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骨架血蟒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那……是蛇?”夙灵双目圆睁,看着那个堪比簸箕一般大小的蛇头诧异道,脚下一滑,险些摔了下去。“你小心点。”夜引幽赶忙一只手扶住她,免得她一跟头载下去。只是粒粒碎石却在她的脚下“噗嗦”着滚落,那声音在空荡的山洞内清脆而响亮,想不引起别人或者别物的注意还真是难。只见那只蛇头慢慢的朝他们转了过来,三角的头上镶嵌着两粒小如黄豆的双眼。在额顶的中央,漆黑如墨的蛇皮上染着一点艳红,从远处看去,恰似生就三目。。“长的跟你蛮像。”夜引幽低笑道,暗语她额上一点朱红。“去死!”夙灵飞起一脚向他踹去,夜引幽身体往旁一移,闪到了安全距离之内。但是滚落而下的碎石土屑则更多了……。底下的黑皮大蟒一边吐着猩红信子,一边慢悠悠的向他们所在方向游移了过来。划水到他们下方定住了身形。“它不会是想爬上来吧?”夙灵往下一看,只觉一阵眩晕,那蛇头正在她的正下方,在水中的身体隐隐绰绰间倒是看不真切,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很长很大。“不可能,这山壁上根本没有可以让它承托身体的地方,它不可能爬上来,但是……”夜引幽话没说完,夙灵已经尖叫出声。“妖怪呀……。”只听“哗啦”一声,那原本潜在湖底的身体突然就这么探了出来,那蛇头高高昂起,探出湖中的身体竟有七尺左右长,那不停吞吐着的艳红信子差那么一点就要舔到夙灵的脚了。夙灵手一推,身体往下一跳,以那蛇头为垫石,一踩一跃间已经向那湖心岛飞去,只是这十数丈宽的湖面是不会仅凭这一跳就跃过去的,只见夙灵从空中落下,足下踏水又凌空而起。而她刚才那踏踩蛇头的力气也是不小的,只见那巨蟒嘶吟一声,巨大的蛇身迅速向夙灵蹿游而去。仍旧攀在石壁上的夜引幽纵观了一切,看着这张着巨口的大蟒直扑夙灵而去,心下不敢有一丝懈怠。忙从腰间拿出几枚铜钱,暗运内力,手腕一翻,闪着暗光的铜钱直朝那大蟒身上掷去。怪的是那蛇仿佛后脑生眼一般,身体往一旁稍倾,但饶是它躲过了三枚铜钱,但其中去势最利的一枚仍是没有躲过。夹杂着凌厉的风势,那铜钱直直插入蛇身之内,那巨蟒追逐的身形微滞,巨大的蛇头转过,向壁石上的夜引幽看去。原本只是扑腾着小水花的水面,顿时怒波翻腾,一条巨大的黑色长尾从湖中探出,直直向夜引幽的方向扫去。夜引幽只觉一阵湿冷的寒气扑面而来,如刀削般凌厉的风势,扫的人脸颊生疼,这一击下来恐怕不下千斤之力,若在平常许是能轻松应对,只是此时却……。也不容他多想,那长尾已至他面前,夜引幽足下一点,凌空跃下,“扑通”一声落入水中。刚踏上湖心岛的夙灵,一转身就看见夜引幽落入水中的画面,只觉心中一紧。饶是再厉害的人物,到了水中也不可能是那怪物的对手。当下手腕一翻,想引出银线缠住那巨蟒,奈何那银线并未随她的劲力而出。“该死的……。”她情急下都忘记了,那银线早已被生生绞断了。她这一失误便已失了先机,只见那巨蟒头微仰,然后以雷霆万钧之势向水中扑去,瞬时溅起水花无数,落了夙灵满头满脸。水花过后,整个水面呈现出不一样的平静,除了那巨蟒落下的地方仍旧泛着圈圈涟漪外,四面的湖水竟然静落无声,不起一丝微漾。然暴风雨欲来之前都是静谧无声的。“算命的……。”夙灵冲到湖边,跪在地上,身体往前倾去,急切的搜寻着湖下的人,只是目光所落之处都被越来越深暗的湖水遮挡住了,人没有看见,就连那条巨蟒亦没看见。只是似乎有淡淡猩红从湖中深处泛了开来。夙灵深吸一口气,刚欲纵身跳下。却见一道寒茫从湖中激越而出,只听“喀呛”“喀呛”一连串声音,那从水中射出的东西在山壁上划下一道道星茫,然后深深扎入一块石壁内,夙灵微诧的看着那个东西,这不是夜引幽曾用过的铁八卦吗。难不成他真的……。她又深吸一口气,无论如何,她不能见死不救。只是在她准备跃入湖中的那一刻,她身前的湖水“呼啦”一下划开,一张俊颜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仅在咫尺之间。近到她都能细细看到他灰色双眸中闪过的一丝金光,彷佛天际的流星一闪而逝。“喂,女人,你挡着我了。”夜引幽缓缓说道,语气却不急不缓,优雅若定。夙灵顿时心下微恼,自己定力怎么差的如此离谱,回去得好好打坐了。心中想归想,她仍是出手将他一把拉了上来,刚把他拉离水面,那巨蟒也忽的蹿了出来,那大头依旧高昂,只是在蛇首下约七寸的地方有道深深的拉痕,正汩汩的冒着腥血。猩红的巨口大开,直直的向岸上两人扑来,腥臭之气袭面而来。看来它已经是被完完全全激怒了。夙灵反手一拉,抽出夜引幽腰间系着的黑丝腰带。那腰带在夙灵手中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化为了一条黑龙游舞着向那巨蟒飞去,瞬时一缠,硬是将那张开的巨口重新拉合了起来。“你是不是女人啊?”一旁的夜引幽微恼道,幸亏只是腰带,不是裤腰带。“就因为我是女人,才不能抽自己的啊。生死关头,别那么小气好不好。”夙灵一边说,手上一边使力,似是要将那蛇头生生绞碎。那巨蟒吃痛,身体在湖中不停翻滚,扭舞着的长尾不停甩打着周围的高壁,顿时地动山摇,石壁上的碎石噗嗦着落下,滚入湖中。两人皆感到脚下的地面在微微的颤动着,地上的小石子仿佛正在跳舞一样,噗嗒噗嗒的起起落落。夙灵虽暗中运劲,但是自从用了鬼降之后她的功力已经大打折扣,基本上只有平时的三成不到,现在体内更是气血翻涌,她实在没有把握一举绞杀这条巨蟒。丝帛毕竟不同银丝,承受拉力有限。此时双方用劲相搏,而那黑丝腰带也已到了极限,只听“咝拉”一声,那上好的云丝薄锦被生生的撕裂了开来,夙灵脚下一滑向后栽去,顿觉胸中一股腥甜直往喉中翻涌。夜引幽一手扶住她的腰,另一手迅速在她身上点下几处**,抑制住她体内乱窜的内气。“死算命的,那东西很好看啊?”夙灵站稳身体,望向身侧的夜引幽,刚才她牵制住了巨蟒,只要他一出手必可夺其性命,怎想他居然只是静默的站在一旁,不知心中想着什么。“蛇腹里有东西。”夜引幽凝重的说道,眼神依旧直直落在巨蟒身上。“唉?”夙灵回转过头,视线在那昂着头的蛇身上定住,细细看来,这才发现它的体内果然有一个地方稍微凸出点,此时那个隆起物正在不停的向它嘴边滑动。“噗”的一下被吐了出来,正倒在他们面前。居然是一具人的尸体,那尸身还未被分解完,勉强能看出是个穿着绿衣的女子,破落的尸身上还粘着湿稠的胃液,恶臭难闻。“人?这哪里来的人?”夙灵像是看出了点端倪。“呀……”那巨大的蟒身轰然一撞,他们站着的湖心岛顿时一抖,像是地要裂了开来一样。夜引幽眼神一凛,眼中似有寒茫射出:“怪不得那么多年来,进入此林的人大多有来有无回,想来都是被这怪蟒给吃了。”“真的假的?”夙灵一怔,这蛇但凡吃了人就很难对付了……,其实所有动物都一样,只要吃过活人,那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刚才我在水下的时候,看到下面沙硕滩上堆垒着许多白骨,那时我已经猜测到八分。”他稍一停顿,继而说道:“阴阳八卦最初是用来震慑邪恶,平衡阴阳的。”很突兀的一句话,夙灵却明白了。“怪不得这水冷的古怪,原来这圈地之中已经沁满了解魂。”夙灵喃喃说道。人皆有三魂七魄,死后魂魄聚齐才能轮回鬼道,而一些被尸解过的人,皆会魂魄不全,尤以被动物撕扯而食的人为最,三魂七魄可去其一半。而其中又以蚺、蟒最厉害,此物本就为世人看作邪佞虚妄的化身,被它们尸化而食的人,最后只会余下一魂一魄,而这些魂魄不全的灵体则为解魂。解魂本是法力最弱最可怜的一种灵体,但是再弱的东西如果加上庞大的数量,如此造成的后果也是不容小觑的。怪不得会有人在这里镇下如此大的一个阴阳八卦了,想是为了避免这些解魂聚合成精。“既然它都能出去,那洞必然不会太过隐秘,我们好好找找应该就行的……”夙灵话语未落,那巨大的蟒蛇又向小岛撞了过来,轰然撞落了湖边的一块白土。夙灵与夜引幽皆向身后的莲花坐台望去,那蜡人手中虚握着的冰魄晶玉摇摇欲坠,恐怕再让它撞下去这晶玉非掉了不可。夙灵右掌蓄满真力,只期望待会能一掌将它击毙。一只手忽然搭上了他的肩膀:“还是我去吧。”夜引幽缓缓说道,夙灵只觉他的周身突然晕漾出一股凛然的杀意,比那湖中之水更冷。夜引幽将自己体内的真气贯注于右手,眼神冷冷的盯着那高昂着首吐着信子的巨蟒,却只在一瞬间,他眼中的冰冷尽褪,手上的真气也被收了回去。夙灵见他一双眼中满是震惊,也不由得向他的视线方向望去,仍旧是不停撞击着小岛的巨蟒,并无什么特别,但是在它身后上方那个刚才他们掉落的空洞内,露出了一节红色的衣袖,在无风的洞内微微轻扬。

上一章 阴阳八卦主目录下一章 扬扬红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