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傀林有山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繇星国的最北边有一座傀林山,从山之顶可俯瞰整个繇星国,有时候白云滚滚半淌在山间,此时观晚霞夕照更是波澜壮阔。傀林山有名,名却并不是出自那秀丽山景,传说天下第一邪教焱火圣廷最后一任教主修建的地宫就在这傀林山之内,这本也不足为奇,但不知从何传出,这地宫之内放着一件稀世珍物:冰魄晶玉,传说这冰魄晶玉乃上古貔貅神兽之右眼珠,吞食之后能生出无穷怪力,钢筋铁骨且刀枪不入,配合运功调息更是能增加百倍功力。有传闻如此,更是引得天下众武林人士纷至踏来。只是怪就怪在从来只有进来的人,倒是还真没看见出去过的人。时间愈久,这傀林山就真成了鬼林山了。这傀林山遍植槐树,槐树性属最阴,可招魂纳鬼。况且这傀林山有很多年没人进过了,高树参天,树影斑驳,颇有几分鬼气森森。却见这密密的林中有一紫衣女子翩然而行,见她神态悠然,彷佛在游山玩水一般,也不知她是真的胆子大还是根本未闻此山之恶名。“那么大个山居然连只野鸡都没有。”夙灵口中碎碎念道,她来这山上已经有两天了,奈何想找的东西没找到,居然连只肥点的野鸡都没抓到过。“不对。”夙灵脚下一顿,秀眉微微一蹙,紧抿起双唇,鼻子循着一线味道吸了吸,片刻之后,大喜:“有人在烤鸡呢,恩……还涂了蜂蜜,好香哦。”夙灵双足一点,向山头另一边飞跃而去。眼前的一堆篝火上正架着一只烤的金黄灿灿的肥鸡,琥珀黄的蜂蜜涂抹在鸡身上,随着高温散发出浓浓香味,引得人口中生涎。只是看到篝火前,正拿着一壶酒慢饮的人,夙灵脚下不禁一窒,心下微怔,怎么又碰到他了。“见到在下,让女侠很是不快么。”他放下手中酒葫芦,斜睨了夙灵一眼,黑色劲衣更衬得他肤白如玉。夙灵撇了撇嘴,微叹了口气走到篝火旁坐下。“我说夜大天算,你不是又来跟我抢吧?”夙灵捡起地上一根枯枝,愤愤掰断丢入火中。“上好的碧落醉,要不要尝一尝。”夜引幽不急着回答她,从一旁脚下的黑包袱里面拿出另一个酒葫芦丢给她。夙灵也不客气,用大拇指推掉葫芦上的盖子,仰头便喝了起来。就听“骨碌”“骨碌”几声,那葫芦中的三斤白酒被她一饮而尽。见她放下酒葫芦,一双秀眉都纠结在了一起,紧抿着双唇,半响才憋出了两个字:“真烈。”夜引幽看着她哑然失笑:“这三斤碧落醉足可喝倒十个大汉,竟被你一下就喝光了。”“好酒就得这么喝呀,那多痛快。一杯倒一杯的喝别扭死了。”夙灵将酒葫芦递还给他。夜引幽见她双眸仍旧清澈明净,双颊也不见微红,想来那三斤酒于她而言倒像喝了三斤白开水一般,心下微叹,这天下间能如此豪迈饮酒且善饮酒的女子恐怕也只有她了。见夙灵的一双美眸仍旧死死的盯着他手中酒葫芦,夜引幽微诧道:“难道你还没有喝够?”天……这女人这么能喝。“呵呵……夜大侠不会那么小气的吧?”夙灵跳到他身边坐下,嘻笑道。她这辈子不爱金银珠宝、不爱绫罗绸缎、不爱胭脂红粉却独爱喝酒,一碰到好酒就欲罢不能,让她只能看不能喝更像是要了她的命一般。“不行,这壶酒我还有用。”不容分说,夜引幽把那壶酒塞入脚下包裹内。“小气呢。”夙灵努了努嘴,眼神被面前的金黄烤鸡吸引了过去,“呀,要焦掉了。”夙灵赶忙将架着烤鸡的枝杈拿了下来。凑上前去,嗅了嗅:“好香哦。”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饿了就吃吧。”夜引幽看她一副馋相,微笑道。“你真是好人呀。”夙灵笑嘻嘻的看向他,一手撕下一只鸡腿递到他面前:“第一只鸡腿孝敬你了。”“你吃吧,我不饿。”夜引幽笑着回绝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夙灵愉快的吃了起来,那样子像是几天没有吃过饭一样。夜引幽看着她如此吃相倒也不觉粗鲁,只觉无拘无束的很。他从怀中抽出一支紫玉长笛,凑到唇边径自吹了起来。清脆欢扬的笛声在这寂寞深林中悠悠传开,彷佛是一只清喉百灵在婉转歌唱,歌声跳跃而欢快。待他一曲吹毕,身畔的人也已将那一只烤鸡给消灭光了。“这山中的野鸡配上绝好的蜂蜜那味道真是……堪比人间美味呢。”夙灵夸赞道:“如果能再配点酒就更完美了。”想来她还是盯着他那壶碧落醉呢。“想也别想。”夜引幽直接回断她。“哼,走了。”她吃了人家的喝了人家的,就这么想拍拍屁股走人了。“你那个东西还没找到吧。”夜引幽忽然没头没脑的说道,但这话中含义夙灵却知道。“没有,不过这次我一定会比你先找到的。”夙灵看他正在拨弄着火堆,伸出舌头对他作了个鬼脸。想来这些年,夙灵与夜引幽的瓜葛还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天下间那么多稀世珍宝,他俩就愣是会看上同一个,这也就算了,竟然连出手的日子也是同一天同一刻,几乎就是前后脚。而夜引幽就是有本事先夙灵一步得到东西。在夙灵看来与他之间就是一段孽缘。可惜她刚才的一举一动都已落入夜引幽眼中,心下失笑不已,但脸上可不敢表露分毫,否则还不知道夙灵会不会当场跟他打一架呢。“呵呵,你恐怕是连入口都没找到吧。”他手上拿着根枯木拨弄着篝火,口中语气意味深长。夙灵不甘心的点了点头,这山如此之大,仅凭江湖上一句:树影横斜,与日对歌。相交子时,且把门开。就来这满山头乱找,确实很难。“可是我知道入口在哪。”夜引幽笑得淡雅,清俊双目闪过一丝狡黠。“唉?”夙灵诧异道,想不到这男人那么快就找到了。不禁开口问道:“哪里?”“想我告诉你吗?”夜引幽不答反问。“你会那么好心?”夙灵蹲下身子,斜睨了他一眼,眸中闪过精锐,口中喃喃道。“入口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得和我一起去。”夜引幽提出条件,唇畔绽出一朵绚丽笑花。“为什么?”夙灵这次真不明白了,既然知道入口他大可自己去取,除非……。“这焱火圣廷的地宫可有趣得很呢,想带你进去玩玩呗。”夜引幽笑道,那笑容清澈如溪空之水,皎皎生华。“带我进去玩玩?您老怕是应付不了,想拉我去帮忙的吧。”夙灵倾过身子,贴在他身体一侧,微挑着眉,阴森森的说道。夜引幽侧眸与她双目相对,此时寂寞空林,只有微风送唱,他们两人就这么相互凝望着,没有人出声,只这么静静的。也不知过了多久,忽闻夙灵大叫了一声,夜引幽着实被她吓了一跳,撑起身子向后挪了几步,侧首避开了她的目光。“呀,算命的,你的眼珠是灰色的呢。”夙灵不死心的凑到他面前,盯着他双眸,就只差没捧起他的脸了“好漂亮哦,灰色的呢,像落尘一样,真美。”她口中轻赞道。夜引幽侧过脸,微恼道:“你一个女孩家,别盯着男人这么看行不行。”“小气,看一下又不会少块肉。”夙灵瘪着嘴,闪到一边坐下。“与我合作,如何?”他隐下胸中微窘,开口问道。“好”夙灵一口答应。“那么爽快?”这次轮到夜引幽狐疑了。“当然,这前思后虑,当断不断可不是我夙灵的性格。”夙灵笑道,其实是心中已有了盘算,看夜引幽的样子像是成竹在胸,跟着他说不定真能找到呢,就算找到之后拿不到也能进焱火圣廷的地宫看看,怎么想都是划算的。“那我们黄昏的时候进去,大概还有一个多时辰。”夜引幽望了望天空说道。“哦,你说了算,之前能不能让我喝点酒壮壮胆。”敢情她还是念念不忘那壶碧落醉。“不行,说了那有用的。”“啊,好没意思呢。”“要不我吹笛子给你听?”“好,不过我要点曲子。”“你想听什么?”“恩,凤求凰吧。”“呃?”“不会吗?这曲子很普通的呢。”“会……”“那吹来听听。”……

上一章 华之引幽主目录下一章 圣廷地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