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痞皇戏魔

第12章 放走

作者:黑羽冥 更新时间:2015-04-19

龙玄思将已经完全惊呆的萧正搂在怀里,道:“大夫刚刚说你有了身孕。”“不会的,不可能!”萧正一双血眸突的睁大,不停的摇着头,怎么可能,自己堂堂男儿之身怎么可能怀孕,难道自己真的是妖孽不成!萧正痛苦的用双手抓着自己的一头乌发,道:“你是骗我的,是不是!”“我没有骗你。”龙玄思搂紧了已经几近疯狂的萧正,他没有勇气和萧正说他能怀孕是自己给他下了药,不然照萧正现在的状态不杀了自己才怪。“哼。”萧正冷冷的一笑随即推开了龙玄思,一双眼睛空洞的看着前方,道:“我果真是妖孽,呵呵,果真是个妖孽!”“不是的,我的正儿不是妖孽!”龙玄思见萧正这般癫狂甚是不忍死死的搂住萧正的身子,道:“我喜欢正儿,我的正儿不是妖孽,谁敢这么说我就宰了他!”龙玄思说至此顿时面露杀意,但转瞬便对自己的反应一愣。萧正被龙玄思紧紧的抱在怀里,听着他的一番话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眼角不知不觉滑下一滴泪。午后龙玄思坐在龙椅上批奏着眼前的奏折,半晌后龙玄思将朱砂笔放在一旁的砚台上揉了揉自己略微发涨的太阳穴。“皇上,奴才给您揉揉?”一旁的小安子将新沏好的龙井放在龙案上问道。“不必了。”龙玄思接过茶盏浅抿了一口,萧正睡着后龙玄思便回了宫,没想到萧正真的有了孩子,想至此龙玄思的嘴角不自觉的划出一丝浅笑。“皇上,这几天丽妃、淑妃几位娘娘都问奴才皇上这几晚都在哪里就寝,您看是不是……”小安子说完便低下了头,丽妃和淑妃是当朝宰相和护国将军的女儿,皇上因为权衡朝中势力故将她们封为贵妃,两人现在都在暗中较劲争夺皇后之位,只是苦于皇上并没有让她们二人中的谁怀上子嗣,后妃之中也都是以这两人马首是瞻,没准这两人中的谁就是未来的皇后。“哦?”龙玄思将茶盏放回龙案上,道:“那你是怎么说的?”“奴才说这两天皇上都在磷宫独自就寝。”小安子略微垂首说道。“去宣旨,今晚朕去丽妃那。”龙玄思说完便重新执起朱砂笔批奏起来,那些老臣在朝中分权夺势,看来他要让他们早点‘告老还乡’才是。晚上龙玄思换了一身便装来到了丽妃所住的宫殿,龙玄思一进门,一屋子的人便都呼啦啦的跪地请安,山呼万岁。“臣妾恭迎皇上。”一个娇艳欲滴的女子跪在最前面,身着浅蓝色水裙,含羞带笑的低头请安,若换做往常男子看一眼早已没了魂,但对于自小到大看惯了美女的龙玄思来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侍女们见龙玄思坐在主座上后纷纷自觉的退了下去,丽妃缓缓的站起身子走到龙玄思身边,道:“皇上近日甚是繁忙,都没有来看臣妾,人家好想皇上。”说完便大胆的坐到了龙玄思的腿上,一双纤手搂上了龙玄思的脖颈。“是吗?”龙玄思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脸上没什么表情,丽妃刚刚进宫的那几个月自己对她还有些兴趣,后来便没什么兴趣了,毕竟这种漂亮的女人宫中比比皆是。龙玄思一把将丽妃抱起向床边走去,他现在只想早点做完,然后离开。丽妃在床上千娇百媚的搂着龙玄思的脖颈,承受着龙玄思在她身上的亲吻。“皇上……我……我想要怀上皇上的孩子,好不好?”丽妃泫然若泣的搂住龙玄思的脖颈问道。龙玄思的动作猛然一顿,这些女人想尽办法得到他的孩子,要的只不过是荣华富贵,若是自己一无所有她们恐怕就是另一副嘴脸了吧。龙玄思拿下丽妃的手臂,径自坐起身子将衣服穿好。“皇……皇上!”丽妃惊讶的坐起身子,皇上怎么刚来就要走,难道是自己说错话了,丽妃想至此顿时不顾全身□□跪在床上,道:“皇上恕罪,臣妾只是无心之语,求皇上恕罪。”丽妃说着便哭了起来,自己难得有侍寝机会怎能轻易放弃。龙玄思面无表情的穿上外衣冷冷的说道:“爱妃若是这般想有喜,明日朕就颁旨,准你出宫。”龙玄思说完不理会身后的哭声径自走出了丽妃的寝宫。别苑萧正躺在床上,一双眼睛无神的看着床顶那绣有茉莉图样的幔帐,直到现在他才终于接受自己怀孕的事实,桌边放着一碗汤药,那是他下午命一个小厮去买的,看样子下人并不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萧正的师傅曾经教过他一些基本的医术,所以这些简单病症的配药和配量萧正都是知道的。萧正坐起身子端起那碗药,不说他喜不喜欢这个孩子,就是他现在有任务在身的情况也不可能让这个孩子出生。可是将这碗药放在唇边的那一刻脑子里竟然浮现出那个将自己紧紧搂在怀中的男子。萧正摇了摇头,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将那碗堕胎药喝了下去。“你干什么!!”一声大喝从门边传来,只见龙玄思一脸暴怒的奔了进来,一手打掉萧正手中的碗,没有喝光的汤药顿时打翻在地。“你竟然要把孩子打掉!”龙玄思坐在床边不理会萧正的反抗一手拉过萧正,将它伏在自己的大腿上,将两指伸进萧正的口中,强迫他将那些已经喝下去的汤药吐出来。“呕……”萧正受不住龙玄思手指在自己口中的翻搅,没几下便把刚刚的汤药吐了出来。“说!为什么要打胎!”龙玄思挑起一双剑眉质问着趴在床上喘着粗气的萧正。他刚刚从丽妃那里出来觉得心情不好便要来看看萧正,可没想到刚来就听到下人说萧正命他们买了药材,虽然龙玄思不精通医术,但也知道那一味红花是做什么的。“呵呵。”萧正趴在床上苦笑一声,道:“我为什么要打胎?”随即做起身子恶狠狠的喊道:“你说我为什么要打胎,我堂堂七尺男儿难道会甘心为你生孩子!”萧正一把抓住龙玄思的衣襟,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难道只是因为我是个怪物,你觉得新鲜?!”萧正崩溃般的哭了出来,没有哭声,只有一滴滴眼泪顺着那对血眸滑下:“你为什么要将我禁锢在这里?你不知道这比杀了我更让我羞耻吗!”龙玄思被他吼得一愣,看着这样的萧正龙玄思有的只有心疼,他一把将萧正搂在怀中,过了许久缓缓说道:“我知道了,我会给你解药,明天……就放了你。”萧正不可置信的看着龙玄思那张邪魅的面容,他想找到其中的破绽,可是却没有。龙玄思一手抚上萧正的面颊,用拇指将眼角的泪痕缓缓擦掉,然后从衣袖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玉瓶,从里面倒出一颗翠绿色的药丸自行含在口中,之后便印上了那略微张开的红唇。龙玄思用舌头将药丸推进萧正的口中,萧正立马感到口中溢满一种凉凉的感觉,这股凉气顺着脖颈一直滑向自己的丹田。

上一章 有了'包子'主目录下一章 十万两的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