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三眼金目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赤峰山南崖上一处山洞中,隐隐传出一个女子的低咒声。“真是出门没看黄历,怎么什么倒霉事都被我碰到了。”夙灵掀起右手的长袖,一道红紫色的伤痕触目惊心的落在她细白晶莹的肌肤上,她拿着一瓶外家伤药往伤口上敷去,要不是她上来的时候知道崖下三丈处有个洞穴,又在刹那间甩菱缠住一棵长在崖间的歪脖子老树,恐怕现在他们已经是一堆碎骨了,思及此,她又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早已昏厥过去的男子。“喂,喂,醒醒。”夙灵放下袖子走到男子的身旁扯了扯他的衣襟,此处不宜久留,那些士兵发现崖下没有他们的尸骨必会再寻上山来的,她反正是不怕的,就怕这个男的又跳崖,那也就枉费自己受伤救他了。那男子闷哼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却正好对上一双晶亮美瞳。夙灵一手将他扶了起来,抬手似要解开他的衣裳。那男子一慌,身体向旁一侧,却又扯痛了满身伤口。“拜托你,浑身是伤就别乱动了。”夙灵站起身走到一旁,拿起那瓶未用完的伤药,走到他的面前,蹲下身子,晃了晃手上的药瓶:“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不过我下手可是没分寸的。”那男子面色不自然的一抽,目光躲过了夙灵的注视,冷冷的说道:“我的事不必姑娘操心。”说完,勉强的撑起身体,扶着山壁往洞口走去。夙灵仍旧蹲在地上,右手挠了挠头发,叹了口气。男子站在洞口,风扬起了他的发,百丈之下是嶙峋怪石,葱郁的林木。他只要再跨出去一步,就能彻底解脱了,虽然心中不甘,但是他已经什么都没了,家人,朋友,爱人,一个都没了,空留一副无用的躯体又有何用呢,他一手抚上左肩,那里隐隐抽痛,那痛来自骨髓,撕扯心扉。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他为何如此对我……闭上双目,只想快快离开这个烦乱的世界。却突然肩胛处一阵刺痛,意识逐渐朦胧,人向后栽去。眼前是迷蒙的天空,暗湿的洞穴和妙美的女子。夙灵一把接住他昏厥的身体,口中不停的喃喃道:“真是流年不利,回去一定要她们给我弄点柚子叶去去晦气。”夙灵一手环住这个男子,往洞口下面看了看,深吸了一口气,再瞅了一眼这个男子,心想要是你敢突然醒过来害我掉下去,我做鬼也放不过你的。溪水潺潺流水悠悠,一个白衣女子蹲在水岸边掬起一拨水往脸上拍去。手中的白菱上沾着一块块的血渍,看上去分外触目。夙灵从白菱上撕扯下一方白布,在水里漂了漂,然后拧干,走到那男子的身旁,一手轻轻撩开他额际粘着血的发,拿起白布开始擦拭起他的脸,片刻之后一张清秀的脸从血污后露了出来,正在帮他擦着额头的夙灵手忽的停了下来,那饱满光洁的额头上刺着一只竖着的眼睛,那眼睛仅有小指的一节般长,绘刺精细,并染以金色,看上去就像人的额上多长着一只金目一样。“鬼眼么……果然是万俟家的人呢。”夙灵喃喃自语,点着食指慢慢的绘着这个眼睛的轮廓。指下的男子微微动了一下,修挺的双眉蹙了起来,双唇紧抿着,像是在梦中看到了可怕的东西。夙灵掏出药瓶放在一旁,准备先给他看看伤势再说。只是手刚放在他的领口上,那双眼睛蓦地睁了开来,一瞬间夙灵彷佛看到他的双眼泛出了一层金光,不敢置信的闭起眼睛,再睁开一看还是那墨色的双瞳。男子就这么躺着静静的看着他,而她的双手依旧停在他的领口上,此等景象,不明所以的人看过去不免想歪。夙灵本要拽上他领口的手顺势滑到他手臂旁,将他扶了起来。既然人醒了,就不用她动手剥衣服了。“你为什么要救我?”他低垂着头,长长的头发从脸颊旁垂下遮住了他的脸,口中喃喃轻语道。“为什么呢?”夙灵纤手一挥,抬起了他的下巴,让他的双眼对着自己:“或许是因为你那美丽的第三只眼睛吧。”看着她眼中一丝促狭,男子懊恼的别过脸去,忽然出其不意的捡起地上一块碎石往额上砸去。“吓,干嘛呀,我随便说说的啊,你干什么毁容啊,天啦。”夙灵一把夺下他手中的碎石,一把扭过他的脸,帮他擦拭掉随着伤口留下的血渍。额上原本漂亮的金眼被砸的血肉模糊,估计伤好之后就只能剩下一个大疤了,可惜那张好看的脸蛋了。“早知道我就说你眼睛漂亮了,看你会不会戳瞎自己眼睛。”夙灵没好气的说道,没见过那么会糟蹋自己的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可如此不爱惜。而那个男子对她的不满充耳不闻,只是呆呆的坐着,像个没有生命的木头。“你叫什么名字?”夙灵问道。男子不语。“你干什么不理我?”男子还是不语。“我脱你衣服了。”双眉微微动了一下,仍旧是不语。很好,算你狠。夙灵很不客气的解下了他的上衣,那衣服上满是粘稠的血液,像是在血池中泡过一样,精壮结实的身体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创口,有刀伤,箭伤还有擦伤。有些伤口由于时日过久,又没经过好好处理已经开始出现了溃烂。夙灵瞥了眼他的脸,心中不禁有点佩服他了,一个不会武功的人被伤成这样居然还没死掉,真是生命力顽强的让人汗颜。身上没有什么去腐生肌的药,但也不能任由那伤口恶化下去。要不就用刀刮去腐肉,再上创药。夙灵脑中思量着该怎么收拾他身上的伤口。忽然从山涧树林中传出了一阵悠扬的笛声,清脆婉转的像是黄鹂在放喉歌唱。一脸木然的男子终于抬首向林间望去,而夙灵则是低下头,双手抓着头发一脸“神啊,饶了我吧”的样子。“呵呵,世界真是小呢。”清朗的男声从林中缓缓飘出,风华如月的男子踏着翠绿芳草慢慢的踱了出来,那尚未散尽的晨雾在他身旁缠缠绕绕,如烟似梦。“是啊,真是小啊,呵呵。夜大侠你怎么还没走啊?傀林山这么好玩呀?”夙灵讪讪笑道。“彼此彼此,你不是也还没走么?”夜引幽笑道,一身青衣长衫更衬得他气质清朗如风。“哦,那不打搅你了,该干嘛干嘛去吧。”她很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伤的很重呢。”他无视夙灵的□□面孔,蹲坐在男子的面前看了一眼他满身伤口,然后笑瞥了夙灵一眼,随即又望向了那个男子。深灰色的双瞳像是一汪幽沉的漩涡,吸进人的眼球,灵魂。男子身体忽的一怔,慌忙别开眼,一霎那间他觉得自己被蛊惑了。“让她帮你治伤,还不如直接跳崖来的痛快。”夜引幽边嘲笑她的医术,一边从腰间的镏金香囊内掏出几粒丸子碾碎敷在他溃烂的伤口上。夙灵嘴角一抽,忍了。“这伤口得好好处理,我身上也没带多余的伤药。”他眼睛淡淡扫了一下夙灵系挂在腰间放玄叶珠玉的袋子。夙灵忙微侧过身子挡掉他的视线。“不过林外有我的马车,你们可以跟我一起走。”他拉起那男子的衣服,发出诚挚的邀请。“好的好的。”有免费马车不坐就是傻子,夙灵欣然答应。夜引幽站起身子,弹了弹袍子往林中走去。“喂喂,你就这么走了啊。”身后的夙灵喊道。“女侠还有何见教?”夜引幽回转身,雍容一笑。“人呀。”夙灵指了指那坐在地上的男子:“你总不能让我一个女孩子抱着个大男人乱走吧。”“衣服你都扒过了,抱一下又何妨。”“嗨……嗨……。”可惜她嗨了半天也没嗨出个所以然来。夜引幽手上的玉笛一翻,斜插入青纹腰带中,走了过来扶起了那个男子。夙灵方展颜一笑,谁想夜引幽忽然说出了一句让她呕血三升的话。“让她扶你,怕是身上的擦伤会越来越多,为了你的生命着想,还是我来吧。”夙灵咬牙跺脚,老天爷,请劈道雷下来吧。

上一章 玄叶珠玉主目录下一章 人艳如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