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痞皇戏魔

第39章 痞子的调 戏

作者:黑羽冥 更新时间:2015-04-19

萧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背脊,又转过身子自欺欺人的摸了摸镜子,这……这不会是真的吧!萧正重新转过身子,又盯着镜子半许才确信自己的背脊真的多出了一条金色的龙形图案。“混蛋!”萧正银牙一咬站起身子走到桌前,端起那喷水就从自己的头顶淋下,之后拿过桌边的巾子用力的擦着自己的背:‘妈的,龙玄思这个王八蛋,竟然在我背上画这种东西!’萧正气得简直快要七窍生烟,擦了半天后将巾子扔到一边重新走到镜子前照自己的后背。可是令萧正惊讶的是背上的金龙根本没有半分掉色,只是他的背上多出了好多刚刚用力过度的红痕。“这……这……”萧正用手环到后背摸着那金色的印记,这个东西竟然弄不掉。就在萧正几近崩溃的时候外室的门缓缓打开,走进这里而不敲门的恐怕也只有龙玄思了。“你起来了。”龙玄思见萧正站在镜子前并没有什么惊讶,只是将手中的锦盒放在桌上自然的说道,好似进来这里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萧正一身戾气的走到龙玄思面前,双手抓住龙玄思袍子的前襟。“我?”龙玄思握住萧正的手,道:“我做了什么你还不知道?”说完便看向萧正的下-身。“你混蛋!”萧正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立刻气得脸色通红,道:“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我买了些你们这里的奶糕,你要不要尝尝?”龙玄思好像没有见到萧正盛怒的面容,若无其事的指了指旁边的锦盒说道。“你他妈的耍我吗?!”萧正喘着粗气喊道,一双眸子变得比往日更加嫣红。龙玄思收起一脸的痞相,道:“我当然知道你说的是什么。”随即站起身子,一手伸进萧正的衣襟,摸着萧正的后腰,道:“你在生气这幅画?”萧正被背上的疼痛弄得一颤,眉头微皱,道:“混蛋,这肯本就不是什么画,根本就下不去!”“对。”龙玄思一把收紧搂住萧正的手,使两人之间没有丝毫的缝隙,双唇也不过只有一寸的距离。“我就是要这个永远都印在你身上,因为你是我的!”龙玄思双眸微皱,一双鹰眸微微眯起,霸气十足,让萧正瞬间想象到自己后脊的那条金龙。“我……我才不是你的!”萧正受不了那双炙热的眸子,转过头极力否认道。“呵呵,是吗?”龙玄思微微一笑放开了双手,道:“你是不是我的,恐怕不是你来决定的,而是我。”说完打开手边的锦盒,从里面拿出刚刚出炉的奶糕。“你!”萧正瞪了他一眼,道:“你简直就是暴君!”“我可从没说过我很贤德。”龙玄思偏头一笑,随即拿过一片奶糕放入口中,颇有些孩子气。“你混……呜……”萧正后面的话语被一块忽然塞入口中的奶糕堵了回去,顿时感到口齿见奶香四溢。萧正知道今日并非赶集的日子,这种东西城里是没有卖的,只有十几里外的牧民区才有得卖,而这种奶糕也是自己最喜欢吃的,这个混蛋该不会是跑去那里买了吧,想到这萧正心里不知道怎么的,感觉怪怪的。“好了好了,我知道我是混蛋,用不着你一直给我重复好不好,这样吧,你吃东西,我替你喊。”龙玄思说完还咳嗽着清了清嗓子喊道:“龙玄思是大混蛋!!”“喂!”萧正赶紧堵住龙玄思的嘴,这里虽然没有几个人知道祥龙国皇上的名字,但他这样喊还是让萧正的心一跳,这里可是瓦剌,这个混蛋难不成是疯了。“呵呵。”龙玄思拉下萧正的手,可却没有放开,一直窝在手中揉捏着,道:“怎么样?这次满意了?”“哼!”萧正抽回自己的手,只想打歪那张带着坏笑的脸。“你身上的衣服都湿了,快点换下来吧,对了,这个是碧草膏,你背上涂上这个就不会那么痛了。”龙玄思说完便将手中的碧色瓶子放在桌上,为萧正脱下了已经湿透的单衣。萧正趴在桌上,感觉那膏体凉凉的,后背的痛顿时减轻了大半,可是龙玄思上好药后还一直摸着萧正的背脊。“你怎么还没有弄好?”萧正疑惑的偏头问道,感觉身后那温暖的大手从自己的颈子一直摸到腰,指腹上有着练剑人都会有的薄茧,痒痒的。“快了,快了。”龙玄思摸着手下这比上等丝绸还要丝滑的肌-肤爱不释手,真想就这么一直摸下去,可是这上药也太容易了吧,没几下就好了,龙玄思的手缓缓向下竟然‘不自觉’的将手伸进了萧正的裤子。“你!你这个王八蛋,我那里用不着你上药吧!”萧正向后踹了一脚将自己的裤子拉好,生气的瞪了一眼龙玄思,这个淫-棍时时刻刻脑子里只有那种事情。“诶?没有啊,我只是顺便……而已。”龙玄思忽然觉得自己这个借口真是够烂的。“不用!真是‘谢谢’你帮我上药了!”萧正狠狠的咬牙挤出了那两个字说道,说罢便向内室走去。“你怎么还不滚!”萧正在屏风内换着衣服说道,他的双腿还有些隐隐发颤,后面那个羞人的地方也腻-滑得要命,他很想洗个澡,可是这个混蛋呆在这里自己要怎么洗。“我不能呆在这里吗?”龙玄思故意露出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道:“我不觉得呆在自己娘子的屋子里有什么不对。”“谁是你娘子!赶紧给我滚出去!”萧正的吼声伴随着一只靴子从内室飞了出来。龙玄思躲开那只靴子,道:“你把我轰出去要做什么?”“用不着你管!你只要快些滚出去就好!”萧正真不懂他一个堂堂的皇帝怎么好似狗皮膏药一般,怎么撕都撕不掉,而且脸皮也厚得要命。“正儿,你是不是想要沐浴啊,我叫他们去准备好了。”龙玄思说完就要出门叫人。“你回来!你……你怎么能这么出去?!”萧正连忙喊道,要是他出去叫下人岂不是惹人怀疑,自己房中怎么会奇怪的出现个男子。“好,那就正儿自己叫好了。”龙玄思收回自己迈出的那半步,确切的说那真的只有半步而已,龙玄思早就料到萧正定会叫住自己。“那我就躺在床上等好了。”说罢就快步走向昨晚那张大床,几下脱掉自己的鞋袜钻进了床里面,道:“娘子快叫人准备沐浴吧,相公我保证不会出声。”说完便将床两边的幔帐放了下来。萧正看着龙玄思这一溜烟的动作,总感觉好像是中了圈套。萧正斜睨了他一眼,最终还是拗不过他,只得叫下人准备好沐浴的东西。一个丫鬟拿着皂荚走了进来,道:“少爷,大小姐说要在庵中小住几日,所以让我先回来告诉少爷,以免少爷担心。”那丫鬟放下皂荚,道:“老爷收完帐会先去庵中接大小姐,所以会一并回来,大小姐让我转告少爷一定要注意好身子。”“嗯。”萧正坐在一边低吟一声算是回答,可抬头的时候竟然见那丫鬟向床幔走去。“你干什么!”萧正抓住那丫鬟的手厉声呵斥道。“啊!我……我。”那丫鬟被吓了一跳,顿时双腿发软,在这耶律府中没有几人敢直视萧正那一双红眸,每人和少爷说话的时候都是尽可能的躲避。“我……我只是想替少爷收拾床铺而已。”那丫鬟满脸惊慌的说道,身子都在瑟瑟发抖。“不必了,出去!”萧正放开了那丫鬟,转过身子说道。“是是是……”那丫鬟躬身点了点头立刻跑了出去,真是太可怕了。房间里的下人陆续出去后,一声痞痞的声音从床幔后传出:“哎呦,真是不懂怜香惜玉啊,看看把那小姑娘吓得,滋滋!”“哼,我哪里比得上你这坐拥三千粉黛的皇帝懂。”萧正瞪了一眼从床帐中跳出来的龙玄思,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口气中带有一丝酸意。“呵呵,还好……”龙玄思心虚的吐了吐舌头,自己真是倒霉,竟然拐到那里去了。“要好就出去好,我要洗澡了。”萧正走到木桶边说道。“你自己能洗吗?我来帮你吧,呵呵。”龙玄思一脸谄媚的走到萧正身边,拉过萧正的身子就要解开衣带。“我看你是想挨鞭子是不是!”萧正从一边的桌上拿过那条猩红色的鞭子说道。“哎呦,洗澡用不着鞭子啦,那个……正儿你先洗好了,我突然有些口渴,呵呵。”龙玄思嬉皮笑脸的走出了内室,他可不想被那条恐怖的鞭子抽。萧正看着龙玄思走出内室的背影嘴角不知不觉的微微上翘,这世间也就是他敢对自己这般放肆了。萧正脱了袍子进入到木桶中,感觉身子顿时轻快了不少,看着自己身上这些青紫的咬-痕不免摇了摇头,恐怕就连自己看不见的颈子上也有吧,也不知道刚刚那些下人看见了没有。想至此萧正不免有些脸红,这个混蛋每次都要在自己身上弄出这些印记才罢休,这次更是过分,竟然在自己背上画那种东西。‘龙玄于思’这副画的寓意再明了不过了,那是将他的名字刻在了自己的身上,可是在他心中自己又算什么呢,是个喜欢的玩物吗……萧正越想越乱,这时外室传来了龙玄思的声音:“正儿,你这屋子倒颇有汉人的风情,没想到你还喜欢这些东西,竟然摆了那么多的瓷器和玉器。”“啊?”萧正反应过来龙玄思说的是书架旁边的架子,上面的东西都是爹爹当年留下的,他大一点后这间屋子就是自己住了,里面的东西也没有动过,所以这个屋子大半还是保留着爹爹当年居住的模样。“那些……那些都是我爹留下的。”萧正低垂的眼眸说道,两人之间隔着一道屏风,龙玄思自然看不到萧正此时的神情。“你爹爹?他也喜欢这些东西?”龙玄思从架子上拿下一个精致的玉器放在手中把玩着问道。“他……他……”萧正的手紧紧的攥住木桶的边缘,他不知道要如何告诉龙玄思其实自己的爹爹也是他的爹爹,而自己竟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怎么了?”龙玄思放下手中的玉器望向屏风处问道。“没……没什么,我爹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走了……”萧正不愿多说,用巾子随意的擦着身子。“哦。”龙玄思见架子上有一个漂亮的玉扳指,拿起来看了看,道:“这个扳指的图案真是特别,嗯,感觉有点眼熟。”“啊?”萧正拿起皂荚的手一顿,他不会是看出了什么吧。“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很漂亮而已。”龙玄思随即开口,道:“正儿,你怎么还没洗完?”“你……你催什么!谁让你在这里的,赶紧滚出去!”萧正快速的说道,只有这样才能稍微掩饰一下自己心中的慌张。龙玄思瞥了一眼刚刚那个放扳指的架子,刚刚那枚扳指里面刻着一句话:‘龙乘玉决何堪期,狼烟萧萧念思卿。’龙玄思皱了皱眉头,那句诗的前三个字竟然是自己父皇的名字,难道只是凑巧?半晌过后,萧正终于洗完了澡,龙玄思一直在他身边吵个不停,可萧正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这是他回瓦剌以来最安心的一天。午饭过后龙玄思坐到萧正身边,将他的双腿抬起放在自己腿上,道:“正儿,我们出去溜溜可好?”“我不想出去。”萧正摇了摇头说道,难道他没有见到自己的一头银发吗?“为什么?因为头发?如果是因为头发的缘故你一点都不用担心,你看。”龙玄思不知从哪里拿过一顶白色的银狐帽子,道:“带上吧,我们出去溜溜,总闷在屋子里不好。”说完就将萧正从软榻上拉到桌边,然后拿起牛角梳为萧正梳着头。“正儿的头发真漂亮,无论怎么样都好看得要命。”龙玄思抚着萧正的一头银发说道,这是因为他而变成银色的,他甚至可以想象萧正当时有多么的绝望。“我又不是女人,漂亮又有什么用。”萧正感受着头上的梳子轻轻滑过自己的发丝,很轻,很珍惜。“呵呵,当然有用,因为可以将我在床上迷得神魂颠倒啊,害我差点死在你这妖精身上。”龙玄思俯下身子在萧正的耳边低语道。萧正脸色一红,手肘捣向身后,正好打在了龙玄思的腹部。“哎呦!”龙玄思装模作样的揉了揉肚子抱怨,道:“我不说总行了吧。”“哼!”萧正轻哼一声,由着他为自己将头发梳好。两人出府的时候大街上很是热闹,龙玄思一直拉着萧正的手,萧正挣了挣,道:“你别碰我!”“怎么了?”龙玄思明知故问道,嘴角划出一丝浅笑。萧正撇过头不去看他,可龙玄思却趁机拉住了萧正的手,道:“我就是喜欢拉你的手,谁要看便看。”说完便拉着萧正继续向前走去。萧正一直兴趣缺缺而一旁的龙玄思倒是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看什么都要过去摆弄一番。正当此时一个五岁大的孩子跑向龙玄思,没有看路的孩子一下子就撞到了龙玄思的腿上摔倒在地,顿时哇哇哭出声。“没事吧。”龙玄思赶忙蹲下身子,拉起那摔倒的孩子,将他身上的灰尘拍掉,看着那孩子有些发红的小手,道:“还有其他地方受伤吗?”“哇哇……”那孩子还是一个劲的摸着眼泪,很委屈的样子。龙玄思轻轻一笑见旁边有个买糖的摊子,随即掏出块碎银子买了一大包糖递给那孩子,道:“别哭了,下回不要跑那么快,知道了吗,拿去吧。”说完摸了摸那孩子的头顶和萧正一块离开了。萧正愣愣的思量着刚刚的情景,道:“你……很喜欢小孩子吗?”“我自小就没有兄弟姐妹,双亲也早早的离去,自然希望以后能有几个孩子,可是……”龙玄思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道:“那些女人根本就不是为我生孩子,她们只想生下下一任皇帝,换了别人她们也一样,与其受人挟制还不如不要。”龙玄思缓步走着,继续说道:“我想要一个只为我生的孩子,而不是为了皇位。”龙玄思瞥了一眼萧正平坦的小腹,道:“我曾经以为会有,可现在已经没了。”萧正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那个孩子现在被母亲带走祈福,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这个自己又爱又恨的男人。

上一章 不离主目录下一章 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