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开局就是地狱模式

小说: 清穿贵妃身娇体弱,得宠着! 作者: 江念念 更新时间:2022-08-07 字数:3363 阅读进度:2/220

喝过了参汤之后,紫苏又立马将桌上的粥给她端了过来。

一碗洁白的鳜鱼粥,碗中的每一粒米都煮开了花,选用的也是鱼肚子上最鲜嫩的鱼肉,粥上撒了些翠绿的葱丝儿和金黄的姜丝儿,煞是好看。

“我来吧。”

叶赫那拉氏从紫苏的手里接过了碗,捏着白瓷汤勺在碗中搅了搅,这才舀起一勺粥,吹了两下,喂到了温婉的唇边。

第一次被人这样照顾,温婉有些不适应,但还是张口将那勺热粥喝了。

看着站在屋子里的这群人,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们,她不是婉宁,她是温婉。

而她,确实被这样的亲情感动了。

一碗鳜鱼粥下肚,她又生了些许的倦意。

“婉宁,你好好的歇着,我们就不在这里吵着你了。”

叶赫那拉氏拉着她的手捏了两下,这才起身,同鄂硕一起,带着费扬古走了出去。

直到走出了房门,叶赫那拉氏的脸上,也顿时生出了化不开的愁绪。

她和鄂硕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从彼此的眼神里面,所能够看出来的,只有担忧和不安。ωwW.八⑦7zω.còΜ

似乎对于两人而言,婉宁的好转,反而不是一件好事。

……

等三人都离开后,屋里,只剩下了温婉和紫苏紫兰。

温婉没有和两人说话,只是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想着自己的事情。

自己既然已经来了这里,想要回去,只怕是难了。

但是,历史上的鄂硕之女,那也不是个长寿的主儿啊。

如今,是顺治十二年,而董鄂氏,是在顺治十三年进宫,顺治十七年便薨逝了,满打满算,活了二十一岁。

如今,已经十六岁。

这样算起来,自己好像也没几年好活的。

虽说自己确实是死过了一次,算得上是轻车熟路了,但是,谁也不想再死一次啊。

这又不是什么好事,难道还要附赠大礼包不成?

罢了,还是想办法好好的活着,这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想想将来,若是自己能够不进宫,那依仗着董鄂氏一族的战功,那也是可以安心享福的。

可惜,在历史上,对于这位盛宠一时的董鄂氏的记载,实在太少,还是真假参半,以后的路,还是得靠自己。

“唉……”

想着想着,温婉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小姐,你怎么了?可是哪里又不舒服了?”

紫苏听得她的叹息,赶忙上前,担忧的询问。

“我没事。”

温婉摇摇头,表面上,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心里却简直想说几句国粹。

这开局就是地狱模式,怎么玩儿?

“小姐刚吃了点儿东西,想来必然是累了,咱们莫要吵着小姐,还是到外间去守着吧。”

紫兰不知她心中所想,只是开口道。

“还是紫兰心细,”听了她的话,紫苏上前,又替温婉掖好了被角,放下了床帏,“小姐好生歇着,奴婢就在一旁守着小姐。”

说了这话,两人便轻手轻脚的退下了。

外头,天色已黑,衬得屋内的那半截蜡烛越发明亮。

窗外,一道响雷滚过,哗啦啦又带下一片骤雨。

温婉翻了一个身,选了一个自己喜欢的睡姿,合上了双眼。

既然回不去,那就好好的活着,用婉宁的身份,好好的活着。

从此,她就是婉宁。

……

另一边,叶赫那拉氏和鄂硕,却是提心吊胆的,全无半点儿的睡意。

昏黄的烛光照在两人的脸上,将两人的担忧照得清清楚楚。

两人坐在楠木嵌螺钿云腿圆桌旁,看了一眼对方,又叹了一口气。

“老爷,婉宁这病,好得实在不是时候啊。”

叶赫那拉氏皱着眉头,叹气道。

“婉宁自幼体弱,每年冬春,总会犯病,也正是因着这个缘故,三年前她才能避免参加选秀,可是今年,她的病情好转,参与选秀,怕是避不开了。”

鄂硕也陷入了为难当中。

一方面是对大清朝的忠诚,让他不得不献出女儿;一方面是作为一个父亲,他实在不忍心看着女儿到宫里去。

他从十三岁就跟随太祖帝,看惯了前朝后宫之间的明争暗斗,怎么舍得将女儿往那吃人的地方推?

“再有两个月,她就过了选秀的年纪,”叶赫那拉氏垂眸,凝神想了片刻,才狠下心来说道:“既如此,我们不如在她的饮食里做文章,让她的病暂时好不起来。”

“不行!这个办法我不同意!”

没想到,鄂硕当即便否定了她的说法。

“可这是最好的办法,我们没有选择。”叶赫那拉氏抬起头来,看着鄂硕,一双眼睛里早已满是泪水,“老爷,难道你真的想让婉宁进宫吗?”

“我自然不想她进宫,但是婉宁自幼体弱,我也不允许用她的身体作为赌注。她经不起这样折腾!”

说到关于婉宁的事情,鄂硕变得尤其激动,片刻之后,他才冷静了下来,又说道:“不过才两个月的时间,这两个月,婉宁就留在家里,哪里也不许去,也不要让她接触外人。只要她不见外人,就没有人知道她的病情究竟如何。”

“可若是到时候,负责选秀的官要来见婉宁呢?婉宁已经错过了三年前的选秀,今年只怕不好搪塞过去。”

叶赫那拉氏的心里,到底还是满满的担忧。

宫中规矩,三年选一次秀女,凡是十三岁到十七岁的八旗女子,都要参加。

而包衣三旗里挑选使女,却是每年都要选。

选出的秀女,可以成为妃嫔或者亲王福晋,而选出的使女,只能是宫女。

只有患病、残疾、相貌丑陋者,方可免除当年的选秀。

他们是正白旗的出身,三年一选。

“这件事,我来想办法,你不必担心,只需让婉宁安心的留在家里。”

鄂硕严肃的叮嘱道。

“好。”

叶赫那拉氏没有再多说什么,她相信他,会有办法保住婉宁。

更何况,现在的局面,除了相信他,她也别无选择。

桌上的烛火,不住的跳动着,鄂硕看着那昏黄的光,心里越发打定了主意。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他的女儿到宫里去参加选秀。

作者有话说:

八旗:以黄、白、红、蓝四色旗帜为标志,组成镶黄、镶白、镶红、镶蓝、正黄、正白、正红、正蓝八旗。清入主中原后,旗人又有八旗和内务府包衣三旗的区别。八旗包括满洲八旗、蒙古八旗和汉军八旗,共二十四旗。

多尔衮去世之后,顺治帝收回了多尔衮管理的正白旗,设立了镶黄、正黄、正白上三旗,由天子自将,其余则是下五旗。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江念念的清穿贵妃身娇体弱,得宠着!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