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痞皇戏魔

第44章 再见天儿

作者:黑羽冥 更新时间:2015-04-19

萧正用巾子为床上的男人擦了擦脸,这已经是龙玄思昏迷的第三日了,可床上的人竟然没有任何醒过来的迹象,萧正这三日没有离开过这张床半步,每天喂药都是他亲自喂下,可这个平日生龙活虎的混蛋就是这样一直安静的躺在那里。萧正拉住龙玄思被子外的手,摩挲着上面细小的茧子,不算宽厚的手带有一丝书生气,纤细而有力。“你这个混蛋,谁要你多管闲事,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记得你!”萧正低下眼睛说道,说罢抓起龙玄思的手背狠狠的咬了一口。“嗯……”床上的龙玄思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呻-吟,可萧正却清楚的听到了,他立刻站起身子推搡着龙玄思,道:“喂,你快醒醒,快醒醒!”“嗯……”龙玄思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支着身子想要坐起来。“你还好吧?”萧正扶着龙玄思的身子说道。龙玄思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之后又咬了咬自己的唇,一双眼睛稚气的看着萧正,道:“你是谁啊?”“什么?!”萧正一双眼睛突地睁大,愣了半刻后,道:“你不认识我吗?”萧正的手抓紧龙玄思身上的衣服,他怎么可能忘了。“你怎么了?”龙玄思撅着嘴巴,一双眼睛略显害怕的看着萧正,不知道眼前这个漂亮的人儿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恐怖。“哈……”萧正全身好似泄了气一般的放开了龙玄思,怎么会这样。“那个……哥哥,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龙玄思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才问出了最后这一个重磅问题。“你……你不知道自己是谁?”萧正惊讶的问道,他竟然连自己的身份都忘记了。萧正不可置信的看着龙玄思,发现他现在的举止好似一个孩子,一双大眼睛略显不安的看着周围,手还不时的摸着自己的袍子,哪里还有半分原来的霸气。萧正命雪鹰叫来了慕容堂,慕容堂号过脉后,道:“我使的是以毒攻毒的法子,这是正常的反应。”“你是什么狗屁大夫,我家主子变成这样还正常?!”雪狼几乎要拔剑杀了这个庸医,好好的主子竟然被他医成现在这副模样。慕容堂瞪了雪狼一眼,道:“我又没说他会永远这个样子,这是两种毒药在他体内冲撞的结果,七日之后便会无事,但是这七日内他的心性如同几岁的孩子,而且什么事情都不会记得,七日之后这种毒就会排出,到时他就会恢复正常,这七日的事情也就不会再记得。”慕容堂冷着脸解释道:“所以你们这几天要像看孩子似的看住你家主子,要不然他跑丢了可没地方找去。”“你!”雪狼气得只能咬牙,他把主子说成什么了,要不是看在他给主子治伤的份上自己恨不得揍这个狂妄的小子一顿。“谢谢你,师弟。”萧正对慕容堂点了点头,道:“上次答应和你一起去大都的事情恐怕不能允诺了,抱歉。”慕容堂的脸色一白,道:“啊,没什么,我最近也要在这里待一阵子,就不去了。”傍晚“萧正哥哥,吃饭了!”龙玄思走到院子里唤着萧正,虽然他忘记了所有,但从心底里还是想要亲近萧正,所有从醒过来的那一瞬间就一直粘着他。“嗯。”萧正放下手中的柳叶弯刀从亭子中走了出来。萧正为龙玄思起了一个新的名字,唤作徐思,毕竟这是他父亲的姓,现在龙玄思的心性犹如孩童,所以原来的名字暂时是用不了了。“萧正哥哥,刚刚有个下人来找你,说是什么大小姐回来了,谁是大小姐啊?”龙玄思搓着自己的手说道,瓦剌的冬天异常的冷,这两天又阴的厉害,恐怕过不了几日就要有一场大雪。“娘回来了。”萧正眉头微皱道,母亲和舅舅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他们应该不会认出龙玄思吧。“你很冷吗?”萧正问向一直在搓手的龙玄思。“嗯,小思好冷啊!我们快进屋子吧。”龙玄思可怜巴巴的看着萧正,但并没有自己先进屋子的打算。萧正想了想就要解自己身上的那件狐皮大僘,却被龙玄思制止,道:“萧正哥哥自己穿着吧,若是萧正哥哥病了,小思也会不开心的。“说完便拉住萧正的手一起向清风阁走去。萧正看着前面拉着自己,走路不时蹦蹦跳跳的龙玄思微微一笑,没想到他即便是变成了孩童还是十分惦念自己。两人在屋中吃着饭,萧正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为埋头吃饭的龙玄思夹了一些青菜。龙玄思停止了狼吞虎咽,看着碗中的青菜微微一愣,但马上就将碗中的青菜吃了下去。“怎么了?”萧正不解的问道。“我……我不喜欢吃油菜。”龙玄思扒着碗中的饭含糊着说道。“那你还吃?”萧正刚刚为他夹的便是油菜。“因为是萧正哥哥给我夹的啊,我都喜欢吃。”龙玄思抬起沾着饭粒的俊脸呵呵一笑说道。“笨蛋……”萧正微微一笑将他脸上的饭粒拿了下来。只见龙玄思呆呆的看着萧正,随即脸上一红,道:“萧正哥哥,你真好看……”“啊?”萧正眨了眨眼睛轻咳一声,道:“快……快点吃饭。”“哦。”龙玄思点了点头又继续吃着碗中的米饭,萧正看着这样的龙玄思感觉怪怪的,曾经的霸气和玩世不恭都已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有一丝稚气,他甚至可以想象龙玄思小时候的样子,应该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吧。“少爷,少爷!”外面传来了忠叔的敲门声,萧正应了一声后忠叔便走了进来,忠叔是耶律府的老人,从萧正的外祖父一辈就在府上了,只是常年在外帮着耶律齐做生意,鲜少回府。“少爷,大小姐和老爷已经回来了,让您过去一趟。”忠叔躬身说道。“知道了,其实这些小事不用忠叔亲自来,随便支个下人来就行。”萧正边示意忠叔坐下边说道。“呵呵,我也是好几年没见过少爷了,所以想来瞧瞧。”忠叔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见背对着自己的这个男子一直低头吃饭很是不解,一般进来人后不是要打个招呼吗,这男子为何如此不知礼法,只是一个劲的吃饭,好似没见到自己一般。最让忠叔惊讶的是少爷竟然和那男子一同吃饭,认识少爷的人哪个不知少爷不喜与人亲近,所以从来都是自己吃饭,连大小姐和老爷都没有例外。忠叔见萧正一头银色的头发,道:“我在外对少爷的事情有所耳闻,所以这次特地带了些上好的首乌回来。”“忠叔费心了。”萧正淡淡的说道。“萧正哥哥,小思吃饱了,我们出去玩好不好?”龙玄思放下饭碗用手背擦了擦嘴巴说道。“好。”萧正走到龙玄思身边,从桌上拿起巾子为龙玄思擦着手,道:“下次要用巾子,知道吗?”“嗯。”龙玄思点了点头,嘴角划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一旁的忠叔揉了揉眼睛,我的老天,先不说这个男子行为怪异,少爷竟然……竟然会为一个男子擦手,这是什么状况啊。“少……少爷,您这是怎么了?”忠叔磕磕巴巴的问道,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待人冷漠的少爷吗。“萧正哥哥怎么了?”龙玄思抬头看了一眼萧正之后又转过身子面向忠叔。“天啊!”忠叔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几步走到龙玄思面前,道:“姑……姑爷?!”“嗯?谁啊?”龙玄思看着一脸激动的忠叔一脸茫然,道:“我不叫姑爷,我叫徐思。”“不对,你不是我们姑爷。”忠叔这时才注意到眼前的男子也就二十几岁,姑爷已经走了二十多年,就算回来也不可能是现在这个年龄,而且重要的是他眼下的那颗痣是红色的,而他清楚的记得姑爷眼下的那颗痣是黑色的。可是这也太像了吧……“忠叔,你认错人了,他不是爹爹,只是……碰巧长得像而已。”萧正冷静的说道,一双眸子里带有几分寒意,就连老管家都能轻易的认出龙玄思的容貌,那母亲岂不是更会发现其中的蹊跷。“是我认错了,那我先走了,少爷也赶紧去吧。”忠叔见萧正脸色不好也就不再打扰,说罢便退出了屋子。“怎么了?”龙玄思见萧正脸色不好开口问道。“没事。”萧正将巾子放回桌上,就在他走神之际,龙玄思在他脸上响亮的亲了一下。“你……你干嘛?”萧正抚着自己的脸颊问道。“萧正哥哥不开心,我想让萧正哥哥开心啊。”说罢便搂住萧正的身子,将头埋进萧正的颈窝里。萧正没有推开龙玄思,反而缓缓抬手搂住了龙玄思的腰身,想要在这一片火热的胸膛里寻找一份属于他的安心。萧正本想自己去见母亲,可龙玄思说什么也要跟着自己,自己拗不过他,只能带着他一起去见。得到的自然是舅舅和母亲的惊讶,但萧正只说龙玄思是自己近日认识的好友,不慎中了毒,几日之后就可以恢复。“你叫徐思?”耶律宣秀眉微皱着问道,这个男子为何和自己那个假夫君如此相似,难道只是偶然而已。“萧正哥哥告诉我的,我也不知道。”龙玄思如实回答着,左手一直拉着萧正的衣角。耶律宣走近龙玄思,这时才注意到龙玄思眼下有颗艳红的桃花痣,她猛然想到自己曾在萧正书房中发现的那副画像,起初自己还以为那是萧正在画自己的爹爹,现在才发现萧正画得哪里是他的爹爹,明明就是眼前这个男子。“你们是在哪里认识的?”耶律齐对于龙玄思的容貌也甚是疑惑,所以还是想问清楚。“是在中原认识的。”萧正淡淡的回答着。“中原?那他是汉人?”耶律齐的口气明显加重,难道这个男子与曾经的萧蒙有什么渊源。“那我就不知道了,今天也晚了,我要回去了。”萧正敷衍着说道,随即就要拉着龙玄思离开。“等一下。”耶律宣叫住两人,道:“天儿这几日长大了不少,待会儿我叫小晶抱到你屋子里去。你也许久没见他了。”“嗯。”萧正背对着耶律宣应和了一声,拉着龙玄思离开了。耶律宣一直看着两人离开,难道天下真有这么巧的事情,那男子该不会就是天儿的父亲吧。“萧正哥哥,天儿是谁啊?”龙玄思在身后不解的问道。萧正的脚步一顿,道:“待会儿你就见到了。”耶律宣的丫鬟不一会儿就将天儿抱了过来,这孩子比刚出生的时候长大了许多,脸上白白嫩嫩的,不再像原先那么红红皱皱的,头上也长出了头发,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看着周围,小嘴里不时吐着泡泡,可爱得要命。“少爷,小少爷这几天一直很乖,大小姐说今晚就将小少爷放在清风阁了,您放心,我已经给小少爷喂过奶了。”小晶将孩子放在事先准备好的摇摇床中说道。“知道了,你下去吧。”萧正摆了摆手说道。“是。”小晶躬身行礼后便离开了清风阁。“这就是天儿?”龙玄思像是个发现新玩具的孩子,一下子就跑到了摇摇床的旁边。“嗯。”萧正在摇摇床的旁边坐下,摸了摸那孩子的小脸。“他是哥哥的孩子吗?”龙玄思抓住那柔软的小手说道。萧正的手一顿,眼前的孩子是自己千辛万苦才生下来的,虽然起初很不喜欢,但毕竟是自己身上的骨血,又是这个男人的孩子。“你喜欢吗?”萧正问向一旁的龙玄思。“喜欢,他好软啊,白白嫩嫩的,好像刚出笼的小包子。”龙玄思捏了捏孩子的脸说道。萧正微微一笑,若这孩子知道自己被他的父亲比作包子不知会作何感想。

上一章 中毒主目录下一章 我们的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