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万俟云澈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姑娘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好,何必步步相逼呢?”男子的声音一如他的面色般冷峻,虽相隔颇远但还是能清晰传入她的耳中。“哈……当初可是他们两人对我步步紧逼呢。”夙灵讪笑道,心中却突突的直打鼓。“我替他们向姑娘道个歉。”男子悠悠说道,即使隔的那么远,夙灵依然能感觉到他眼中闪过的一抹精芒。“公子不可。”一旁的红衣男女急急喝道,那个红衣美人的双眸更是狠狠的瞪向夙灵,想他们公子尊贵非常,即使是一国的王上都对他礼敬三分,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怎受的起他们公子的道歉。俗话说见好就要收,夙灵也不想跟他们过多纠缠,手一挥甩掉了那根小草,笑意盈盈道:“我接受你的道歉。”说完还不忘瞥了那红衣美人一眼,只见她的脸色涨得更红了,整个人像是要喷火了一样。哈……气死你最好。夙灵坏心的想到。拍拍手,转身往回走去。今天这九酿酒恐怕是喝不到了唉,想想真泄气呀。待夙灵走远,那红衣男女走到谭边,拿起放在一旁丝绢上的绛红色宽襟长袍,一人拿着一个袖子捏着领口恭立在一旁。潭中的红发男子缓缓走了上来,脚方才踏上岸,身上便蒸腾起一股白气,那身上粘着的水珠竟都被化了去,身上像是被绢布擦拭过了一样,洁净干爽。“公子为何放走那女子?她差点就误了公子练功。”红衣女子一边帮他整着长袍,一边问道。男子并未作答,只是静静的看着那被风吹皱了的水面,许久才缓缓说道:“她身上有股让我感到很熟悉的味道……。”闭上双眸,似在回忆着什么,刚毅的嘴唇化成柔软的线条微微翘起,似笑非笑。一双纤手将他的红发从衣袍内掀出轻放了下来,长长的发直垂到地面。“算命的,快上车。”一道白色的身影从林木间闪出,片刻后就站定在夜引幽的面前。“鸡呢?”夜引幽望着她两手空空,问道。“碰到鬼了,快上车,等车上跟你说。”夙灵伸出脚在火堆上踩了几脚,灭了那火焰,拉起夜引幽就往马车旁走去。“抓鬼的怕鬼,真是少见。”夜引幽调侃她,身体懒懒的斜靠在后面车厢的木栏上。“比鬼更可怕。”夙灵马鞭一挥,那马儿又飞驰了起来。“你知道我刚才见到谁了么?”夙灵望向他诡异的一笑。“见到鬼了。”你自己不都说了么……。“切……。”夙灵白了他一眼,然后神秘兮兮的说道:“还记得地宫里面那个尸蜡吗?”夜引幽蹙眉,点了点头,那曾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这辈子恐怕都很难忘掉了。“我刚刚看到他了。”说完,又觉得措辞不对:“应该是我看到个跟他很像的人,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哦?”夜引幽坐直身体,眼中闪过一丝玩味。“一头火红的长发,额上绘着三簇火焰。成品字形……”话语突的一窒,继又喃喃说道:“品字形……。”“焱”一旁的夜引幽淡淡的说道。“难道是焱火圣廷……。”夙灵望向夜引幽诧异道,会是那个邪教吗?“焱火圣廷被剿灭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这些年来也没听说有死灰复燃的迹象。但是……”他话语一顿,手压住被风吹起乱扬的长发,继又喃喃说道:“谁又知道呢。”夜引幽身体又斜靠了回去,闭上眼睛假寐了起来。“喂,他吃东西了没?”夙灵拿起马鞭的手柄戳了戳夜引幽,眼神向车厢内瞥去。“没有。”他仍是闭着眼,淡淡的说道。“一个大男人的,有什么想不开的,还要绝食抗议啊。”夙灵嘀嘀咕咕道。真想不通有什么天大的事情需要如此寻死觅活。“男人又不是神人,当然有其脆弱的地方,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神经是钢浇铁铸的。”夜引幽睁开眼,笑语中带着一丝调侃。“唉?此话从你口中说出好奇怪呀,夜大侠不知您的弱处是在哪呀?”夙灵身体挪到夜引幽身旁,笑问,双眼中似闪着一丝好奇。夜引幽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嘴角掀起一抹淡笑:“告诉你,然后让你痛踩我两脚吗?”企图被看穿,夙灵只能努了努嘴,又挪回了一旁。手中长鞭一甩,在空中划出一道脆响,那马儿跑的更快了。九日后,昭云国王都城外一块土坡上。“人是你救的,当然是你带走了。”夜引幽双手环胸,斩钉截铁的回断了她的要求。“唉……可是我一个女的,带着一个大男人不太方便呀。”夙灵嚷嚷道。“那你当初干什么救他?”他反问。“我……那个……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望着夜引幽戏谑的眼神,夙灵也觉得自己说的话很那个啥……。在两人说话的间隙,一个黑色的人影从马车上微微颤颤的跃了下来,往后面的高坡上走去。“喂,喂,你去哪里。别走呀。”夙灵闪身挡在他的面前。那男子低垂着头,从她身旁擦肩而过。“喂……。”夙灵还欲唤他,却被一旁的夜引幽挡下了。“他爱走便走吧,他若想死,谁也拦不住。这世上的废物已经够多了,能少一个也是好的。”夜引幽语气微讽,唇边却扬起了一抹微笑。夙灵扯了扯他的衣角,低声说道:“太过了点吧。”看那男子已经僵住了步子,双肩微微颤动,也不知道是不是哭了。“呵……”夜引幽不语,手中的长笛拍在掌中,起起落落。夙灵双眼同情的看向那个男子,被人这么暗讽,八成要找块豆腐撞死了吧。谁想那男子突然转过了身,脸上竟挂着一抹笑,夙灵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笑容,只觉是自己眼花了吧……这么多天来是第一次看他这么笑啊。他慢慢的走到夜引幽的面前,两人身高相仿,他的双眼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夜引幽,那一瞬夙灵似又从他的眼中看到一点金茫,转瞬即逝。但这次夙灵敢很肯定她确实看到了。现场的气氛有点僵冷,一个是雍雅浅笑,嘴角含讽;一个是清俊冷笑,眼神带剑。“怎么,你很不服气么?”夜引幽双眼在他身上扫了一圈,原本淡笑的唇角讽意更浓了那男子不怒反笑,一手拂过额角,轻掠过那狰狞的伤口,那神色是出乎人意料的宁静:“我想我们可以作个交易。”夜引幽眉微挑,却并未对他所说的话表现出太大的诧异:“你认为你还有什么筹码来跟我谈条件?”他侧过身子,微微抬首,看着万里无云的长空,口中轻语:“锦绣绵绵,万里山河,且看今朝,如是天下。”“呦,看来你们两人是相谈甚欢,那我就不打搅了,先走一步了,算命的,他就交给你了,别虐待他呀。”夙灵乘机撇下包袱,不待夜引幽拒绝,人已飘然飞出,向城中跃去。“想不到还是被你看出来了,万俟云澈公子。”夜引幽看着夙灵消失的方向,淡淡的说道,似乎并不介意自己的身份被人看了出来。“我也没想到早被灭族的夜罗王族居然还会有后人,真是天意……哈哈,他们想指点这锦绣江山,乘万人之上终究只是个奢梦而已,哈哈……夜罗族,好好,太好了。”他一手覆在脸上痴痴的笑着,但语气微哽,有几滴晶莹从眼角处轻滑而下,也不知是笑的还是哭的。“跟着我你或许会后悔。”夜引幽敛起目光,语中似含着一丝叹息却细不可闻。“万俟云澈已经死了,我还有什么好后悔的……。”他眼神看向远方,神思随着那风越飘越远。

上一章 人艳如火主目录下一章 昭云祈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