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痞皇戏魔

第11章 有了'包子'

作者:黑羽冥 更新时间:2015-04-19

萧正缓缓站起身子,一双血眸微微眯起,周围动物的低吟声越来越近,不多时萧正便见到几头狼缓缓向自己靠近,绿色的眸子里有着显而易见的饥饿和渴望。换做平时的萧正自然不会将这些畜生放在眼里,可奈何武功被封,腹部又隐隐作痛。萧正缓缓曲起右腿,他记得出来的时候自己特意在靴子里插了一把匕首,也不知丢了没有。好在萧正摸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可匕首毕竟太短,眼前又不止一头狼。萧正将匕首横在面前,匕首的冷光顿时映出一双没有温度的血眸。“哼。”萧正扯动唇角冷哼一声,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萧正暗自运功,发现根本就是徒劳。一只带头的公狼似乎发现萧正并没有什么反抗能力,嗷嗷叫了几声便冲了上来,其他的狼狡猾的跑到萧正的身侧,断掉了他的后路。萧正侧身躲过迎面扑来的野狼,侧身的同时见到周围的狼群正一点点的缩小捕猎的范围。“哼,该死的畜生!”萧正见迎面扑来两头凶悍的野狼,不及多想便一脚将飞扑过来的野狼踹开,另一只手同时飞出匕首,那头野狼嘶吼了一声便被匕首活活钉在了树上。其他几头野狼见萧正手中已经没有了武器便更加嚣张的飞扑过来。萧正快步走到树边想要拔出匕首已经来不及,只能维持着拔匕首的动作闭上了眼睛。“嗖!”只听一声利箭从耳边飞过,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的狼已经狼狈的倒在了血泊之中,紧接着又是几只箭射出,几只野狼顿时死的死逃的逃。萧正轻吐一口气,回头的时候却见龙玄思手持弓箭背上背着箭筒站在那里,身上的衣服有些许划破的痕迹。“你?!”萧正不可置信的说道,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小时候,而眼前的人给了他同样的安心。“没事吧。”龙玄思将弓背在身后跑到萧正的身边。萧正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但扶着树干的手指却悄悄紧握成拳。“正儿,你怎么了?”龙玄思感到有些不对,一手扶上萧正的胳膊问道,惊讶的是萧正这次并没有推开他,龙玄思眉头轻皱,一手抬起萧正低下去的下颚。只见那张苍白的面容上有着丝丝冷汗,紧闭的眸子一看便知是在隐忍着什么。龙玄思一把拦过萧正的纤腰,萧正的身子再也支持不住的瘫倒在地,龙玄思顺着萧正的动作半跪着将萧正搂在怀中,道:“正儿,你别吓我,你说话啊!”龙玄思轻摇着萧正的身子,只感到自己的双手越来越凉,小时候父皇离去的感觉似乎又重新回到了身上,他不要这样,为什么每个人都要离开自己。萧正抓住龙玄思胸口的锦衣,头微微偏向那个温暖的源泉:“我……我好……好痛。”萧正一双秀眉紧皱,口中缓缓的说道,另一只手死死的按在自己的小腹之上。龙玄思看了一眼萧正按住的腹部,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只当是萧正刚刚和野狼搏斗的时候受了伤,但袍子外面却没有任何血迹。龙玄思来不及多想,他只知道自己一定要将萧正带出去,这里是林子的深处,野狼的鲜血不一会便会引来其他的野兽,他们必须尽快离开。龙玄思低下头去,用自己的额头抵在萧正的额头上,道:“正儿,我定将你带出去,可我的马在外面,我要背你走一段路,知道吗?”说完便将略微冰冷的唇印在萧正布满冷汗的额头上。“走吧。”龙玄思轻声说道,语罢便将背上的箭和弓扔到一边,一手拉过萧正的身子伏在自己的背上。萧正闭着眼睛,但身下熟悉的温暖还是让他忍不住去靠近,犹豫了一下还是圈上了龙玄思的脖颈。龙玄思背着萧正快步的向林外走去,为了尽快找到萧正龙玄思将那些侍卫都打发到各地寻找,所以当他见到萧正的马从林子深处跑出后便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立刻下马向这边奔了过来。龙玄思背着萧正来到刚刚下马的地方将小指放入口中吹了一个口哨,刚刚跑散的两匹马便很有灵性的跑了回来。龙玄思见萧正身子不适便将他搂进怀中两人共乘一骑。两人走了不久便见到不远处有火光闪动,不久便见到雪狼一行人赶到龙玄思身边。“主子!属下护主不利,让主子受惊了!”雪狼跪在地上说道,身后的一众侍卫皆跪于地上。“起来吧,将萧公子抬到马车上,回别苑。”龙玄思眉头微皱,抱着萧正向队伍后面的马车走去。别苑萧正一直迷迷糊糊的,但也知道自己被龙玄思带回了别苑,身边不时有人在说话,但说的什么也没听清,后来便睡了过去。转日中午萧正才缓缓转醒,腹中已经没有了痛感,口中有着淡淡的苦味,看来自己睡着的时候应该被喂过药。手上传来的轻微压迫感让萧正转头看向床边,第一眼入目的便是龙玄思昨日带的那顶金冠。只见龙玄思一手拉着他的手,一手垫着自己的头趴在床边,身上还是昨晚的那件袍子,看来是一夜没睡。萧正这时才发现龙玄思的衣服被划开了好几个口子,而握住自己的手上也有一些细小的伤口,八成是徒步穿过荆棘丛的时候刮伤的。侧向萧正的脸庞有着明显的疲惫,看见这样的龙玄思萧正的面上闪过一丝茫然,这个人不是将自己当做玩物吗,为什么要冒着风险去救自己,难道只是单纯的没有玩够?萧正自卑的想着,在他救自己的那一刻,他明显感到自己的心境不同了,可他是汉人,是自己的仇人,更是将自己拘禁在这里的混蛋,自己怎么能对他有好感?萧正看着龙玄思俊逸的侧脸,偷偷的回握住龙玄思的手,也许只是这个人的手太过温暖吧。“嗯。”龙玄思嘤咛了一声便抬起了身子,看向萧正时恰巧对上了萧正的眼光。萧正眨了眨眼将眸子调到一边,可却忘了自己的手还牵着龙玄思。“醒了?”龙玄思坐到床边摸了摸萧正的额头说道。“恩。”萧正点了点头,可眼睛一直没有看向龙玄思。“昨天……昨天大夫为你看过了。”龙玄思平和的说道,其实昨天确实将他震得不轻,没想到萧正竟然怀了自己的孩子,当初自己的一时好奇竟然真的让一个男子怀孕了,堂堂祥龙国的长子竟然由一个男子产下,这样的事别说别人就是龙玄思自己也很难接受。可当他看着萧正那并不明显的小腹时,竟然对这个未成形的孩子怀有一丝期待,或许这是自己第一次做父亲或许是这孩子跳脱了后宫的争斗,总之龙玄思给自己找了许多理由,对,是因为这样我才比较期待这个孩子。可当他抚上萧正那苍白的脸颊时又觉得这些答案似乎都是错的。龙玄思想了一夜,他最终还是决定将这件事告诉萧正,毕竟他早晚都会知道。一想到萧正有可能是瓦剌的将军他就感觉胸口闷闷的,第一次有不想与人为敌的想法。“大夫说什么?”萧正随口问道。“大夫说……”龙玄思喘了一口气,第一次感到不知如何开口:“说你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只是动了胎气。”龙玄思略显尴尬的说完后面的话语。“什么?!你刚刚说什么?!”萧正用手支着身子坐了起来,满脸不可致信的看着龙玄思,刚刚的那两个字是不是还有其他自己不知道的意思,怎么他一点也听不懂。

上一章 树林危机主目录下一章 放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