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痞皇戏魔

第15章 行刺前夕

作者:黑羽冥 更新时间:2015-04-19

三个月后今天一大早百姓们便自发泼水净街,因为今天京城要迎来在边关胜仗而归的将士们。三个月前当今圣上下旨征讨周边小国,没想到这场战事竟然这么快就结束了,短短的三个月便攻下了江北六郡。晌午的时候,将领们骑着高头大马,百姓们夹道欢迎着有功之臣,百姓之中一人戴着纱帽,旁边站着一个书生打扮的男子。两人看了一阵便上了路边的马车,萧正一进马车便将头上的纱帽摘下,满面阴沉。“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攻下了江北六郡。”赵云墨眉头轻皱着说道。“铸剑师怎么还没到?”萧正在袍子下双拳紧握,祥龙国的皇帝将瓦剌周边小国一一攻下对他们来说是个巨大的威胁。“铸剑师在进入祥龙国不久便遭人暗算,我们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现在他有伤在身只能延缓行期。”赵云墨无奈的说道。“可恶!”萧正银牙一咬,道:“派出全教人捉拿伤了铸剑师的人。”萧正沉默了半刻,道:“这件事拖不得,明晚我们就动手。”“是。”赵云墨点头答道。晚上龙玄思坐在麟宫后的巨大浴池之内,周围有几个侍女向池中撒着**,身后的一头乌发尽飘在水中。龙玄思仰头看着浴室屋顶的花纹,飞龙戏凤的图案看着华贵无比,云雾缭绕间竟不知不觉想到了那人宝石般的红眸,他本派人跟踪萧正,只是恢复了武功的萧正有怎么可能被人跟踪,那些人也都死在了萧正的鞭下,后来龙玄思一心于战事也就没有再派人找。也许那个孩子早就被他打掉了吧,自己还愚蠢的去阻拦,不过这样也好,只要他在身边自己就没有了往日的决绝,这也是一个帝王不允许有的弱点。摄政王府夜晚的摄政王府很是安逸,只有几队侍卫来回巡视着,此时一道黑影趁着夜幕悄悄的跳进了摄政王的院落,此人不是别人正式萧正。明晚就要入宫行刺了,自己纵使武功高强也不一定就能全身而退,若是自己死了这就是他的最后一晚了,所以他想看看那个人,即便是在远处瞧瞧也好,虽然自己心里有恨,可又想见那人最后一面。萧正曾经去过他住过的那个别苑,可是里面一片漆黑,这也是他的意料之中,所以他冒险来到了摄政王府,因为那个人说过他是摄政王的义子。萧正来到主屋之上,轻轻揭下一片瓦,只见一个三十几岁的男子侧身躺在软榻上,身上盖着一张毯子。萧正不禁好奇,按说这间主屋应该是当朝摄政王的居所,可是据他所知,摄政王最少也有五十岁了,那这名男子又是谁呢?萧正还来不及多想便见另一个男子从里屋走出,手里端着一个百果盘,道:“小风风要不要吃点酸梅,还是吃点蜜枣?”说完便坐到软榻上,这个男子有着一张娃娃脸,看着也不到三十岁的样子。“混蛋!你给我滚一边去!”床榻上被唤作小风风的男子忽然将桌上的茶盏和百果盘打到地上,顿时屋中一片狼藉。可那娃娃脸并没有生气,只是从袖口又掏出一包酸梅,道:“我就知道你会打烂,你看我特地给你留了一包。”说完便笑嘻嘻的将那颗酸梅放进榻上男子的口中。这回榻上的男子倒是没有反抗,只是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男子,道:“今天晚上滚回你的府邸,我不想看见你。”“诶!”娃娃脸撅着嘴一把搂住软榻上的男子,道:“小风风,你有宝宝是好事情啊,虽然咱们的儿子已经二十多岁了,可这样不是更说明你很厉害吗?”榻上的人已经被这个无耻的娃娃脸气得微微发抖,道:“你个王八蛋!那么好你就自己去生!”说完便一脚将那个娃娃脸踢下软榻。“哎呦!小风风,我的老腰可是经不起你踹啊!”娃娃脸在地上哀嚎道。萧正趴在房顶看着这二人只觉得奇怪,但他此行的目的只是想看看龙玄思,所以他将瓦片重新摆好飞身离开了这间主屋。萧正又在王府中找了很久,他知道摄政王的另一个义子程风这次也参加了平定诸国的战争,现在那些将军都在皇宫中议事,此时还没有回府,可是为什么龙四也不在呢,他记得出征当天他偷偷的去看是否有龙四,可是他找了两遍都没有。萧正几乎找遍了摄政王府的所有屋子,可仍然一无所获,他会去哪呢?他忽然想到龙玄思抱自己时身上的那一阵阵女人香,难道他去找哪个女人了?想至此萧正忽然觉得心口闷闷的。此时不远处一个下人打扮的男子扛着一担柴从后院走过,从方向上看应该是去厨房的。萧正心下一动从腰间抽出长鞭,只听一声鞭子抽空之声划过,刚刚那个下人已经被萧正掠到假山之后。那下人刚要叫喊便被捂住了嘴,紧接着就感到脖间一凉,一把刀抵在他的脖子上。“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不然我就杀了你,知道吗?”萧正用布巾蒙脸,一双血红的眸子盯得那家丁几乎要吓死过去。“嗯。”家丁勉强点了点头,双腿都在打颤。“你家二少爷住在哪?”萧正低吟道,低沉的声音犹如黑夜中的鬼魅。“我……我不知道,王府里……没有二少爷……”那下人若不是贴着石壁恐怕早已瘫倒在地。“什么?!”萧正一把抓住那下人的衣领:“想死我就成全你。”说罢便用刀子在那下人的脖子上拉了一刀,只是刀口很浅,只是留了些血并没有割破气管。“啊!”那家丁顿时面如死灰,带着哭腔的澄清,道:“好汉饶命啊,我们王爷只有一位公子,还是义子,名为程风,也就是当朝大将军,确实再没有其他子嗣了。”萧正越听眉头皱得越紧,他不认为这个下人在这种情况下会骗他,那他是谁?为什么要骗自己。可自己明明见他唤程风为大哥,这又是怎么回事?一切都太乱了,萧正将那家丁打昏便离开了摄政王府。回到城外别苑后萧正和赵云墨对众人进行了部署便各自回了房间。萧正刚刚坐定便有人应门,道:“大人,您的药煎好了。”“进来吧。”萧正随口答道。一男子端着盘子走了进来,上面是一碗煎好的药,这种药萧正已经喝了三个月,一直由眼前这个男子负责,男子名唤青竹,萧正曾经救过他的命,当时他被人打得满身是伤,身上也脏得像个乞丐,当街被打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救他,刚巧萧正的马车从此经过,萧正当时只觉太吵便名人给了他几十两银子,也是这些钱救了青竹一命,从此后他便誓死效忠萧正。“主子,你到底得了什么病,要不要我请大夫看一看。”青竹将药碗放在桌上说道,他不知道主子得了什么病,主子不让他和别人说,也不许问大夫是什么药,自己也只好从命,可是对于主子的病,青竹也一直很担心。“不必了,你下去吧。”萧正一手托起药碗说道。“是。”青竹收起托盘低头退了出去。萧正看着碗中黑色的药水苦涩的一笑,自己喝的什么药怎么能让别人知道,他每日喝的都是妇人才会饮用的安胎药,自己真是疯了,竟然不忍心打掉这个孩子。他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他不打掉孩子是因为怕养身体要花时间,可究竟是不是这样,他自己也不知道。萧正将手抚上自己的小腹轻声说道:“对不起。”他不知道腹中这个孩子是否可以活到明日。

上一章 出兵主目录下一章 行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