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冰魄晶玉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呃……那个鬼降是用来镇压厉鬼的,血网一收,任他再厉害的千年老鬼也要魂飞魄散,只是……”她顿了顿,随即大大的叹了口气。“难道方法不对?或者你咒语念错了?”夜引幽猜测可能的原由。夙灵摇了摇头:“这鬼降只是用来镇鬼的,鬼是无体质的,但这尸煞……我还真不能保证鬼降同样有效呢。”夙灵单手摸了摸下巴:“不过你那根降魔杵应该能插得它半天动弹不得,再加上鬼降总算有点用处,力力相加,这东西一时半刻还作不了怪的。”“那我们快走吧。”夜引幽拾起地上还有用的东西打包背到肩上,扶起夙灵往北面打开的暗门内走去。想是这两人遭逢变故太多,又都身上带伤抑或者是被这力大无穷的尸煞煞到了尽想着快快离去,也可能是没想到这门口有如此蹊跷,竟都大意了。两人脚刚踏入那扇暗门,脚下一滑,像是踩到了一块翻板上,而板下正是挖空的暗道,两人犹如坐滑梯一样滚了下去。饶是他们轻功再好,在失重的状态下也是无能为力的。唯有使自己的身体保持最佳的掉落状态,等一下不至于跌的太狼狈。当然前提得是他们落在固体状的物体上。只听“扑通”“扑通”两声闷响,两人皆以非常优美的姿势落入一潭湖水中。□□,湖下似乎深不见底。幸好夜引幽深谙水性,双足微踏就已经浮出了水面。“夙灵。”夜引幽一边呼喊一边左右张望,只见夜明珠照耀着的四周水波粼粼,不像是有东西在下面的样子,难道她是旱鸭子?夜引幽深吸一口气,刚想潜入水底找她,却见离自己七尺开外的水面上冒出一个个泡泡,越冒越大,只听“呼啦”一声,一个人影从湖内蹿跳了起来。沁凉的水珠随着她跃起的动作四下翻飞,在夜明珠柔和的光线下,她沾满水渍的脸庞晶莹剔透,身上的长袍紧紧贴在娇躯上,勾勒出玲珑有致的柔美线条,竟是分外诱人。“冷,冷……这水真凉啊。”夙灵抱住双臂打了个寒战。照理说她这种有着内家真力的人,是不畏寒暑的,没理由泡个凉水就冷的,但她此时就是觉得很冷。夜引幽也感觉到了,这水不仅凉而且还是刺骨的冰冷,不同于一般的水。他抬起手,让手上夜明珠照明的范围更广些,只见那石岸就在他们身前不远处,岸上影影绰绰的似乎架着个什么东西。“我们先上岸吧。”夜引幽指了指不远处,示意夙灵跟着他,暗想这水凉的古怪。两人向岸边游去,慢慢的感觉到脚尖处似乎能碰到沙硕了,再往前去,脚就真的能踏到湖下的砂石了,只听夙灵突然“唉呦”了一声。“怎么了?”夜引幽踱了过去,扶稳她微晃的身形。“踩到东西了。”夙灵踢了一脚足下的东西,只觉得那东西硬的像石头,却又很长,像树枝但又不是,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先上岸再说。”夜引幽放开手,走在她前面。两人才走了没几步,都忽然停住了脚步。四周没有了他们划水的声音,顿时静谧无声。“我感到水下有东西。”夙灵低沉着声音说道,突然感到自己的话语有了回音,犹如在山谷中说话一样。“我也感到了。”夜引幽警觉的看了看四周,水面依旧平静无波,但是他的感觉是不会错的。“或许是鱼吧。”老天保佑,千万别再跑出来什么妖魔鬼怪了,她实在吃不消了。“快上岸吧。”这水果然有古怪,只是不知道里面豢养了什么东西,还是快点离开的好。他划水到岸边,单手撑地,轻松跃起,不过后面的夙灵没那么好运了,双腕受伤,根本不能施力。“我拉你上来。”夜引幽将手扶到她手肘处,微一施力。她就跳了上来。一离开了那谭水,身子倒是暖了起来,但湿透的衣料贴在肌肤上,非常的不舒服,只是现下的情况也不允许他们架个火堆来烤烤。夙灵持着夜明珠向身后的一潭碧水照去,只觉波面绿意莹莹,刚刚他们爬上来的地方,还泛着圈圈涟漪,远处水面,静如明镜,却不像有鱼在下面的样子。“我想我们找到冰魄晶玉了。”身后夜引幽无一丝波澜的话语缓缓传来。“唉?找到了?”夙灵快步走到夜引幽的身旁,脚下立时带出一串水迹。夜引幽一手捧着夜明珠,半蹲在地上,眼神直落在地面。而夙灵的眼神则直直盯着面前的东西,用整块石墩雕琢而成的莲花坐上,一个神色端详的年轻男子盘膝而坐,身上穿着厚重的宽襟虎绣蟒袍,左手捏诀,右手悬空虚握着,而掌中正放置着那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冰魄晶玉,那晶玉通体浑圆,大如斗珠,散发着氤氲的蓝光似绕珠缓缓浮动,如流云遮月,雾里看花,愣是不能将那晶玉看个透彻。“天呐,这玩意吃下去,只怕要当场被阎罗老爷收去了。”夙灵啧啧道,转而将眼神落到那男子的脸上。一旁的夜引幽仍是半蹲着,不发一语,那样子,不知情的人会以为他在数着地上的蚂蚁。“喂喂,算命的……这好像不是人啊。”呆在这种鬼地方的当然不可能是人了“我是说,这不像是尸体。好像是用蜡作的。”她好奇的伸出手指想去戳戳看。身旁的人突然出手如电,一下子将她的手拉了回来“不明不白的东西也敢乱碰,你这些年江湖是怎么混的?”“……”无语,突然鼻端嗅到一丝异样的味道,夙灵微倾向前,仔细的吸了吸鼻子,突然侧过身,狠狠的打了个喷嚏。“有……有东西在他体内……。”夙灵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惊诧道。“脑子不怎么样,鼻子倒是蛮灵的。”夜引幽瞥了她一眼,揶揄道。一只长腿猛地向他膝盖处扫来,势如疾风。身体只是轻轻一侧,他就轻而易举的躲开了她的攻击。“死算命的……。”夙灵咬牙切齿,恨不能冲上去暴捶他一顿。“开个玩笑,别认真。”夜引幽笑道,虽然浑身湿透,但他就是看上去一点都不狼狈,仍旧如此淡雅高洁。“哼……哼”夙灵闷哼两声,脚下顿时传来“卡兹”“卡兹”石头碎裂的声音。“你受了伤,别乱用内力,这土石被你踩踏了,我们就只能回那水里呆着了。”夜引幽双眉微蹙,这女人真是不懂得爱惜自己。“老头,你管。”虽是气话,但是她还是很自觉的褪去了身上的真气,想找个东西发泄一下也是不容易的。“你刚刚嗅到了什么,居然如此吃惊?”对于她称呼自己为老头,夜引幽一点也不以为意,眼神落回了那如玉般的男子身上,会是尸蜡吗?“是死灵,不过味道比死灵更浓,被镇压在里面了。”夙灵皱了皱眉,她的鼻子不算灵敏,虽然是灵媒体质,但也只有碰到很浓的灵气时才闻得出来,这种事情只碰到过两次,第一次是波若寺的千年厉魂,她和师兄差点交待在那里,第二次就是这个了……,就是先前的罗门阵和凶险无比以尸养阵的十方罗刹阵她都未嗅出一丝异样。可见这被压的死灵有多强悍了。“跟我所料不差。看来这冰魄晶玉咱们是带不出去了。”他的话语中倒是没有一点惋惜之意。“啊……难不成是那个……。”夙灵惊呼,如果是那样的话,这冰魄晶玉就真带不出去了。

上一章 鬼降修罗主目录下一章 阴阳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