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痞皇戏魔

第17章 丽妃

作者:黑羽冥 更新时间:2015-04-19

龙玄思身着一身龙袍走进永兰宫,屏退侍从后独自走进了内室,见萧正蜷坐在床头,面上没有一丝见到自己的波澜。龙玄思轻叹一声坐在床边,道:“要不要吃东西?”萧正冷冷的看了一眼龙玄思,道:“皇上对于一个刺客不必那么客气。”龙玄思一手捏住萧正的下颚迎向自己:“你总是想惹怒朕,可是……”龙玄思将脸颊贴在萧正的耳畔,道:“朕知道你想什么,你越想死朕就越不杀你。”说罢便将绑着萧正手脚的绳子解开。“你不杀我,我早晚要杀了你。”萧正瞪着一双血红的眸子冷声说道。“好啊,我知道你们想要朕的镇国剑,可是你应该知道它的藏身之处只有历代帝王才知道。”龙玄思说罢痞痞的一笑,道:“你若是留在朕身边,岂不是更有机会得到那把剑。”“哼,难道你会主动给我?”萧正反问道,脸上戴着明显的不信。“这可说不定。”龙玄思说罢便从袖中拿出一个精致的药膏盒子,里面是一种白色的药膏,闻着凉凉的。龙玄思拉过萧正的手腕,上面有着明显的勒痕,他从药盒中弄出一些来抹在萧正的手腕上轻轻的揉着。“你干什么!放手!”萧正惊吓着抽离自己的手。“那你自己涂,这个抹上好得会快一点。”龙玄思将那个精致的药盒盖好后放在床边,道:“朕走了。”说完便起身离开了永兰宫。萧正看着龙玄思的背影觉得好陌生,他一直唤自己为‘朕’,这也无形的提醒着两人之间的身份。虽然今日的龙玄思比往日更英俊威严但他更希望他只是那个痞痞的龙四。萧正拿过床头的药膏握在手中,随即狠狠的扔了出去。十日后龙玄思自从那天后就再没来过,永兰宫的门外也昼夜有侍卫把守,平日进来的也只有一个送食物的丫鬟。萧正站在书架旁看着一本汉书史记,这里幸好有些书,不然他也要闷死了。“萧公子。”平日送饭的宫女走了进来,脸上带有一丝惶恐说道:“不好了,丽妃娘娘来了!”萧正将书合上,他不知道龙玄思怎么对外宣称自己的身份,不过既然是皇宫里的妃子自然是龙玄思的女人,萧正皱了皱眉头,道:“我不认识她,这里是皇宫,她若想进来便让她进来,与我何干。”“我的公子啊!您可不知道这位丽妃娘娘,那是有了名的泼辣,而且您又是……”名唤平儿的宫女看了一眼萧正不再言语。萧正径自斟了一杯茶,道:“你想说什么?”说完轻抿了一口醇香的花茶。“这……皇上说您是救驾的大功臣,为了救驾受伤所以要住在宫里,可宫中从未有这种让男人入住内宫的先例,所以……所以外面都在质疑您是皇上的……皇上的娈童……”平儿说道最后声音已经几不可闻,但萧正却听得一字不漏。“哈哈哈!”萧正放下茶盏忽然大笑起来,倒不是因为后面的娈童,而是龙玄思竟然将他这个逆贼头目说成救驾的功臣,真可谓是黑白颠倒。“公子……公子您怎么了?”平儿疑惑着问道,公子是不是气得火气攻心了?两人正说着,外面却响起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大门被推开,十几个小太监和宫女先走了进来,半弓着身子迎接着后面被两个丫鬟搀扶着的丽妃,只见丽妃身着一件艳红色的拖地纱裙,酥胸半露,穿金戴银,可谓高贵中带有一□□惑。“奴婢参见丽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平儿跪在丽妃面前说着宫里一贯的迎礼。“平身。”丽妃慵懒的说道,一双水眸却盯着侧身坐在软榻上的萧正。“大胆!见了贵妃娘娘竟敢不跪!”一个搀着丽妃的宫女冲着萧正训斥道。“公子……”平儿小声的转头提醒着,可萧正却没有半点动作。“混账!你没听见?难道你是聋子不成!”一旁的小太监也狗仗人势的喊了起来。丽妃见那人没有回头虽然心中有些气,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但这人毕竟救驾有功,所以佯装大度的说道:“放肆,不可对萧公子无礼。”她今日来就是会会这个传说中的男宠,虽然她也不是很肯定那些留言,但她要让他看看谁才是这个后宫的主人。“滚!”一声低沉而雄厚的声音自萧正口中说出,一语过后屋子里只剩下萧正翻书的声音。“什么?!”一个太监反应过来,尖声喊道,看向丽妃时发现自己主子的脸早已气得扭曲起来。“哼!你不要以为救驾有功就不把本宫放在眼里,来人!给我把他抓起来!狠狠的打!”丽妃一挥宽大的水袖厉声说道。几个小太监听了指令立马要走过去,这时外面进来了三个侍卫,为首的侍卫单膝跪在丽妃面前,道:“娘娘,萧公子打不得,皇上让我们保护萧公子的安全,若公子有了什么差池我们如何向圣上交代。”“哼!你们竟敢拦本宫,小德子,不必理他们,这里本宫说了算,就是他污蔑本宫这一条也该打!”丽妃面露狰狞着说道,自小到大哪个人敢和她说如此大不敬的话语。“是!”几个小太监说完便冲了上去,可是他们还没走到萧正身边便被好似暗器一般的东西打中。“啊!”“啊!”“啊!”顿时冲上前来的小太监全都痛苦的滚落在地,每人身上都有好几个血窟窿。屋子里的人并没看见萧正移动,各个不觉后襟发冷,只有跪在地上的侍卫长隐约见到萧正从棋子盒中快速的取出几枚棋子打了出去,这样常人看不见的速度定是武功极高之人才能做到的。萧正将书合上站起身来,一身白衣将萧正本就修长的身子修饰得更加随性洒脱,一头乌发只以一根墨蓝色的带子随意的束在脑后。萧正低垂着眼眸缓缓走到那个刚刚喊得最欢的小太监身边,一脚踩在他手臂上的伤口上,那太监立马发出堪比杀猪的叫声。萧正似乎是踩在平地上一般,踩着他的伤口走到了丽妃面前。“你……你要做什么?我……我可是贵妃娘娘!”丽妃底气不足的说道,脚步也不自觉的倒退了好几步。此时萧正缓缓抬起眼眸,一双不带任何感情的血眸吓得丽妃瘫倒在地:“妖怪啊!”“啊!”丽妃身后的一众下人也不由得大吃一惊,血色的眸子好似璀璨的宝石,甚至比宝石还漂亮,可是被这样的眸子看上一眼恐怕一个月都睡不好觉了,那种将人的灵魂都要吸进去的感觉甚是悚人。萧正一手抓住丽妃衣裙的后襟,好似提着娃娃一般的将她扔出了大门。“啊!”丽妃狼狈的跌坐在庭院里,早已没有了贵妃娘娘的样子,手上和脸上都有少许擦伤。“滚!”萧正冷冷的说道,面上没有一丝表情,众人很难想象这样的人竟然会救驾。丽妃的侍仆见丽妃受伤立马都跑出来搀扶,丽妃咿咿呀呀了半天才站了起来,愤怒的喊道:“你竟然这样对本宫!本宫要告诉皇上!”说罢便满面泪水的走出了永兰宫。萧正走回屋子,平儿不敢说什么,只是立马派人打扫着地上的血迹。萧正走进内室后倒在床上,不禁想到刚刚那个女人就是龙玄思的女人,还是个贵妃娘娘,应该很受宠,也许龙玄思会很生气吧,转而想到龙玄思多日不来有可能是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就感到胸口一窒。

上一章 行刺主目录下一章 敢不敢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