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痞皇戏魔

第34章 '兄弟'

作者:黑羽冥 更新时间:2015-04-19

“什么?!”萧正听到母亲的话脑中一片空白,母亲自然不会认识龙玄思,那母亲见过的与画中男子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龙玄思的亲生父亲。“娘,你确定没有看错,这个……这个是我的……爹爹?”萧正绝望的问向自己的母亲,他好想母亲否认,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声音在微微发抖。“这个……”耶律宣没有发现萧正的异样,他执起画像仔细的看了看,道:“是你的爹爹没错啊,只是你爹爹眼下的痣好像是黑色的,不是红色的。”耶律宣的这句话彻底打碎了萧正的希望。萧正的身子倒退了几步,身后的花瓶应声倒地,可萧正好似没有听到那刺耳声一般,一步步的倒退,口中自言,道:“不对……不对……”“正儿……”耶律宣察觉到儿子的不对想要上前可萧正却伸手阻拦,道:“别过来,不是这样的……”萧正看着地上的花瓶碎片,全身的力气好似也在一点点的抽空。萧正像是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冲出了屋子,留下了一脸错愕的耶律宣。萧正走到后院,不理会下人的询问径自去马棚牵过一匹马飞奔出府,不久后便到了当地的县衙。衙役见这男子神色慌张,往上一看简直是吓死人,竟然有一双红色的眼睛。“你……你干什么?这是府衙!”衙役颤颤抖抖的说道,为了壮胆还特意提高了声调,天啊,这是大白天没错吧,怎么感觉阴森森的。萧正不和他们废话,从腰间扯下一块腰牌扔给领头的衙役,那衙役接过后倒吸了一口气,随即跪在地上,道:“小的不知将军大人驾临,小的这就去通知老爷。”说罢就向县衙里跑去。萧正一手持着马鞭走到一名跪着的衙役身边,用鞭子指着那人,道:“带我去史料库。”“啊?是是是……”那衙役自是不敢多问带着萧正向内院走去,身后还跟着几个衙役,小心翼翼的带着路。到了史料库萧正一人走了进去,对身后的衙役冷冷说道:“谁要是进来我就宰了谁。”萧正的声音很轻,但语气里的寒意却骇人无比。“是是是!小的们在外面等候大人。”几个衙役低头哈腰的说道,还将门带上,他们可不想殃及池鱼。原来瓦剌的每一个州县都有一个史料库,放着瓦拉历年的史书和州县自己的一些卷宗。萧正找到了自己出生前一年的史书,上面写道:瓦剌与祥龙国于云城大战,单于御驾亲征,可那次却是战败而归,对方的主将便是当时祥龙国的大将军徐萧,而对方的主将和单于都在那场战役中战死。战后祥龙国主动要求和亲,三年后两国恢复了正常的通商,和亲换来了两国二十多年的太平。萧正缓缓合上史书,他清楚的记得龙玄思曾经和自己说过,他的父亲就是去打仗然而一走就是三年,三年后才再次回到祥龙国,那就是说他的父亲也就是徐萧并没有死,而是在瓦拉待了三年,而这三年里他又娶了自己的母亲生了自己。一切再明了不过,萧正手中的史书缓缓掉落在地,自己和龙玄思竟然是兄弟,这真是莫大的讽刺。萧正的身子顺着书架滑座在地上:“呵呵……他竟然是我的哥哥……”萧正看着地上的史书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哥哥?……”萧正仰头大笑,眼角划出一滴泪水,自己竟然和自己的哥哥**,生下的孩子也不过是个孽种而已,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他。萧正缓缓闭上眼睛,脑中那个模糊的影子也渐渐的清晰起来,一袭蓝衣洒脱不羁,不时将自己抱在怀中,为他买最喜欢的糖葫芦还会为他教训那些欺负自己的孩子。‘正儿,爹爹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什么秘密?’‘爹爹的名字不叫萧蒙,而是叫徐萧。’‘徐……萧’‘对,这是我们的秘密好不好?’‘好。’这是爹爹最后和自己的对话,本来以为已经消失在脑海中的对话此时却分外清晰。萧正失魂落魄的回了耶律府,整个人好似丢了魂一般,踉踉跄跄的走到了母亲的房间,耶律宣并没有在屋中,摇篮中躺着那个熟睡中的婴孩。萧正走到摇篮边看着熟睡的孩子,这孩子白白嫩嫩的讨喜样并没有带出萧正的一丝笑容。萧正的手缓缓抚上孩子的脸颊,之后渐渐滑到了那脆弱的脖颈,自己只要轻轻一握他就会离开人世,这是个孽种,是个不该有的存在。萧正的手逐渐收紧,孩子似乎是有些不能呼吸,哭闹着从梦中惊醒,脸上憋得通红。“哇哇哇哇!!!”孩子哇哇的大哭起来,一张小脸上尽是眼泪和鼻涕。萧正被孩子的哭声惊醒,他做了什么,他竟然要杀了自己曾经想要用命换的孩子。萧正将哭闹的孩子抱起,这是他第一次抱这个孩子,好软。这个孩子是那个人唯一留给自己的,自己怎么能杀了他,萧正将孩子抱在怀中,看着哇哇大哭的孩子默默的掉下了眼泪,晶莹的泪珠滑下白皙的面颊,留下的只有苦涩的泪痕,没有任何声音的宣泄,如同木偶一般。玉龙关玉龙关是由祥龙国修筑而成,世代抵挡着瓦剌的入侵,可这次却成为两国的交战之处。高高的城楼有几丈高,下面的士兵足有几百万,一眼望去黑压压的,望不到边,此时士兵们严阵以待,等待着将军的训话,可他们已经等待了多时仍不见将军出来,近日来祥龙国的士兵多次与瓦剌对抗,两军兵力相当,这个时候最重要的莫过于士气。士兵们等了许久,渐渐的城楼上走出一个身着明黄色龙袍的男子,底下的士兵顿时骚动起来,怎么会有一个身着龙袍的男子,难不成是哪个将军造反了。“皇上驾到!”身后的主将大声喊道,这一喊好似军令一般,几百人顿时惊讶的跪下山呼万岁,没想到皇上竟然会亲临,底下的士兵顿时激动起来,没想到他们还有机会一瞻天颜。“平身!”一声温润有力的声音自龙玄思口中传出,声音中明显带有内力。“大家一定奇怪朕怎么会在这里,其实朕是一路随大家到的边关,此国家存亡之际,瓦剌人一直对我们祥龙国虎视眈眈,视我们如柔弱的羔羊,还狂言我们不过是他们口中的肥肉而已,他们屡屡侵犯我边关,这等蛮夷不除我们便没有太平的日子,我们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汉人不是他们口中的食,如果他们敢咬我们,我们就要打掉他的牙,拔了他们的皮,吃他们的肉!”龙玄思义正言辞,没有用那套文邹邹的宣言,而是让士兵们热血沸腾的俗话。士兵们听了龙玄思的话都举起手中的刀剑,热血沸腾。龙玄思平复了一下继续说道:“此次朕会与大家并肩作战,让那些看不起我们的瓦剌人有来无回!”龙玄思从旁边的箭筒中抽出一只箭,道:“朕若是在战事期间退后一步,愿为此箭!”说完便将手中的箭折断。“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几百万人的呼喊震得龙玄思脚下的城楼都微微颤动。皇帐程风走进来见龙玄思正百无聊赖的翻着手中的书,跪地,道:“臣参见……”“好了,好了,起来吧。”龙玄思将书合上,道:“什么事?”程风站起身子,道:“皇上这招真是太灵了,现在军中的军士们深受皇上的鼓舞,各个都恨不得吃瓦剌人的肉,也都说要给皇上争气。”程风开心的合不拢嘴,从没见过将士的士气如此高涨。“那是自然,要不然我何苦要跑上几个月到这边关来。”龙玄思拿了一块盘子里的梨花糕尝了一口,道:“那今后的事就交给你了。”“啊?皇上的意思是……”程风对于这位皇帝主子的性子一直都是摸不准。龙玄思的嘴角划出一丝邪魅的笑容,道:“现在瓦剌人已经知道了朕御驾亲征,必定会派人来暗杀或是下毒什么的老戏码,与其让他们来害我不如我先去他们那玩玩。”龙玄思拍拍手上的点心碎屑,道:“打仗的事就交给你们几个将军了,该做的我都已经为你们做了,若是不成功……”龙玄思的眼中闪出一丝寒意,让久经沙场的程风都忍不住全身一寒。“好了,你们找一个替身呆在这皇帐中,我去一趟风雷城,也是先为你们探探路,我倒要看看你们多久能与我会合。”龙玄思的嘴角带有一丝轻松的笑意,好似刚才的寒意只是程风的错觉。“可是皇上……这……不妥吧。”程风皱眉,道:“这太危险了。”“呵呵,大哥,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朕可不是放在皇宫中的花瓶。”说完便将头上的金冠拆下,准备换装:“大哥要看我换衣吗,还是要伺候我换衣?”龙玄思侧头笑道。“你啊!我走了!”程风瞪了他一眼,好似又回到了小时候,那个整日就知道戏弄他的臭小子。

上一章 画像主目录下一章 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