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玄叶珠玉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一抹白色的身影在槐林间悠闲的晃着,手中吊着一只竹篮,篮中放着些刚采撷下来的鲜嫩蘑菇,妙龄女子一手挂蓝,一手不时的从地上采几朵小花,拿在手上轻拈着。晨风夹杂着淡淡的花香从女子脸庞划过,像是情人温柔的手轻轻掠起那丝丝丰盈黑润的长发。傀林山内有宝贝天下皆知,但山后的赤朱峰上同样有宝贝就很少有人知道了,当然就算有人知道也很少敢来的,因为想要到达赤朱峰必要过傀林。赤朱峰南峰皆是悬崖峭壁,怪石嶙峋,普通人是很难登跃而上的,通常若要上山都得绕到北峰,逐级登跃而上。那白衣女子走到南峰脚下,抬首望了一眼那高高的峰顶,晨曦绚烂的金光罩在那峰顶之上似镶着一层金箔,耀眼万丈。看了半晌,白衣女子还是微微叹了口气,低下了头,口中喃喃道:“功力尚未恢复,还是太平点爬北峰吧。”夙灵撇了撇嘴,转身绕山而行。三日前与夜引幽分手后她并未离开,去山下的小城内弄了套衣服,她就又晃了回来,她知道赤峰顶上有宝贝,玄叶珠玉植于峰顶的悬崖之上,吸收天地日月精华,能驱百毒,是很难得的药材。她本来寻到这傀林山内就作好了两手准备,冰魄晶玉她本就没抱多大希望,想乘着玄叶珠玉开花的时候随便晃晃,谁晓得碰到夜引幽之后会进入那诡异莫测的地宫内,来了一场生死游戏。算准了不过这两日,那玄叶珠玉就会开花,所以她要登峰为苦守寒花作准备。只见她隐到山麓丛林间没多久又闪了回来。“去北峰太麻烦了,还是爬吧。”就见夙灵看了一眼篮内的鲜菇,然后很是不舍的将篮子轻置于山脚之下:“等我下来的时候,如果还没烂的话再吃吧。”她嘀咕道。然后站直身体,深吸了口气,退后数步,双腕一翻,手中白菱翻卷而出缠住壁上山石,只见她纵身一跃双足轻点在凸出的壁石上,手上的白菱一节节窜升而上,脚下轻盈的如踩棉絮,身形似一道白虹直跃而上。赤峰山顶,一双修长的双手把住峰顶的泥石,吃力的攀了上来,旋即一抹白色的身影探了出来,只见她撑着身体扑了上来,一个翻滚,人已经躺在地上大口喘气了起来:“功力没恢复果然不行呀。”天上的太阳仿佛就在自己的头顶上触手可及,花白的阳光照得她眼睛一阵眩茫,她伸出手挡住了那万丈光芒,眼睛正巧瞄到一边崖上的一朵小花。那花就在悬崖的最边上,叶是墨黑色的,双叶并托着一朵凝白色的小花,花虽仍含苞未放,但凑近了还是能闻到那丝丝异香,那香带着点薄荷的清爽又有点栀子花的香甜,很是好闻,此时夙灵正凑在花前,闭目细闻。“真是闻一闻都让人精神百倍呀。”夙灵单手撑颊看着面前的花儿,那花看上去娇弱瀛柔,但却立于这山顶之上任风吹雨打了不知几许时间了,仍旧是傲然而立。夙灵盯着花儿看了许久,这才起身坐在一旁盘坐静心打坐了起来。就见空茫寂静的峰顶之上,一个白衣女子迎着峰崖盘膝而坐,闭目凝神,墨长的黑发直披在身后垂到地上,偶然吹过的山风会带起那丝丝盈柔,在她身后飞舞成花,又时而调皮的拂过她精致的脸庞轻轻的扬着又翩翩的落下。一个满脸血渍的墨衣男子刚踏上顶峰的时候,就看到了如此的画面,刹那间他有一下子的目眩,金色的阳光罩在她的周身,耀眼的让人不敢逼视、不敢打扰,只怕冲撞了那偶落凡间的九天仙子。身后是如附骨之蛆的追兵,面前是灵华逼人的女子,他没得选择,而那女子的背后就是百丈悬崖。那男子刚跨出一步,悬崖边的夙灵霍的睁开双眼,冷冷逼视着眼前的男子,周身漾出一股凌厉的气势,原本暖洋的崖顶像是被一大朵乌云遮住了一样阴暗了下来,暗涌翻滚。“抱歉,这里已经有人了。”夙灵冷冷的说道。这半年来她几乎无所收获,要是这玄叶珠玉再保不住的话,她干脆直接跳崖算了。男子怔怔的看着她,从额上滴落而下的鲜血挡住了他的视线,霎时眼前的画面变得模糊不堪,只是耳边却清晰的听到女子冷冷的警告之声。这方寸之间已经无他可容身之处了,或许纵身跃下悬崖是他唯一的选择了,他出生世家,一生无风无波。在他即将登上人生最顶峰的时候却突遭横变,昔日的恩主如今步步紧逼,往日的同僚各个冷眼旁观,现在的他已经落魄到除却一身破衫一无所有的地步了,或许跳下这悬崖才是他的解脱吧。他一步步木然的往崖边走去,身后是追兵越来越近的声音。下定了决心后,整个人彷佛轻松了起来,面前蔚蓝的天空,棉絮般的朵朵白云是多么的近,彷佛触手可及。夙灵看着这个一步步向他走过来的男子,不禁暗自皱眉,看他样子走路轻飘,脚步着地深浅不一,不太像是会武功的样子,恐怕自己一个小指头就能把他打趴下。那满是血的脸看不清表情,只是浑身上下却透出浓浓的悲愤与哀伤。“喂,喂,我告诉你啊,别过来呀。”夙灵再次警告道。而那男子仿若未闻,依旧一步步向她的方向走来。“你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她手中的白菱忽然翻飞了起来,像一条条白龙,呼啸着围在她的周围。他依旧往前走着,眼看就要触到那白菱了,夙灵心下暗咒,今天碰到牛皮糖了。一阵尖锐的呼啸声划过,几支羽翎箭破风而来,来势强劲直直往那男子身上招呼过去。夙灵反手一挥,手中的白菱腾跃而出,似一道白茫,一下子包住那几支破空的羽箭。白菱一收,折回手中,那几支羽箭断为数节掉落在地上。从草林树木间走出数十个着军甲的士兵,那领子上皆系着红色的羽巾。红色的羽巾不是繇星国士兵的配饰么?夙灵挑了挑眉看了看那些手持弓弩,腰挂长刀的士兵。再瞥一眼那怔住了的男子,心想不会碰到什么逃犯了吧。“万俟公子,束手待毙吧,你已经没有退路了。”其中一名军士站了出来大声说道,那眼神往夙灵身上一扫,随即说道:“这位姑娘切莫插手的好。”语气礼貌却带着丝丝傲意。夙灵冷笑一声,她原本还真不想管,但如果这个人姓万俟的话就……呵呵,真是好玩。夙灵站起身,整了整沾了土屑的裙摆,将身前的长发甩到身后,身畔的玄叶珠玉已经慢慢的开始绽放,霎时那花香幽幽合着山风在山崖间荡漾了开来,嗅入鼻中像是吸入了一整片汪洋,身心舒爽。夙灵从袖中拿出一个红木小盒,将那花连根带土的拔了出来放入盒子中。那些兵士怔怔的看着夙灵做着这些动作,好像都忘记了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只这么呆呆的看着。“玄叶珠玉……。”那男子口中缓缓吐出四个字,声音低沉而黯哑,似混着化不开的浓郁哀愁。“你也知道啊……。”夙灵侧首,却正好撞上他的眼眸,墨黑的双瞳中却没有一丝的感情,像是一潭死水,沉肃的彷佛千斤重陀突然直坠在心上一样。只见他染着鲜血的脸颊上突然展颜一笑,夙灵甚至来不及惊呼,那男子已经纵身跳下身后的悬崖。夙灵长菱急忙甩出,缠裹住那个男子,怎料脚下的泥石突然碎裂了开来,她本就站在崖边,此时脚下一滑,她也跟着载了下去。

上一章 朝升旭日主目录下一章 三眼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