑到人的心里,似能扫去人心中所有的阴霾。“知道呀,可是你不说我不说也没人知道的嘛。”如是拿了一簇头发指了指他,那口气似把这刚才见面不过片刻的男子当成了自己的老友一般。“姑娘为何认为在下不会说出去呢。”男子闻言一愣,继而笑问。“因为这个嘛……。”话未说完,只听见那蓝衫男子身旁似传来“叽叽喳喳”的鸟叫之声。如是身体一跃,掠过蓝衣男子身前,带着一缕馨香。只见她轻飘飘的落在他倚坐着的树干上,树枝只是微微颤动了一下。果然那蓝衣男子广袖下面正掩着一个草编的鸟窝。“你莫不是在保护这些小鸟儿。”如是诧异的看看他,再低头看看那露出一个边的鸟巢。男子长袖一拢,果然下面露出了一个鸟窝,窝内正有两只雏鸟叽叽喳喳,艳红色的嘴喙异常刺目。“这是啻鹰呀。”如是微诧,然后不可思议的看向面前的男子:“你可知此鹰的性情?”“残暴乖戾,不容兄弟姐妹。一窝只会出一只成鹰。”男子手指轻轻点着那两只小雏鹰,而那两只毛茸茸的长的像个球一样的雏鸟则伸长着脖子在他手指上蹭啊蹭的。“啻鹰可是很凶猛的,成年之鹰尤其残厉呢”如是蹲在枝干上,四下张望了一下。成年的啻鹰展开双翅足有半丈多长,嘴喙如钢,爪利如刃,且生性狂暴,但凡认准的目标定会不免不休的攻击,直至对方消亡。所以被啻鹰缠上挺麻烦的。“这是两只孤鹰。”男子淡淡的说道,双手捧起两只雏鸟,将一只递给面前的女子。如是小心翼翼的接过那只小绒球捧着,那小东西扑哧着小翅膀想站起来,但最终还是站不稳,又一屁股坐了下来,试了几次始终未果,它干脆就坐在如是的掌心里,伸着小脑袋叽叽喳喳着。“这小家伙真是可爱呢。”如是一边夸道,一边伸出一只手指轻轻抚着它的脑袋,片刻之后不由叹了口气:“只可惜这两只里面最终只能活下来一只。”“那可也未必。”男子轻轻一笑,将手中的鸟儿轻轻托高,眼睛平视着掌中的雏鸟:“啻鹰乃是鹰中之王,性情孤傲,一生有配偶无数,却始终孑然一生,独立于高山之巅,俯瞰苍生万物……只是这样它们会不会太寂寞呢?”他的眼神落在掌中鸟儿的身上,却又似穿过了它落在某个虚无之上,似在对着她说,又似在喃喃自语。“所以你想让这两只小啻鹰相伴成长吗?只是这可是违背它们的生存法则的呢。”微叹了口气,将手上的小鸟儿交付于他,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衣袂翻飞,人已飘去。“若是它们长成,我定送姑娘一只。”蓝衣男子忽然朗声说道,对着寂寞空林,像是宣着誓言般庄重。“若是它们长成,就让它们相依相伴一生吧。”林中有轻语缓缓飘来,绕过耳际,卷着风又轻轻的飘走。男子沉眸一笑,身子又倚回树干上,打开面前的书卷,又看了起来,只是看了片刻却再也看不下去了……这真是一个奇妙又特别的早上呵。旭日已升,直落的阳光遍撒而下。月国王宫的花园内建有一处落泉,碧汪的清泉从人工开凿的假山上蜿蜒流下,那高高的假山此时又经过了一翻雕琢,层级而上,每一阶上都置放有两张精致的紫木小几和两张靠椅,自上而下共分五级,除了便于落脚的地方之外,都放置着一盆盆的鲜花,贵之如牡丹,华之如芍药,娇之如月季,清之如百合,幽之如君子兰放眼望去应有尽有,彷佛置身于百花园之中。一蓝袍男子手持书卷负手立于山顶,眼神落于远处,虽然眼前的百花能尽入眼底,但是更远的却如何都看不到了,他站的到底还是太低了呢……风缠着花香飘过鼻端,浓烈而馥郁却不如那抹淡香来的怡人。“王兄,我找了你许久,你不在御林怎么今天到是跑来旒廷水榭了。”月修辰穿着滚金云纹的蓝色长袍,小心翼翼避开着那些好不容易找来的花儿逐级登上山顶。“恩?什么事?”月修容手轻抬,以食指拂下被风吹乱了的长发。“各国公主已经陆续到了,明日午时左右帝都的皇公主应该也会到。”月修辰郑重的回道,这几天都是由他安排各国公主的食宿住行,也算亲眼见到了这些个王族公主们。“哦?你觉得如何?”月修容饶富兴致的问道。“传闻果真不假,星琉璃公主仪容大方,姿色绝艳,可说是修辰所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子了。墨天纾公主目含睿色,性格磊落,做事干净简练,就是她身旁的侍女亦是训练有素,据我观察下来武功皆是不差,鎏日国的凰毓桦公主虽也是仪表出色,但是比起前两位稍显逊色了点。”月修辰将自己心中所想如数禀了出来。“姿色绝艳,性格磊落……。”月修容口中喃喃轻语,眼神落在脚下的一株牡丹上,他的心中从来只装着天下,然而此时心中忽又腾升出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似极欲抓住那如风般的女子,那么的自由那么的恣意……那么的……让他羡慕。

上一章 红袂引香主目录下一章 初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