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痞皇戏魔

第49章 生病

作者:黑羽冥 更新时间:2015-04-19

萧正推了推身边的龙玄思,看外面天色已经不早了,可龙玄思还是没有半点要起床的意思。“怎么还不起?”萧正冲着床里面睡觉的龙玄思问道,可半天也不见反应。萧正皱了皱眉头,探过身子,却见龙玄思脸色通红,眉头微皱,一双眸子紧紧地闭在了一起。“喂!你怎么了?”萧正摸着龙玄思的额头问道,那额头上传来的触感绝不正常。“我……我好热……可是又好冷……”龙玄思紧闭着眼睛说道,双手抱着自己的身子,蜷缩在被子里。“来人!”萧正冲着门外喊了一声,自从龙玄思住在这个院子里他就安排了一个小厮住在院中伺候。“少爷,有什么吩咐?”那小厮立马在门外应和道。“去请个大夫来。”萧正为龙玄思掖好被子说道。“是。”那小厮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去。片刻后一个五十多岁的郎中走了进来,号过脉捋着胡须,道:“这位公子受了寒气,俗称打摆子,时冷时热的,我为公子开几服药,服用两天就好了。”“谢谢大夫。”那小厮替自家主子谢过郎中,随后便陪着郎中去抓药。“很难受吗?”萧正抚着龙玄思的额头问道,眼中满是心疼。“萧正哥哥……”龙玄思睁开雾气蒙蒙的眼睛轻喊了一声,接着说道:“我……我热……”萧正命人打了一盆温水,用巾子弄湿后覆在龙玄思的额头上,道:“好些了吗?”“嗯。”龙玄思发出一个模糊的音节。可不到半刻龙玄思又开始喊冷,身子蜷在一起瑟瑟发抖,萧正握着龙玄思那纤长的手不知所措。萧正想了想,最后一咬牙将自己身上的衣襟脱去,只留下一件薄薄的单衣,之后又从柜子里拿出一条厚厚的被子。萧正将那床被子覆在龙玄思的身上,之后将龙玄思半扶起来,自己分腿坐在他的身后,让他整个人依靠在他的胸口,然后环手抱住了龙玄思。龙玄思似乎很喜欢身后的触感,蹭了蹭便翻过身子,双手抱住萧正的身子,脸颊还时不时的蹭着萧正的胸口。萧正看着怀中俊逸的男子微微失神,若他可以永远这样躺在自己的怀中该有多好,他是自己的哥哥,可他却从未提过只字片语,说他是不死心也好,说他贪欲也罢,他管不了那么多,也不想去管。昨天傍晚与他会合的将军已经来找他了,可是他现在如何走得开,只能推辞说自己染了风寒,让那将军领人先行,自己随后就到,大家都知道这场战争不是一时半刻能结束的,那将军原先是萧正的部下,所以也没有为难他,只让他尽早前去。萧正摸着龙玄思的鬓发苦笑一声,自己就算再怎么拖延终究还是要和眼前的男人沙场对峙。龙玄思好似不舒服一般,手滑进萧正的衣襟口,将本就薄薄的衣衫拉开,将脸颊贴在萧正细滑的胸口上才算罢休。萧正知道他身子不适也就没有阻挡,只是挥手将床帏拉了下来。萧正用巾子为龙玄思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不多久小厮将熬好的药端了进来,放在床头便退了出去。萧正撩开床帏将那碗黑色的药汁端在手中,用勺子舀了一勺到龙玄思的唇边,道:“吃药吧。”龙玄思喝了一口药后立刻咳了起来:“咳咳……好苦……我不喝!”龙玄思咳嗽了几下便将头撇到一边,说什么也不要再喝第二口。萧正皱了皱眉头,这么孩子气的龙玄思真是让他哭笑不得,萧正摸了摸龙玄思的头发,道:“你若是不喝,病就不会好。”“那我宁可不要好!”闷闷的声音从被窝里传了出来,龙玄思在被窝里死死的抱住萧正的腰,说什么都不出来,简直就像一只懒熊。萧正嘴角轻佻,道“不喝就不喝,我明日要出去一趟,你就在床上躺个几天也没关系吧。”萧正自然知道龙玄思的死穴在哪里。“不要!我也要去!”龙玄思立马从被子里爬了出来,接过萧正手上的药碗几口就将药喝了下去,擦了擦嘴赶紧确认,道:“那明天可不许甩掉小思!”龙玄思一张俊颜因为生病的缘故红红的,额头上密布着一层细密的汗水,但那一双眼睛此时却瞪得好大,深怕一个不注意自己被萧正甩开。“好。”萧正点了点头,其实他明日根本就没有事。“不许骗我……”龙玄思小声的嘟囔着,重新搂住萧正躺了下去。“萧正哥哥,你若真的是我的哥哥多好。”龙玄思感觉自己在说完这句话后萧正为自己掖被子的手一顿。“怎……怎么这么说?”萧正微微皱眉问道。“因为这样我就可以永远和萧正哥哥在一起了。”龙玄思孩子气的一笑,之后便闭上了眼睛睡着了。“你这傻子……”萧正轻叹一声,脸上尽是苦涩。两日后龙玄思的病好得差不多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萧正最近越来越不开心了,总是皱着眉头。今日是赶集的日子,所以龙玄思打算到集市上买些奶糕来讨好萧正。雪狼陪着龙玄思走在市集上,主子虽然近日举止犹如孩童,但他还是遵守君臣之礼,依旧对龙玄思的话言听计从。“雪狼,你说萧正哥哥会开心吗?”萧正捧着用纸包好的奶糕问向一旁的雪狼,几日前萧正哥哥告诉他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仆役,孩童心性的龙玄思也没有多问,今日他想出来买东西这个男人便要跟着他,龙玄思自然不会反对。正当两人走到一处装饰华美的楼阁前,两个女子上前拉住了龙玄思和雪狼,道:“公子英俊不凡,上去坐坐如何?”“放手!”雪狼知道这些女人是花娘,顿时一把将拉住自己的女人推开。“切!凶什么凶啊!”那女人瞪了他一样,但见龙玄思并没有推开自己的姐妹便一并贴了上去。“你们拉我做什么?”龙玄思不解的看着眼前这两个浓妆艳抹的女子,眼里满是疑惑。两人见龙玄思衣着华丽,器宇不凡,只是有些呆呆的,难道是哪家不问世事的读书公子,两姐们相视而笑,若是被这个愣头小子看上,为她们赎身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小女子失礼了,我叫桃花,我们想请公子上楼喝一杯,不知公子可否赏脸?”刚刚被雪狼推开的女子福了福身子说道。“公子不必理她们,咱们走。”雪狼走上前去说道。龙玄思看了看手中的奶糕,道:“我还要回家去哄萧正哥哥,他最近都不开心了。”“公子是在找让男人开心的法子吗?”另一个女人巧笑着问道。“男人?是啊,最近萧正哥哥一直不开心,所以我才出来为他买吃的。”龙玄思老老实实的回答着。“哦?想让男人开心用吃的有什么用!”桃花掩着嘴一笑说道。“那……那要用什么?”龙玄思期待着问道。“公子不如和我们去楼上坐坐,自然就会知道。”另一个女人拍了拍龙玄思的肩膀说道。“真的吗?那走吧。”龙玄思说完就要随那两名花娘走进楼里。“公子不可,这种地方乌烟瘴气的,与您的身份不符。”雪狼立马拦住龙玄思的去路说道。“公子不来就算了。”桃花挥了挥手中的手绢,明显是要欲擒故纵。“等一下,我要去!快躲开,我要进去!”龙玄思推开雪狼,和那两个花娘走了进去。只见里面说说笑笑的,有好多女人坐在男人的腿上,还有几个漂亮的男孩子被几个老男人搂在怀中,亲亲我我的。“这位公子看着面生啊,不知怎么称呼啊?”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女人迎面走向龙玄思,手里端着一个烟袋,一身艳俗的衣服,一看便知道是这里的老鸨子。“我叫徐思,她们两个说要教我让男人开心的法子,她们说的是真的?”龙玄思抬头问向那一身红妆的老鸨子。“当然是真的,原来是徐公子啊,看来是头一次来我们花满楼,来来来!雅间请!”老鸨子高兴的合不拢嘴,这书呆子一看就是一条大鱼,就连他身后的侍从都如此器宇不凡,眼前这个呆公子必定是个富家子弟,越是这样的人越容易对花满楼食髓知味,简直就是她们的财神啊。

上一章 不准讨厌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