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痞皇戏魔

第29章 阴谋

作者:黑羽冥 更新时间:2015-04-19

瓦剌人离开之后麟宫的屋顶上立马跳出两个身着黑衣的男子,其中一人便是龙玄思的贴身影卫雪狼。“主子!”雪狼略感焦急的喊道。只见龙玄思缓缓睁开了眼睛,坐起身子后将胸口的剑拔了出来,上面竟然没有一点血迹,龙玄思将那件已经破损的龙袍脱了下来,下面竟是一件金缕衣,这种金缕衣刀枪不入,是祥龙国的一大宝物,只是龙玄思很少穿而已。“主子,要不要宣御医。”另一个男子拱手说道,这个男子是龙玄思的另一影卫,名唤雪鹰。“当然要宣御医,而且要做出朕病入膏肓,命不久矣的样子,你去外面散播留言,就说有瓦拉人入宫行刺,朕伤势严重,暂不上朝。”龙玄思走到龙案前说道。“是。”雪鹰低头应道,虽然不明白皇上的用意,但这也就是圣意难测,自己只要执行就好了。雪鹰和雪狼领旨后便离开了麟宫,龙玄思拿开桌上的折子,下面压着一张小小的纸条,上面写道:‘瓦剌人初九行动,多多提防。’龙玄思并不知道这张纸条是谁送来的,就连上一次萧正的行动也是此人提前通知,从他如此了解瓦剌人的动向看,此人应该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可那人若是瓦剌人的话又为什么要帮助自己呢。龙玄思将那纸条放在火烛上燃尽,那人应该很惊讶自己并没有设防,其实龙玄思是想将计就计,瓦剌人的骑兵最为彪悍,可是他们的都城离自己的城池还是有一段很长的距离,若自己出兵攻打,士兵们舟车劳顿已经没有了力气打仗,而且北方寒冷汉人也不是很习惯,不如将他们引过来,给他们个缘由让他们来出兵,此时自己已经将周围的各个小国吞并,其实他们也不过是自己想要吞并瓦剌的牺牲品,那些小国如今都已用来屯兵,两国交战之际自己又是‘病危’那瓦剌单于定然以为手持镇国剑就天下无敌,甚至倾巢而出,只要他们进入了江北六郡就让他们有来无回。龙玄思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指淡然一笑,只不过是一把镇国剑,在自己眼里它与平常的剑没有任何区别,自己想要的又岂是那把破剑能够阻拦的,那不过是个鱼饵,而后面的大鱼则是他们瓦剌的所有土地。当晚麟宫中灯火通明,御医们进进出出,转日皇上也没有上朝,说是突然之间染了重疾,朝政由摄政王和宰相暂为打理。可是民间都纷纷传言皇上是被瓦剌人行刺,这也让祥龙国的军士愤慨异常,扬言定要为皇上报酬,而这一切的效果也是龙玄思想要的。萧正一行人终是得到了那把镇国剑,此剑刻有黑龙图案,削铁如泥,一看便是千载难逢的好剑,可萧正看着这把剑却没有一点高兴,这几日他一直注意宫中的动静,后来才知道龙玄思病得很重,他自然知道那不是病而是中了毒。但让萧正安心的是皇宫中并没有传出皇上驾崩的消息,可又怀疑这是不是一时的拖延,自己好想看看他,可是自己已经没脸见他了,自己害他丢了传国宝还害他中了毒箭。“主子,吃点东西吧。”青竹端着一碗面走了进来,他虽然入了天牢但在里面不到一个月就被放了出来,他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后来他在京城里找了个客栈也没回京郊的别苑,怕人跟踪他找到他们的老巢,可有一天竟然在路上碰到了赵云墨,随后两人便一起回了别院。“放那吧。”萧正站在窗边说道,他们已经进入了瓦剌的领域,这间小客栈便是他们回大都路上的歇脚之处。“主子,您已经好几顿没吃了,身子会盯不住。”青竹将面放在桌上说道,对于主子的憔悴自己也是很担心。“最近有没有那边的消息?”萧正侧头问道。“听说那皇帝还是没有上朝,麟宫除了御医和两个小太监外不准任何人进去,看来是活不久了。”青竹实话实说道,并没有看见萧正的身子在他说完之后一颤,十指紧紧的扣住窗棂,指节都有些泛白。“知道了,你下去吧。”萧正淡淡的说道,苍白的脸上有着一丝悔恨。青竹走后萧正坐到桌前端起那碗面,自己可以不吃可他不能也将腹中的孩子饿死。萧正端起碗吃着碗中的面条,几乎是狼吞虎咽,可眼中的泪水却一滴滴的滴到了碗中的面中,带着点点苦涩。转日一行人走在路上,祥龙国的镇国剑和瓦剌国的镇国剑全都在完颜刻手中,瓦剌的铸剑师虽然已经到了祥龙国,但上次遭袭后却不治身亡,所以这次他们必须将两把剑同时带回去,再重新找铸剑师。“耶律将军,这次的行动你可是头功,回去后我定然向单于如实报告。”完颜刻骑在马上带有一丝鄙夷的说道。萧正瞥了他一眼并没有应声,可完颜刻却继续说道:“这个叫什么来着,哦……是美人计没错吧,没想到名震瓦剌的镇南大将军竟然会雌伏与那狗皇帝的身下,哼!”“将军!”赵云墨紧张的提醒着完颜刻,耶律将军的武功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在麟宫的一刻人人都能看出他的不舍,也许这就是他多日来一直呆在宫中的原因,也许将军的潜意识里是想留在龙玄思的身边,只是他自己没有发觉。“左边还是右边。”萧正忽然停下马冷声说道。“什么?”完颜刻不解的看着周围,什么左边右边。可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只见一条猩红色的长鞭猛然甩了过来,完颜刻下意识的伸出右手来拔剑,可是他的剑还没有拔出来自己右边的膀子已经被那带有倒刺的鞭子缠上。“啊!!!!!”完颜刻的惨叫声惊起了树林里的众多鸟儿,只见完颜烈的右臂已经被那鞭子卷了下来。“天啊!”众人不禁大吃一惊,可赵云墨知道这也是将军对完颜刻射伤龙玄思的恨。“你个妖怪!混蛋!”完颜刻倒在血泊中大骂道,将军一旦失了右臂就相当于废人。“你们将剑交给单于,就说我此次负伤在身,回老家休养一段时间再回去。”萧正不理会身后的呼喊策马向风雷城而去,风雷城是仅次于大都的第二大城,而萧正家是这里的数一数二的大户,舅舅耶律齐也是当地有名的商人,舅舅一生都没有娶妻,父亲走后母亲也没有再嫁,所以从小家中就只有舅舅和母亲二人。萧正自从七岁和师傅学艺后就很少回家,后来在大都做了将军和教中的左使更是没有回来过。几日后萧正来到了风雷城,城中的一切没有太多的变化,不多时萧正来到了耶律府的门口,下马后一个看门的少年走过来,道:“公子,您找谁?”“你是新来的?”萧正将马缰扔到他的手中,道:“我是这家的少爷。”“啊?等等……”那少年急促的喊道,他来这里三年怎么不知道这里还有一位少爷,而且……而且还这么吓人,竟然有双红色的眼睛。外面的吵闹让里面的管家福伯跑了出来:“什么事啊,吵……”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福伯便愣在了那里,道:“这……这少爷!”“小兔崽子!这是咱们家的少爷,叫什么呢!”福伯训斥着那个少年道。“少爷别介意,那是我家小虎子,是我的孙子,刚来没几年,所以没见过少爷,请少爷不要见怪。”福伯笑呵呵的说道。“没什么。”萧正挑了挑眉,道:“福伯,我要回来住一阵子,你命人将我的住处打扫干净。”“是是是!”福伯开心的笑道:“大小姐每日都会让我将少爷的房间打扫一遍,等着少爷回来,我这就告诉大小姐和老爷您回来了。”福伯口中的大小姐便是萧正的母亲耶律宣。萧正点了点头随即向自己的住处走去,自己的住处还是和当年一样,每一样东西都打扫得很干净。萧正打开窗子,外面的空气顿时涌进了屋子,后面的竹林长得很好,这在瓦剌也是很少见的,听说这片竹子就是自己的父亲种的。“正儿!”一声女子的呼喊声响起,一个四十几岁的女人推门走了进来,这女子身着瓦剌服饰,虽然不是很漂亮但让人看着很舒服。“娘。”萧正转过身子唤道,嘴角带有一丝笑意。“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娘有多想你吗?”耶律宣搂住萧正的身子哭泣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萧正拍了拍母亲的身子说道。“这次要待多久?”耶律宣期待着问道。“会待一阵子了。”萧正认真的说道,起码要等到孩子出世吧。

上一章 悲恸主目录下一章 战争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