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痞皇戏魔

第48章 不准讨厌

作者:黑羽冥 更新时间:2015-04-19

萧正和龙玄思一同走到云佛寺的后院,一位白胡须的和尚走向两人,萧正认识这个老和尚,他就是本寺的方丈,释道大师。“方丈,我是代替我娘来捐香火钱的。”萧正说完就从怀中掏出几张银票。“阿弥陀佛,施主请随我来,令堂的香火簿还需施主亲自写上去。”老和尚行了个礼说道。“好吧。”萧正说完便随着老和尚走了进去,一直跟在身后的龙玄思自然也要跟着。可那老和尚却转身,道:“施主一人随我进去即可,这位小施主就暂且在外等候片刻。”“啊?我吗?”龙玄思指了指自己问道,然后看那老和尚竟然真的点了点头。“不要,我也要进去!”龙玄思立刻拉住萧正的衣角,脸上满是不甘心。“好了,你先在这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出来。”萧正在龙玄思手上拍了拍说道。龙玄思放开萧正的衣角,脚上踢了一下周围的石子,满脸的别扭。萧正随方丈走了进去,放下银票后在香火簿上留下了母亲的名字,随即站起来就要离开。“施主稍等片刻。”释道方丈开口挽留道:“公子衣着华贵,定非凡人,青纱罩面必定天赋秉义,今日能遇到施主也是缘分,不如老衲给施主算上一卦如何?”萧正停住了脚步,他知道这个释道大师是个未卜先知的仙人,平日若是求他算上一卦更是千金难求,今日竟要为自己卜卦。萧正转身缓步走到释道方丈身侧,道:“不知师傅有何见教?”“施主来抽上一签吧。”释道从桌边拿过一筒竹签说道。萧正随手抽了一支递给释道方丈,那方丈看着竹签微微皱眉,摇了摇头,道:“施主孽根慎重,老衲还是劝施主早早脱离才好,不然必定遗恨百年。”“百年?”萧正的嘴角划出一丝讽刺的笑容,道:“人生在世不过数十载,何来百年之说,再说……孽根不孽根也不是大师说了算。”面纱下的萧正眉头深锁,或许他知道这和尚说的并不全无道理,但他此刻只想蒙住自己的眼睛,堵上自己的耳朵,享受这仅有而短暂的幸福。后院龙玄思一人无聊的站在树下,后院有一株开得很好的梅花,在这个飘雪的季节里,殷红的梅花开得格外娇人。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只见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子在丫鬟的陪伴下缓步向后院走来。这两人见龙玄思在树下先是一愣,但还是走了过来,那女子见龙玄思名目秀眉,器宇不凡,顿时脸上发红,羞涩难当,这风雷城中何时出了如此俊逸的公子,为何她从来不知。原来这女子是大齐王的爱女拓跋沁芳,视若掌声明珠,向来是说一不二的大小姐,此次到风雷城只是来探望自己的外祖母,今日十五,这位大小姐决定上山拜佛,祈求一段好姻缘,没想到刚来到后院便见到龙玄思站在那里。“小姐,你看这红梅开得多美啊!”一旁的丫鬟蓉儿看着枝头的红梅感叹道。“嗯。”沁芳点头答道,可眼睛却瞟了一眼树下的龙玄思,可龙玄思并没有看她们一眼,眼睛一个劲的看着方丈的房间,偶尔抬头看看那株红梅。“不知公子如何称呼?”沁芳用手搅着自己手中的帕子,羞涩的问道,虽然知道这不符礼法,但她还是想和这男子说说话。“我?”龙玄思左右摆头发现周围并没有人才用手指着自己问道。“当然是你,不然还有谁?”蓉儿插着小腰说道,这男子真是不识趣,想她家小姐是多少富家公子王侯将相追求的对象,现在主动和他说话还如此不识趣。“那……姐姐有什么事吗?”龙玄思眨了眨眼睛问道。“你!我家小姐芳龄十六,什么姐姐?!”蓉儿撇了撇嘴说道,这男子虽然俊逸却感觉呆呆的。“蓉儿,不得无礼!”沁芳轻声训斥道,随即微微俯身,道:“公子莫怪,我家小童向来泼皮,你我在此相遇也算是有缘,不知小女子可否与公子交个朋友?”沁芳面带巧笑,落落大方,想让人不喜欢都难,可他遇到的偏偏是龙玄思。“交朋友?我不需要朋友,不过我叫徐思,你叫什么?”龙玄思随口说道。沁芳起初听到龙玄思的回答脸上一白,但听到后面的话脸上又微微泛红,这公子不想与他做朋友,难道是对自己有意。“小女子沁芳。”沁芳微微一笑,道:“公子可是风雷城人?小女子见识浅薄,却是未见过公子。”沁芳随父亲参加过不少饮宴,这风雷城的豪绅士子也认识得十有□□,但却从未见过龙玄思。“我是这里的人啊,就住在一个种着竹子的院子里。”龙玄思想了想说道,这也是他唯一能够表达的。沁芳只当作龙玄思不愿多说也就没有再问,抬头看了一眼树上的红梅,道:“公子,今日是百好节,传说只要摘下一株红梅戴在女子头上,便得百年之好,不知公子可否有想要摘花献卿的人?”沁芳带着一丝期盼的看着龙玄思。“那你怎么没戴?”龙玄思见她头上并没有红梅便问道,其实龙玄思并不知道百年之好是个什么意思,只听懂了女人今日头上要戴朵红梅才好。“我……”沁芳语气一顿,自己没有心上人自然是不会戴的。龙玄思抬手摘下一朵红梅,缓缓的□□了沁芳的发间,随即微微一笑,道:“真好看!”沁芳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俊逸的男子为自己戴上那朵红梅,她并没有闪躲,仿佛潜意识里有着一份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期盼。看着这俊逸男子的笑颜,沁芳觉得自己的心咚咚跳个不停。这时萧正正巧从方丈的房中走出,他不信那老和尚说得什么屁话,他堂堂一个大将军又岂会真的相信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萧正抬头正巧见到龙玄思为那女子插上一株红梅,他自然知道那代表着什么,萧正顿感胸口一窒,不自觉的退后一步。“萧正哥哥,你出来了。”龙玄思见萧正出来立刻跑到他的身边,可萧正却什么都没说,转身出了寺庙,好似没有看见龙玄思一样。“萧正哥哥,你怎么了?”龙玄思不解的跟在萧正的身后,满脸不解。沁芳一直目送着龙玄思离开,当那道背影离开自己的视线后沁芳落寞的摸了摸自己头上的红梅,这是第一次有男人为她戴红梅,没有攀援附势的嘴脸,没有谄媚的笑容,也许这就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吧。“小姐?”蓉儿在一旁唤着前面已经失神的小姐,知道小姐八成是陷进去了,那傻傻的小子哪里配得上她家小姐啊。“他说他叫徐思……”沁芳轻抿嘴角的自语道。马车中萧正一直没有说话,一旁的龙玄思不知所措的坐在萧正身边,好像一个犯错的孩子。“萧正哥哥,你怎么不理小思了?”龙玄思扯了扯萧正的衣角问道。萧正转过头对上龙玄思委屈的俊颜,看着他好似受了欺负般的表情,气顿时消了大半。“你刚刚为什么要为那女子戴上红梅?”萧正阴着脸问道,虽知道他心智如童但还是忍不住生气。“因为她说今日女子都要戴啊,我看她没有就为她戴上了。”龙玄思老老实实的回答着。“你……你是不是觉得那女人很漂亮?”萧正憋了半天终究还是问出了这句话。“是很漂亮啊。”龙玄思回想了一下点着头说道。萧正咬了咬唇,甩开他拉住自己的手,道:“那你就去喜欢她好了!”说罢便将龙玄思推开,脸冲着外面不再看龙玄思。龙玄思被他推得一个踉跄,之后眼睛里的水汽越来越多,最终还是掉了下来,豆大的眼泪滑下那稚气的脸庞,之后抱着腿坐在马车内抽泣起来。“你……你哭什么!”萧正被他弄得心烦,大吼一声道。“萧正哥哥不喜欢我了,开始讨厌小思了吗?!”龙玄思用袖子抹掉脸上的泪水控诉道。“你!分明是你与那女子……”萧正眉头紧皱的说道,一双纤手死死的抓紧身下的绒皮垫子。“我根本就不喜欢她,她漂亮是她的事,干我什么事,萧正哥哥好坏,萧正哥哥欺负我,还推我!我讨厌……呜呜”龙玄思后面的话被扑过来的萧正以唇堵住,龙玄思要说的话立刻被堵了回去,感觉萧正软软甜甜的唇敷上了自己,紧接着一条灵滑的舌头便伸了进来。龙玄思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人儿微微一愣,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张口含住了萧正的粉唇,大力的吸-吮起来,还将那条灵滑的小舌缠在自己的口中舔-舐着,好似怎么都不够一般。两人亲了很久才放开,分开的瞬间萧正猛的将龙玄思搂在怀中,抱得死死的,龙玄思虽然看不清萧正的面容,但贴在萧正胸口的侧脸可以明显听到萧正胸膛中传来的急促心跳声。“我不准你说讨厌我!我不准你看别的女人!”萧正滑座在马车中,头埋在龙玄思的颈窝中,道:“你是我的,是你自己来招惹我的,你就要负责。”萧正知道自己是个胆小鬼,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刻他才敢说出这些藏在心底的话。抱着自己的龙玄思没有说话,只是一手握住自己滑下去的右手,十指交扣。

上一章 雪人主目录下一章 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