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朝升旭日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在自然之力面前,任何人的能力都是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夙灵只感觉双耳中充斥着轰轰的声音,身体被狂流卷着不停的落下,不敢去想,也无力去想到底迎接他们的是一个怎么样的结局,死亡或者再生?脑中一片混浊,冰凉的水裹着微颤的身体,此刻能抓在手中的只有一丝温暖,仅有的那么一点点而已。原本闷闷的轰隆声,突然转变成咆哮的河水奔腾之声。夙灵感觉身体像是被一股大力从狭窄的甬道里推了出来,伴随着空中飞溅的水珠,直直坠下。十数丈之下的青绿碧潭被从上面滚流而下的瀑布溅起无数水雾,霞红的阳光从水雾中穿透而过,架起一座人间的七彩仙桥。从天而降的两人相拥着坠入那绿水之中。碧绿的湖水在晨曦的照耀下折射出绚烂的光芒,沉入湖中的夙灵睁开双眼的时候以为自己来到了仙界,那碧油油的天空像是一整块上好的水晶,带着点晶莹,一点朦胧。似在慢慢浮动,点点金光从里面射出,美的炫目。夙灵慢慢张开嘴,沁凉的湖水瞬时呛得她回过神来,原来自己还没有死,不过看来快了。吸入的水很快便打破了她的闭气,一口两口水下去还可以,三四口下去就悬了。夙灵难过的闭起双眼,极力的想顶住体内的一股真气,口鼻内被水呛得酸涩难当。正当她意识逐渐混沌的时候,她感到有片柔软的东西贴在自己的唇上,一点氧气伴着点点真力送入她的体中,意识逐渐回来,她感到身畔的人正拉着她往湖面游去。“呼”的一声,两人终于探出了水面,一遇到空气,夙灵大口大口的吸了起来,伴随着不停的咳嗽,整个人虚弱的伏在他的肩上,像是被抽尽了所有的力气,一动都不想动。“水下功夫那么差,真是有损你天师英名。”耳畔是夜引幽的调侃。而她却笑了出来,笑得那么的明媚,连天边的朝霞也为之失色,只可惜这一笑他看不到。又是轰然一声乍响,一个庞然大物在他们身后不远处落下,掀起碧波浪涛,卷着他们冲了好远,一不小心下,夙灵又喝了好几口水。“该死。”夜引幽只是低咒一声,旋即一手搂着夙灵的腰,一手划着向岸边游去。等两人爬上岸的时候皆是像一摊烂土般瘫倒在地上,夜引幽还好只是坐着,而夙灵则是整个身体仰躺在了地上,一手挡住眼睛,在黑暗中时间长了,晨曦的阳光都觉得刺眼。“你没事吧?”夜引幽撑着身体坐到夙灵身旁。“九死一生。”夙灵低声说道,这恐怕是她这辈子最无法控制的一段冒险了。“经历过黑暗的人,方才知道光明的可贵。”夜引幽盘起双腿,双眼怔怔望着旭日朝升的方向,似在喃喃自语。点点金光洒在他的周身,染出了一层光晕,映着他脸上柔和的线条,静静的他好像是一个已经脱离了凡尘的仙人一般,绚烂的有点不真实。夙灵望着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似乎真的担心他羽化成仙了一样,直到手指轻触到他湿濡的衣角,这才不由暗自失笑,自己脑子果然进水了。“喏,你的夜明珠还给你。”夙灵撑起身体,盘坐了起来,从手腕上解下悬着的夜明珠递到夜引幽的面前。不得不说,要不是把夜明珠装在网兜内挂在手腕上,这夜明珠估计早丢了不知道几次了。夜引幽瞥了她一眼,并未递过,而是解下了自己手腕上的夜明珠,拿在手中轻轻一抛,那价值千金光彩琉璃的夜明珠在空中划出一道轨迹,“扑通”一声掉入湖水中,激起一朵小小的水花随之沉落了下去。天呐……那是夜明珠啊。夙灵目瞪口呆的看着湖中那圈圈涟漪渐渐淡去,这才艰难的开口说道:“你……有钱的。”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这夜明珠可以换好多酒呢。”她喃喃道。夜引幽看也不看她一眼,直接夺过她手上捧着的夜明珠,随手一丢,那颗夜明珠也同样惨遭丢弃。“啊啊!!死算命的,我的汾酒,禹州老窖,华竹叶青……。”夙灵抱头惨叫。“染了血污的夜明珠已经没有价值了。”夜引幽浅浅笑道,这女人真是爱酒成痴。夙灵望向他,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终是没开口,这本就是他的东西,他爱丢便丢,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走了。”夙灵站起身体,扯了扯身上湿漉漉的衣服,出了那地宫,外面就应该是傀林山了,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也该是跟他分道扬镳了。“后会有期了。”身后的夜引幽淡淡的说道。夙灵转过头望向他,见他正盘着腿,闭着眼睛打坐吐纳,口中不禁喃喃自语:“最好别再有期了,碰到你准没什么好事。”说完,转身往后面的山涧走去。盘坐在地上的夜引幽嘴角向上翘起一个小小的弯弧。夙灵走入山涧中,晨风暖暖吹在身上,空气中夹杂着青草混合着泥土的香气,夙灵狠狠的吸了口气,心想还是生活在阳光底下好呀,蓝天白云美妙的世界。踱着悠闲的步子,她就在林间晃着,突然身后刚走出来的山谷内传出悠悠的笛声,声音清脆悦耳,仿佛一缕碧泉直落于九天,伶仃而下。夙灵闭着双眼静静的聆听了片刻,继而睁目举步继续往前走去。而仍旧在岸边的夜引幽靠坐在一块大石上,手上持着一柄紫玉长笛凑在唇前,清妙的笛音缓缓滑泻而出。一曲未完,一个绿衫女子从一边的山坳上迅速飞跃而下,片刻间就到了夜引幽面前,单膝跪地:“参见公子。”女子的声音清冷的没有一丝感情。“在这傀林山内共有我们多少人?”夜引幽问道,手上的紫玉长笛一转,底下缀着的金线蝴蝶瞬时翻出一道光影。“加上属下,共有四十二人。”女子恭敬的回道。“有没有少人?”女子怔了一下,回道:“绿墨不见了,似乎突然失去了联系,卑职如何也找不到。请公子责罚。”夜引幽站起身,将面前的女子扶了起来,摇了摇头,淡淡说道:“不用了,绿墨已经死了,让你的人全部撤出去吧。”说完挥了挥手。“对了,去查查焱火圣廷最后一任教主的情况,他死的似乎很蹊跷。”“是”绿衣女子抱拳一揖,抬眼却看见夜引幽一身狼狈,嘴唇刚动了动,却终是什么也没说,转过身向来处跃去。朝升的太阳慢慢的散发出所有的热量,驱散了每一个角落的阴暗,夜引幽负手而立,静静的望着那高泻而下的瀑布。

上一章 扬扬红衣主目录下一章 玄叶珠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