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琉璃华殇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琉璃溢华,集七彩流光于己身。琉璃宫名为琉璃,意在它的剔透精美。整个宫殿以上好的深海罱石建造而成,远观碧蓝通透,仿佛是嵌在地上的一汪碧泉。近观,壁石呈现半透明状,内嵌丝丝莹蓝,又似绿水流淌,夏天观之沁人心脾。琉璃宫内缀满蓝纱,在微风吹拂下,且飘且扬,如梦似幻。宽广的大殿内几乎不饰他物,唯有一张用金丝楠木精雕而成的云卷仙台供在殿中偏后,台面上则供奉着一尊雕塑,远看像一条龙,身体卧卷头微昂,身有彩鳞,头生犄角,在一旁的烛影下闪出七彩霓霞,光华斐然,甚是漂亮。只是那样子让人见之便觉不适总觉得好像缺少了点什么。雕塑旁立着的两坛金镂花纹卷边香炉内各插一支檀香烟,有拇指粗细,高约三尺,点燃的青烟袅袅而升。在云卷仙台前,铺就一张锦垫,垫子上有一个年轻男子盘膝而坐,纤长皙白的指尖拈着一串莲花珠。口中喃喃轻诵有声,闭着双目的容颜,端容而静肃。“琉璃公主驾到。”殿外忽然传来内宦尖细的嗓音。静坐的男子依然面无波澜,一心做着自己的事。不时片刻,便从殿外走入一抹淡蓝色的身影,一袭高腰素绣蓝丝长裙衬得她的身材更显婀娜多姿。长长的流云风雨带挽在手肘上,逶迤拖在身后。待屋外的宫人合上大门,星琉璃眼神便落到正殿前方桌上的雕塑上,一抹厌恶从眼中一闪而逝,无爪之龙岂可称之为龙。广袖轻轻一摆,星琉璃慢慢踱到男子的一旁,在他身侧后的另一张软锦上提裙跪坐了下来。“王兄,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星琉璃边说边双掌合于面前,微微倾过身体拜了两拜。“你舍不得万俟云澈吗?”一旁的男子依旧从容淡定,只是手上拈珠的动作微微滞了一下,却又瞬息回复如常。星琉璃垂眸淡淡一笑,那笑轻柔如云,那貌美如娇花,只是那应该也笑着的眼却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痛楚:“我和云澈自小青梅竹马,婚事也是父王暗允的。只是王兄此时所为……让琉璃颇为不解,想寻得一个解释,应该不算过分吧。”“花容冠绝天下的你,若是只作一个大臣夫人,岂不可惜。”那男子淡淡的说道,睁开双眸,微侧过首,眼神犀利望向一旁的女子,那张脸居然与星琉璃是一摸一样。星琉璃静静的看着他,与他双目交汇,想从他眼中读出点什么,待半晌过后,终是移开了眼,轻叹了口气:“万俟家族共有三百八十七口人,万俟老爷子在朝中亦颇具声望……况且他们一族……。”星琉璃顿了顿便隐去了下面的话,静默了片刻方又说道:“这一旨下去,怕不要地动山摇了,若王兄可以免去他们族人一死。事情或许不会弄的太过不好收拾。”“哼……仗着先王们的宠信,这万俟家在朝中的根系太深了。非得理一理不可了。”男子冷冷一笑,手中的珠子拈的飞快。“是吗……王兄若真是单纯如此所为,琉璃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琉璃告辞了。”星琉璃起身,整了整裙摆,裣衽行了个礼,转身便往外走去,方才跨了没几步,似忽然想到了什么事情,滞了一下脚步:“那人之手段,能力,恐远在万俟家之上,王兄若不能完全控制他,将来怕会被其反噬……王兄还是谨慎些的好。若是有什么地方用得着琉璃的,王兄但说无妨,毕竟……我们是亲兄妹。”话语一落也不再多说,提步推门,走出了那绕满青烟的宫殿。仍旧静坐在软锦上的男子,嘴角边慢慢浮现出一丝笑容,邪魅如妖。手中忽的一紧,只听空旷的大殿内响起一阵“噼噼啪啪”的脆响,那串紫晶雕琢而成的火莲珠此时从他指尖一粒粒的坠下,滚落到地面上,铺散了一地。殿外明月当空,一朵墨黑的流云缓缓飘来,挡住了那如华月色,晚风吹拂而过,整个大地顿时被黑暗吞噬,没有一丝光亮。“喂,算命的,你有没有觉得这里正在慢慢变暗?”夙灵用手肘戳了戳身旁正拿着一个铁八卦看的入神的人.只可惜入神的人依旧在入神,没有抬首半分,甚至连身体都分毫未动.“喂,你有没有听我在说话?”夙灵侧过脸,抿唇疑惑的看了眼他俊美侧颜,却见他面色平静无波无澜,眼神直直的看着那个铁八卦.夙灵见他不理她,瘪了瘪嘴刚欲转身,谁想夜引幽突然抬头对她说了句让她呆了半天的话: “我帮你算个姻缘吧?”“唉?”夙灵怔忪无语,脑子一下没能转过弯来,只是傻傻的看着他.“我说我帮你算个姻缘,不收钱的.”夜引幽笑得儒雅,深灰色的双眸中似乎闪烁着什么。过了好半响,夙灵才很不容易的憋出了一句话:“你中邪了啊?”“错过机会下次可没咯。呵呵……。”他边笑边把八卦盘塞到包裹内,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夙灵嘀咕了几句,也站了起来,随着他的眼神看向身后的高壁,二十多丈高的山壁上有许许多多一人高的山洞,相互之间间隔不过半丈,密密麻麻的错落在整个山壁间。“那么多,进哪个呢?”夙灵出口问道,一手环腰,一手托着下巴,犹自思考着。“马上我们就能知道了。”站在一旁的夜引幽负手而立缓缓说道。穹顶上原本翠绿的冷光渐渐暗淡下来,立于他们面前的壁石上开始出现了变化,星星点点的莹光从原本黝黑的石壁上显现出来。慢慢的直到穹顶的光线完全暗将下来,这壁石上的点点光亮就更加明显了,可是他们两人手上吊着的夜明珠光晕扰了他们的视线,使得他们不能看的太过真切。夜引幽掀起长袍,将夜明珠隐于袍下,夙灵则是把夜明珠直接塞到她那广袖里。少了夜明珠的氤氲光华,眼前石壁上的光芒更加凸显了出来。“你觉得这像什么?”夜引幽出声问道,语中似隐着一丝激越,不复他往日的淡然。夙灵几乎把头仰成了九十度,但只觉那漆黑的壁石上闪出的点点晶光甚是好看,好像是在一块上好的墨缎丝绸上镶满了宝石珍珠一般。只是这像什么……还真是没看出来。夙灵凝滞了片刻,举步向后退去,可是才退了没几步就被夜引幽抬手挡了下来。“这壁石太广了,我要退后点才能把它们尽入眼中。”夙灵疑惑的望着他,不解他为何拦下她。“别忘了后面的十方罗刹阵,你再退后就要到它的阵气里了。”夜引幽回道,一只手仍旧扶在她的腰上。夙灵侧过首瞥了身后一眼,那些青铜人的身上隐隐溢出一丝丝淡青色的光芒,那光芒好像有生命一般围在那青铜怪人的周身,似乎在慢慢萦绕,并呈现出不规则的浮动。“真是碰到鬼了。”夙灵暗自低语一声,转过头抬首望去。这一望,顿时让她心口一紧,口中的话再也说不出一句,只能呆呆的望着前面广阔壁石。“很美吧。”过了许久,身畔的夜引幽才开口缓缓说道。“这是天空吗?”夙灵口中轻喃,实在不敢相信那浩瀚无穷的星空竟然呈现在了她的眼前。在黑暗中那浓如泼墨的山壁就好似苍穹无尽的夜空,点点星亮恰如那数之不尽的天上之星铺将在这石壁之上,璀璨无边。甚至有一条群星所组成的灿烂星河在山壁中间一划而过,始于壁之底尽于壁之顶。“真是鬼斧神工。”夙灵口中暗赞,想这绮丽莫测的景致也算是她生平罕见吧。“恩,我也没想到焱火圣廷竟然如此大手笔,想来为了弄这面山壁恐怕他们也花了不少心思吧。”夜引幽轻笑道。“那入口应该和这星舆图有关了咯?你知道是哪个吗?”夙灵的语气似乎有点急切了起来。“恩?你怎么了?”夜引幽似乎察觉到了她的异样,出口询问。“后面的蜘蛛好吵。”夙灵指了指后面,她一直忍到现在实在是受不了了,这蜘蛛蟋蟋嗦嗦的声音搞得她脑中紧绷的神经就快要断弦。“看来你内定还需要修炼修炼.”夜引幽低首浅笑道,练武之人讲究内外如定,想她武功那么好,却这么容易被外物干扰,实在是有点……。“哼.”夙灵撇过脸也不去反驳他,当初跟着师父练功的时候确实一直被师父骂空有练功的绝佳体质却心性急躁易被外物所扰,所以一直被师父赶去打坐练《定心经》,不过看来成果也不怎么样。又过了约莫半柱香,夙灵似乎看出了点什么。“那上面的几颗北斗七星好像亮的有点不一样。”夙灵指向银河之上偏北的一块山壁说道,那上面七颗星星亮的颜色不同于其它是剔透的银白色,而是白中带着一点淡黄,极淡,要不是凝神细看是绝难发现的。“你也看出来了,你认为该是哪个洞呢?”夜引幽笑问,那语气并不似询问到像是在考验。“一天枢、二天璇、三天玑、四天权、五玉衡、六开阳、七摇光。”夙灵口中自言自语道,不时思量片刻,“啊,我知道了。”夙灵右拳击在左掌上“是连着天枢的那个洞,天枢乃七星之枢纽……。”忽的她话语一窒,恶狠狠的转过头盯着夜引幽,咬牙切齿道:“死算命的,你又耍我。”“呀,女侠何出此言呢。”夜引幽面对着她在黑暗中闪着幽火的双眸笑道。“这七星后面明明只有一个洞,你还问我走哪个。”真是气死她了,居然还顺着他的思路走,险些又被骗了。“呵呵,既然知道了该走哪个,我们这就上路吧。”夜引幽捧起夜明珠先行一步,飞跃而上,踏着壁上突出的石块借力而起,眼前只见一道柔光飘洒而过,他人已经稳稳站在了洞口处。夙灵虽心中懊恼,但脚下却未歇着,也尾随着他跳跃而上。一踏入那洞口,一丝极细的冷气从脸庞边划过,让她狠狠打了个冷战,照理这天气并不冷,若说是在地底下那也只能让人感觉凉而已,但此时夙灵却感到了刺骨的冰凉,仿佛从她的脖颈一直深滑入骨髓。夙灵踏出一步往旁边移去,只是脚方自落下,她便感到原本应该坚实的土地微微向下滑了滑,饶是她反应再快及时收回脚,却也已经来不及了,几道极细的暗蓝色光芒从洞内深处急射而出,夙灵与夜引幽忙将背脊贴于身后的山壁上,那几道光堪堪从他们面前划过,本应射出洞外的,却像是被什么挡住了一样,撞在了洞口透明的墙幕上,顿时像丢入干草柴禾堆内的火种,四散燃烧了起来。只是那燎原般的火焰却一点也不热,就连燃烧的星火也不是一般的橘色,而是诡异的明蓝,有点像坟墓里漂移的鬼火。两人尚未回过神,就听身后传来“噗”“噗”“噗”的一连串声音,彷佛有什么暴燃开了一样。两人皆诧异的向后望去。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了一下。就连夜引幽原本淡然的脸也有一刹那的震骇。平坦的洞壁像是被打磨过了一样平滑,在洞的两侧每隔一丈就镶着一盏明灯,只是这灯的造型分外古怪,让人看的遍体身寒。“难……难道有人用活人做灯架的?”夙灵出口的声音已有些微颤,面前的那些捧着灯盏的架子居然是一个个半大不小的孩子,那身体上半部挺身在外,双手上捧着一个油盆,里面燃着黄豆般大小的火苗,也是阴冷的明蓝色。而那身体的下肢则是完全插入了洞土之内。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人被斜插在了墙壁上一样,怪异非常。夜引幽只是默默的看着这些人形灯架,也不回头,只是脸上的表情越发冷寒了,原本的淡然儒雅完完全全的消失不见。静默了片刻他才缓缓说道:“原本以为只是传说,并不信真有这种事,想不到今天会碰到,实在太过残虐。”“难道真是用活人做的?”夙灵倒吸一口冷气,望着前面那些被作为架子的人身,那莹白如玉的肌肤白的那么诡异,衬着那幽冥般的明蓝烛光,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那细洁的皮肤下游移穿梭。

上一章 十方罗刹主目录下一章 佞邪玉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