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痞皇戏魔

第30章 战争序幕

作者:黑羽冥 更新时间:2015-04-19

麟宫的窗子都已经封上了黑纱,显然当今圣上是生了重病,而此时麟宫内龙玄思却神采奕奕的坐在龙椅之上,丝毫没有任何伤病的样子。“皇上,您说您要御驾亲征?”龙案下的成亲王震惊的问道。“皇上,您……您怎么能亲赴战场呢?”丞相也惊讶的站起了身子。龙玄思站起身子用手点着桌案上一摞摞的折子,道:“有什么不可以的,老祖宗的江山还不是自己亲手打出来了,再说我从小习武,两位难道认为朕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吗?”“皇上,此事关系颇大,不可儿戏啊,您是一国之君,若您有什么不测,国家必乱啊!”成亲王皱眉拱拳,道:“臣请命替皇上赴战场杀敌。”“皇上,此事应当从长计议,而且前几日皇上已经定下了出征名单,上面并未提及此次是圣上御驾亲征啊!”丞相在旁提醒道。龙玄思安静的听过他们的言论后淡然一笑,道:“朕料到你二人会这么说。”龙玄思收回脸上的笑意,道:“此次朕准备伪装成一名副将随军到边关,你二人辅政期间定要装作我病入膏肓的样子,等到两军正是交战之际我才会出现在边关,这叫示敌以弱,朕要让他们安心的来打我们。”龙玄思说完之后嘴角划出一丝嗜血的笑容,看得成亲王和宰相都不由后脊发凉。“臣遵旨,此次皇上御驾亲征,臣定当尽心处理好朝中事物,皇上放心。”宰相在一旁拱手说道。“嗯,你先退下吧,若外人问起……”龙玄思挑眉问向宰相。“臣就说皇上卧病在床,其他的臣也不得而知。”宰相低头说道。“嗯,下去吧。”龙玄思挥了挥手,小安子将宰相送了出去。“伯父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龙玄思见成亲王眉头紧皱遂问道。“皇上此行太过冒险,若是堂而皇之的御驾亲征还有御林军护驾,可此次……”成亲王低叹一口气,他知道龙玄思决定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改变的。“伯父多虑了,自古以来长居皇宫的皇帝也没见几个长寿的。”龙玄思痞痞的一笑说道。“胡闹。”成亲王颠骂一句,但心底还是心疼龙玄思的:“那这件事要不要告诉风儿。”成亲王口中的风儿自然是这次的将领之一,成亲王的儿子程风。“到了边关再告诉他吧,以免打草惊蛇。”龙玄思伸手把玩着手中的玉扳指,道:“其实伯父是担心我这次要是回不来国家没有太子吧。”说完便眼带笑意的抬起头。“唉,我多次让你立后你就是不肯,后宫又无所出,你是皇上,有些事情也不用我总提醒你。”成亲王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了,这件事我已经听了很多年了,也许……哪天就真的出现个太子也说不定啊。”龙玄思玩味的说道。“每次说这件事你就这样,我也不管你了。”成亲王叹了口气转身出了麟宫。“这次我可没唬你,是你自己不信。”龙玄思见成亲王出了麟宫自语道。一个月后瓦剌趁祥龙国皇帝抱恙在身果真出兵了,而且大肆宣扬他们已经得到了祥龙国的镇国剑,灭汉人已属天意。几乎与瓦剌出兵同一时刻祥龙国的皇帝也下旨出兵讨伐,看似十分被动,但百姓不知道的是,从京城离开了这一部分士兵只是障眼法,祥龙国的大部分士兵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出发,此时离边关已经不过数日。龙玄思身着士官的衣着,也就是能管十几人的小官,可身边的雪狼和雪鹰高大威武,就连将军身边的护卫都不如他们,奇怪的是他们二人竟然兢兢业业的保护一个士官,看着总让人感觉怪怪的,所以没走几天就被程风给发现了。“你…………你你你!!!”这就是程风在见到龙玄思后唯一能发出的声音,程风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呢,听手下说兵营里有两个十分高大的男子,八成是会武功的,但却是普通的士兵,未免太过可惜,他也只是好奇过来看一看,没想到竟然看见了皇上。“大哥,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发现了,哎,真是没意思。”龙玄思托着腮无奈的说道。龙玄思简单的和程风说了一下自己这样的原因,虽然程风不太赞同,但没办法这个从小就鬼点子多的皇帝他可惹不起。之后龙玄思让雪狼和雪鹰恢复暗卫的身份,以免再次引起他人的注意。耶律府萧正身着一件浅蓝色的袍子,袍子很肥大,看着有些不太合体,而且常年习武的人都喜欢在腰间束根带子,可萧正自从回家后一直都是穿这种宽宽大大的袍子,就连门都很少出,这也让萧正的母亲十分不解。“正儿。”耶律宣敲了敲门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个木盘,上面放了一盅补品。“娘,什么事?”萧正从软榻上坐起身子,软榻旁放着一盘棋。“没事,娘给你炖了一些补品,你趁热尝尝吧。”耶律宣将补品放在桌上转身走到萧正身边,道:“正儿,我听说最近又要打仗了。”“嗯。”萧正漫不经心的回答着,这件事自从单于命他夺剑之时就已经注定了。“那你是不是也要回去了?”耶律宣拉着儿子的手略感紧张的问道,儿子若是去打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回来。“不,我过一阵子再回去,我不是说过了。”萧正拍拍母亲的手安慰道。“那就好。”耶律宣如释重负,道:“只要你不去打仗娘就放心了。”耶律宣站起身子将补品倒在碗中递给萧正,道:“你这次回来怎么一直窝在屋里,也不出去溜溜,你舅舅本想和你一起出去骑马,谁想到你整天在家呆着。”萧正接过母亲手中的碗,可他刚接过碗便觉得不对,低头闻了闻,道:“娘,这里面有药材?”“对啊,人家说这个方子最适合练武的人喝,怎么了?”耶律宣不解的问道。萧正在汤中闻到了好几味药都是有孕之人不易饮用的,常人自然无事,可是他的身子要如何和母亲说。

上一章 阴谋主目录下一章 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