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阴阳八卦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哦,你想到什么了?”这女人总算开窍了。“这是一种很恶毒的困灵方法,在人还未死之前,生剥其皮,未死的躯体任虫蚁啃噬,直到余下一副骨架,然后再将其焚化成灰,混入石蜡中,制成此人生前的模样,腊身上再覆其皮。那人死前的滔天怨气便会封在石蜡中,但凡封灵这种法术,都会留有一个口,是如何也封不掉的,似乎应承着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句话一般,凡事都不能作绝。但是缺口是不能不补的,所以只能用法器来镇了,想必这个石蜡人像的口就在捧着冰魄晶玉的手上。”夙灵边说边搓了搓双臂,只觉四周空气又冷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我虽也知道这种方法,不过却没有你这么详细。刚才第一眼看到这个人面,就觉得不对,只是想不出哪里有问题,要不是你嗅出了死灵的味道,恐怕我都想不到。”夜引幽赞赏的看了她一眼,对于鬼道她还是比较熟的。“只是没听说过冰魄晶玉是法器呀,能有用吗?”夙灵一手抚着下巴,蹙眉深思,似乎很是纠结这个问题。“又犯傻了吧,但凡上古之物,自会聚神成精,或成神物或成邪物,被施以正道后都是能用来镇邪的。”夜引幽解释道。“正道……用如此残忍的手法,也能算正道?”夙灵冷冷一笑,看着面前秀杰俊美的五官,暗暗叹息,此人生前也必然是个风神俊朗的人物,想不到居然落得如此下场。“不要滥发同情心,焱火圣廷当年可是天下第一邪教,残杀了多少无辜百姓,他们的教主落到如此下场也算是报应吧。”当年四国军队围剿焱火圣廷的时候,联合军队死了多少人,即使过去了十多年,至今人们回想起来仍旧是胆寒不已,那已经不是人与人之间的战争了,而是人鬼大战,杀戮冲天,尸横遍野下,连天也为之变色,劈下一道惊雷毁了那焱火圣宫,这才终结了一个长达数十年的噩梦。“教主?他是焱火圣廷的教主?”夙灵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彷佛才二十几许的蜡像。会是那恶名满天下,通鬼道逆天行的焱火圣廷教主?“即使一个死灵生前有再大怨气也不可能比十方罗刹阵下的怨气强大,而你却嗅出了他的味道,可见此人生前必是通异术之人,如此惨死之后,恐怕是直接越过鬼体而生成了妖气,这才被你嗅了出来。如此一想,能有这种本事的人恐怕也只有焱火圣廷的教主了。” 夜引幽边说边蹲下身子,指了指那莲花底座。“你再看看这里就知道了。” “承鬼道,逆天行,肃来世,灭轮回。—焱火。”夙灵喃喃读着那行字,真是嚣张呢。“恩,这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夜引幽将夜明珠放在地上,这才发现,莲花底座的最下端还刻着一行蝇头小楷。他们两个人不得不趴在地上才能看清楚。“倾我今生,覆我来世,必颠乱凤家天下。即从天人始,亦从天人末。”夜引幽口中缓缓诉道,身旁的夙灵浑身打了个激灵,脑中只觉一阵眩晕。“必颠乱凤家天下,什么意思啊?”夙灵低吼道,这焱火圣廷何以如此张狂。“字面上的意思咯。”夜引幽瞥了眼夙灵忽青忽白的脸色,继而说道:“不过看刻痕,两段话不是同一时间的。上面的明显比较新。”“那又如何?”夙灵愤愤的说道,眼中冒着杀气直盯着莲坐上的男子,似乎想好好的教训他一番,只是打一个蜡像有何意义?“所以你别用杀人的眼光看着他了。”他微叹了口气,这女人怎的脾气如此暴躁。“那也是刻这字的后代子孙吧?”夙灵回过头瞪了夜引幽一眼,眼中的厉色一闪而逝。“当年焱火圣廷被剿,圣宫被烧,四国军队都没有找到教主的尸体,只以为化在了火海中,可是现在看来,那教主在圣廷被灭之前应该已经死了,只是能用如此手段杀了焱火教主的人到底是谁呢?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将他封在蜡像内?那另一行小字到底是谁刻的?难道你不好奇吗?”这些谜团太让人费解了,这杀了焱火教主的人如果还现存于世,那就真太可怕了。“我管他去死!”夙灵站起身,就差没飞起一脚踢碎那莲花底座了。夜引幽无奈的摇了摇头,一旦扯上凤家,她就会失控。“算了,现在冰魄晶玉是不可能拿的到了,凭现在咱俩是斗不过那教主的妖体的,估计只有被活活撕碎的份。那么我们还是想办法出去吧。”这鬼地方似乎越来越冷了。“我也这么想。”夙灵四下张望了一圈,不过他们手中的夜明珠只能照亮周身几丈之内,再远点就什么都看不清了,黑洞洞的,如何能找到出路呢。夙灵正微眯着双眼想看得更远点,身旁的莲花底座发出了“喀喳”“喀喳”的声音。她回过头去一看,正见夜引幽抱着那莲花石台缓缓的转动,居然是个活动机关。随着那石台慢慢的转动,原本阴暗的空间渐渐明亮了起来。这时他们才发现,他们是站在一个湖心岛上,四周围着一圈湖水,宽约十数丈,再旁边则是怪石嶙峋的山壁,而他们落下的那个洞口则在山壁一丈之上。这山壁上怪石叠叠,互相交纵。一颗颗偌大的明珠镶嵌在这壁石之上,密密麻麻的光华之珠照亮了这个广大的空间,粗略看去竟似有上百个,而且各各比他们手上捧的大上好几圈。夙灵暗自咋舌,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我本以为这莲花座台是打开暗门的机关呢,看来出路我们还得费心找一找了。”夜引幽四下观望了起来,有了光线,探察起来方便多了。“是打开暗门的机关,不过是藏着夜明珠的暗门而已。”夙灵抬首望向洞顶,连那上面也镶嵌着夜明珠,这焱火圣廷财力深不可测呀。再次暗叹一声,低下头却见夜引幽正在蜡像的另一头,蹲在地上,掬起一些细土凑在鼻尖嗅了嗅。“你又发现什么问题了?”夙灵走到了他身边,屈膝蹲了下来。这才发现这里的土与他们刚才站的地方居然是完全不同的:“这土是黑色的?!”夜引幽点了点头,走到他们方才所站的位置,蹲下身子又掬起一把土,而这土则是细白色的。刚才光线隐约谁都没有注意,此时才发现了蹊跷。这湖心岛上居然有黑白两种土质。黑土白土本也不奇怪,但是砂姜黑土多在北方,白浆砂土则多在南方,并不会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尤其一半黑一半白,除非是人为的……。两人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互望一眼,似心有灵犀一般,皆单足一点,向离他们最近的一方山壁跃去,踏水而过,动作轻灵。借着石壁上凸出的岩石,两人跃到二丈高的距离,一脚踏石,一手扶着岩壁,身体微倾在外,眼神直落落的向下望去。“我没眼花吧,那好像是八卦形吧?”夙灵喃喃说道,这一白一黑两种砂土正好从那莲花石台中穿过对半而分,形成了八卦中的阴阳鱼图形。“你没眼花,那是八卦形。”夜引幽在一边说道:“显然是人为的,只是作什么用的呢?”八卦的作用太广了,什么东西都可能扯得上。“唉?你不是研究这玩意的么,怎么不知道?”夙灵怪笑的瞥了他一眼,算命的不懂八卦,就好比打鱼的不懂撒网一样。“我也只懂皮毛而已,八卦太深奥复杂了,能窥得其中四五,即可通古今,而知七八便可晓未来百年之事,实是奥妙无比,却也精深无比的。”夜引幽微叹了口气。“那你还是天下第一算。”听他的名头也不像是浪得虚名。夜引幽浅浅一笑,也不言语。两人默默的盯着下方的阴阳八卦,愣是没看出什么特别来。“啊啊!!!你看那里!”夙灵突然惊呼道,一手指着水下的一个似乎在慢慢游移的阴影。夜引幽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却见一条粗大的黑影轮廓在清澈的水中慢慢游来游去。“呼啦”一声,随着水波荡开的声音,一只硕大的蛇头从湖中慢慢探了出来。

上一章 冰魄晶玉主目录下一章 骨架血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