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痞皇戏魔

第23章 完颜将军

作者:黑羽冥 更新时间:2015-04-19

“你给朕听好了!”龙玄思双手抓起子辰的衣襟,几乎将子辰整个人抓了起来:“若这个孩子没了,朕要你们太医院陪葬!”龙玄思的声音低沉而阴森,子辰连忙点头,道:“奴……奴才……知道。”子辰声音都有些颤抖,连忙再次为萧正诊脉。“启……启禀皇上,萧公子在前三个月应该是服用过安胎药的,皇上莫急,臣这就为萧公子开方子。”子辰说完立马走到桌前颤抖着开方子,不时用袖子擦着额头上的冷汗。龙玄思走到床边,看着萧正惨白的面颊有着隐隐的不安,龙玄思将萧正被子外的手臂放入被子中,低声道:“我该拿你怎么办……”龙玄思对着不远处的小安子吩咐,道:“你吩咐下去,萧公子的药要用最好的。”“是。”小安子点头答道,虽然他外表冷静但心中早已被吓傻,皇上竟然和一个男人有了孩子,这……这也太荒谬了吧!“朕今晚在这里睡了,你下去吧。”龙玄思说完便自行脱下外衫,轻身躺在萧正身边。走出宫门的小安子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天啊!这竟然是真的,小安子决定自己要好好消化这个消息。转日萧正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周围略显昏暗,屋子里没有一个人,桌边放了一碗水。萧正刚要坐起来便感到全身酸痛,小腹也有坠痛之感。萧正爬到床边将那碗水一饮而下,但是嗓子仍感到火辣辣的,萧正在放碗的时候不小心将碗掉在了地上,室内立即想起了清脆的瓷器碎裂声。“怎么了!”醇厚而圆润的男声从外间传来,随后便见龙玄思手持毛笔冲了进来。“正儿,你醒了?”龙玄思手持毛笔快步的跑了过来,完全忘了自己手中还举着一只毛笔。“你怎么在这?”萧正看了一眼他手中的毛笔问道,这个时间他不是应该在麟宫批奏折吗?“啊?这个……”龙玄思顺着萧正的眼光才发现自己还傻傻的举着毛笔。“我没事干,在外面写写字。”龙玄思将毛笔放到桌上说道。“没想到堂堂祥龙国的皇帝竟然那么闲。”萧正扶着床侧靠在后面说道。“还好。”龙玄思尴尬的坐到床侧,道:“还痛不痛?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萧正这才知道为什么天色还是傍晚,没想到自己已经睡了这么久。“我没事了,你回去吧。”萧正说完便要走下床去。“别起来,御医说你要静养几日,最好不要下床。”龙玄思拉住萧正的手笑了笑,道:“没想到你没有将我们的孩子打掉。”萧正先是一愣随即立马将头转到一侧,道:“我……我要不是为了杀你,怎么还会将这个孩子留到现在。”萧正随口说道,完全没发觉自己这句话有多矛盾。“啵!”龙玄思趁着萧正侧脸之时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道:“那我岂不是要谢谢你来杀我?”“你……”萧正擦了下脸颊瞪视着龙玄思,道:“哼!”萧正气鼓鼓的哼了一声,却也想不出反驳的话语。龙玄思走到桌边为萧正沏了一杯茶递过去,道:“好了,别生气了,你现在可是不能动气。”“那个王爷怎么样,没让你杀了我?”萧正抬头问道。“你那一掌把我皇叔打得下不了床,正儿,你也太狠了吧。”龙玄思轻笑着摇了摇头,他本来就不太喜欢那皇叔,打了也就打了,虽然宰相也提过要惩罚萧正的事情,但龙玄思都以种种借口推脱。“活该。”萧正冷冷的说道,好似理所应当一般,若不是自己的内力有所压制,想必那王爷现在就不止躺在床上那么简单了。龙玄思淡淡一笑径自走到窗下,道:“你就那么想要那把镇国剑?”“这是单于的命令,我必须服从。”一阵沉默后萧正缓缓说道。“你的真名是耶律正吧,萧正恐怕只是个假名而已。”龙玄思苦笑一声说道。萧正没有应声,因为这个名字是父亲给自己取得,也是他最喜欢的名字,后来因为爹爹走了才改回了母姓。“如果你不是瓦剌将军不知我们两人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龙玄思轻抚着小指上的玉环说道。“你我注定是仇人,没有什么如果。”萧正双眸一黯说道,也许两人的相聚便是个错误。“呵呵,是吗?那若是我与镇国剑只能选一样,你选哪样?”龙玄思侧头看向萧正问道。“我……我自然是选剑,你这是明知故问,难道在我和剑之间你会选我?”萧正迎上龙玄思的眸子问道。龙玄思微微蹙眉,随即微微一笑,道:“搞不好我会选你哦。”萧正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略显尴尬的眨了眨眼,道:“你不用说些好听的。”“呵呵,那选剑总行了吧。”龙玄思英眉微挑故作无奈的说道。十日后这几日萧正的身子也好得差不多了,虽然早已无事但龙玄思还是每日陪在他的身边,就连那些妃子的宫殿也鲜少去了,只是偶尔坐坐就回来。“正儿,你看!”龙玄思身着一身蓝袍走进永兰宫,手里拿着一只纸鸢。萧正本在软榻上假寐,在龙玄思刚刚进院子的时候便知道他来了,现在他已经可以准确的听出龙玄思的脚步声,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每日这个时辰心中都有一丝小小的期盼。“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去放纸鸢怎么样?”龙玄思像个孩子似的将手中的纸鸢递给萧正。“你看我现在这样还能放吗?”萧正瞥了一眼自己略微显怀的小腹说道。“呃……”龙玄思耸了一下肩连忙说道:“没关系,我放,你看着就好。”说罢便将萧正打横抱了起来。“啊!”萧正一手勾住龙玄思的脖子,道:“你干什么?快将我放下来!”说罢还脸红的看了看周围,还好自己不喜欢让侍从在周围。“我抱你出去啊,别老是闷在屋子里。”龙玄思说完便抱着萧正走出了永兰宫。外面的天气确实不错,夏末的微风给人一种舒爽的感觉,龙玄思将他放在石凳上,凳子上还细心的铺上了虎皮。纸鸢不久便飞上了天,龙玄思边向后退着脚步边说道:“正儿,你要不要试试?”说罢便走到萧正身后,将线轴放到萧正手中,一双纤手包裹着萧正的双手,脸颊紧贴着萧正的鬓发,两人同时望着天上的那只纸鸢,萧正此时忽然有了一种错觉,好似这安静的庭院和身边的人才是自己最想要的。京郊别苑一路人马趁着夜色来到京郊一所别苑门口,领头的人敲了敲门,里面走出一人,此人正是当日没有参加行刺的赵云墨。“完颜将军。”赵云墨对领头人轻唤一声,将一行人引进了屋子。一行人进了屋子,领头的男子摘下斗篷的帽子,斗篷下是一张刚毅的面孔,头上编着许多细小的辫子,左脸颊有一条长长的疤痕,身上的衣着也是瓦剌的服饰。“赵副将,我此行的目的你应该知道,祥龙国近来频繁在我国周边调兵,开来两国的战事已近,单于命我立刻夺取那把剑,虽然耶律将军失败了,但我听闻他并未被杀,反倒被那皇帝养在了后宫,哼!”完颜将军的脸上略显失望,没想到瓦剌堂堂的大将军竟然被那狗皇帝拘禁于后宫,若是自己恐怕早已以死明志,决不苟活。“想必将军也是迫不得已。”赵云墨低头说道。“哼,有什么迫不得已,真是丢了我们瓦剌人的脸。”完颜将军一拳捣在桌案上,上面的茶具都发出瓷器碰撞的刺耳声。“此行有耶律将军做内应,我们岂不是有了更大的胜算。”赵云墨在一旁反驳道。完颜将军略微一顿,道:“做得了内应才好,若是倒戈……”“将军定然不会。”赵云墨肯定道。

上一章 有孕在身主目录下一章 暗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