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红线杀人

小说: 强婿当道 作者: 一起成功 更新时间:2021-01-14 字数:2741 阅读进度:22/234

晚上九点,夏风会所帝王厅。.iycinfo.

黄震东处理完章小刚一事后,就重新开了一个厢房宴请叶凡。

十菜一汤,再加两瓶昂贵的红酒,显出满满诚意。

叶凡一边握着黄震东的手诊断,一边审视着四海办公室照片。

关公大刀已经被毁损,办公室的杀意也一空,但黄震东的印堂上却比昨天还要黑。

生死石一转,叶凡很快了解到情况。

只是还没等叶凡开口,黄震东电话响了起来,接听片刻后微微皱眉,但还是叫了一个手下低语。

“叶兄弟,不好意思,章大强找到我表哥求情,想要亲自向你我道歉。”

黄震东向叶凡一笑:“我寻思让他们也给你一个交待,就让他待会过来这里。”

叶凡淡淡出声:“无所谓。”

很快,房门再度被敲响,黄震东让人打开,走入一对中年夫妇。

男的国字脸,五十多岁,一米六不到,西装革履,满脸圆滑,却不乏威严。

女的年轻七八岁,瓜子脸,身材高挑,珠光宝气,走起路来比蓉姐还要风情。

正是章家夫妇,章大强,林若婉。

两人手里都提着两个盒子,进来后马上满脸笑容,点头哈腰:“黄会长,晚上好。”

“黄会长,真是对不起,我管教不严,冒犯你了。”

章大强显然都打听清楚状况了:“我替不成器的东西向你赔礼道歉。”

说完之后,他把盒子放在桌子,还啪啪两声给了自己两个耳光。

叶凡扫过章大强一眼,对自己都这么不客气,这家伙还真是个人物啊。

林若婉也娇柔赔笑:“是啊,黄会长,小刚糊涂,对不起,对不起。”

虽然儿子断手断脚,但得罪不起黄震东,更要靠四海商会庇护。

两人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吞。

不然不仅刚到手的迪士尼工程要告吹,以前赚到手的利益也要吐出来。

“跟我道歉没用。”

黄震东神情不耐烦,手指一点叶凡:“事情完不完,叶兄弟说了算。”

“叶兄弟?叶凡?”

章大强显然也了解了情况,看到罪魁祸首叶凡坐在面前,眼中狠厉一闪而过,但很快又堆积笑容:

“叶兄弟,你好,你好,真是对不起,有眼不识泰山。”

他上前几步,点头哈腰,还握着叶凡的手连连道歉,完全没有二十几亿身家的大佬风范。

“小刚一事,还请你多多包涵。”

他迅速掏出一张支票递给叶凡,一百万。

林若婉则紧握拳头,俏脸无法遏制通红,似乎恨不得掐死叶凡。

她得罪不起黄震东,只能仇恨上叶凡,毕竟这是一个窝囊废的上门女婿。

她还从黄震东手下打听点些许情报,黄震东跟叶凡交好,是因为叶凡会看相术风水。

得知这一点,林若婉判定,黄震东被叶凡忽悠了,也让她更加坚定找没背景的叶凡报仇。

当然,她此刻不会多说什么,只是记下叶凡样子,将来找机会报复。

“谢谢章总,黄会长处理完了,事情也就过去了。”

叶凡把章大强的一百万推了回去:“只是希望不要有下次。”

他感受得出对方笑里藏刀,但根本没放心上,章家再敢报复,他就会踩死对方。

章大强满脸笑容:“明白,明白。”

不要有下次?你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

林若婉俏脸冷冽,心里嗤之以鼻:一个上门女婿也敢张牙舞爪,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好了,你们儿子的事,待会再说。”

黄震东打发两人在旁边坐着:“我等着叶老弟给我化解煞气呢。”

章大强忙退到一边。

林若婉眼里闪烁一抹炽热,她想要看叶凡怎么装神弄鬼,同时找机会揭破叶凡,借黄震东的手报复。

“叶兄弟,我已经把关公大刀砸成碎片,还戴上你给我的平安符。”

黄震东不再理会两人,咳嗽一声开口:

“可这两天,还是霉运不断,究竟怎么回事?”

叶凡望向黄震东:“平安符给我看看。”

黄震东忙掏了出来,符还是那张符,只是沾染了饭菜汁水。

看到这么惨不忍睹的护身符,林若婉嘴角勾起一抹戏谑。

连画符都不上点心,还敢出来骗人。

叶凡拿过来一看,随后又握住黄震东的手,一转生死石:

“你丢弃过平安符,它沾染了不洁之物,威力下降了一大半,所以保佑你的力量小了很多。”

“另外,你这两天是不是撞见过死人?”

他追问一句。

黄震东和几个手下哐当一声,差一点就摔倒在地了。

他们难于置信看着叶凡。

“叶兄弟果然是大师啊,连我撞见过死人都知道?”

黄震东对叶凡彻底五体投地:

“没错,我昨晚从商会回家,车子刚出门口不到二十米,就有人从高楼跳下来死在我面前。”

“一个女人抱着两个小孩自杀,女人还穿着红衣服呢。”

“传闻借了十万块高利贷,还了三百多万都没还清,绝望之下就跳楼自杀了。”

他把自己了解的告诉叶凡。

林若婉眼神不屑,知道黄震东撞见死人有什么稀奇?

只要这两天派人盯着他,就能知道他一切举动了。

一眼就看穿的骗局,也只有黄震东相信了。

章大强也是不以为然笑了笑。

“就是这股怨气改变了你的运程。”

叶凡看着黄震东淡淡出声:“关公大刀的杀意虽然终止了,但护身符不足消除你身上煞意。”

“你又倒霉遇见红衣女人跳楼自杀,还无意中承受了她那口怨气。”

“而那口怨气,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恰好把你身上的刀气凝聚成形了。”

“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你身上一定有一条红线。”

他目光锐利盯向黄震东腹部。

“得了,能不能不扯了?不说你还真把自己当大师了?”

听到这里,林若婉再也按捺不住了,站起来喊出一声:

“什么怨气,什么成形,什么红线?”

“你吹起来能不能不要没边没界?”

“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煞气成形你也说得出来?”

“而且我调查过你,你就是一个穷小子,一个上门女婿,哪懂得什么相术风水?”

“黄会长不好意思揭破你,我却不会让你欺骗黄会长。”

她又望向黄震东:“黄会长,我不是故意针对他,而是性子直,真的看不下去了。”

“这小子就是装神弄鬼,你千万别相信他。”

“你这几天倒霉,只是意外而已。”

林若婉把叶凡喷了个一无是处,心情暴爽无比,儿子被肆虐的怒意得到发泄。

“闭嘴!”

话音刚落,黄震东对林若婉吼出一声:“你他妈知道个球。”

“黄会长息怒,林婉没有恶意,只是心直口快。”

章大强忙站出来圆场,瞥了瞥叶凡一眼:“还请黄会长和叶少多多包涵。”

章大强干过很多见不得光的生意,所以从不相信什么恶有恶报,也就对风水之类嗤之以鼻。

他刚开始觉得,一个上门女婿能得黄震东看重,还打伤自己儿子,必定有些能耐。

但是现在,章大强觉得很失望。

如果只是这样一个人,怕是黄震东这次看走了眼,亏的自己还点头哈腰讨好。

煞气成形,红线杀人,这不扯淡吗?

林若婉不想跟黄震东冲突,可想到叶凡抓了现形还死不认账,她就来气:

“黄会长,我们是为你好啊,他绝对是一个骗子……”

“骗你妹,老子身上真有红线。”

黄震东一拍桌子,随后也不避忌,一把掀开自己的衣服,露出白斩鸡一样的肚子。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