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痞皇戏魔

第9章 胭脂香

作者:黑羽冥 更新时间:2015-04-19

萧正坐在假山上,从这个角度刚好可以俯瞰整个皇宫,那里就是整个祥龙国的命脉,要不是自己内功被封恐怕早就进入那皇城之内了。一阵闷雷响过,本就阴沉的天气变得更加阴霾,转眼便下起雨来。萧正皱了皱眉走下假山,身上已经淋湿了不少,不想这雨顷刻之间竟下得那么大。雨水顺着萧正刀削般的脸颊一滴滴的流下,长长的睫毛沾染了丝丝雨水,衬得一双眸子犹如水中的宝石。萧正本打算快步走回屋子,没想到抬头的时候竟然见到了多日未来此的龙玄思,龙玄思手里握着一把油纸伞,一身朱红色的袍子穿在身上霸气十足,竟一点也不觉得女气,衬得本就英俊的龙玄思高贵非凡。萧正由于雨水的关系看不到龙玄思的表情,只见他逐渐走到自己身边,头上的雨顿时被那把纸伞挡住。萧正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雨水,道:“你来做什么?”“我怕你没伞可撑。”说完便拉住萧正的手向主屋走去。萧正挣了挣,但终是挣不开也就放弃了,其实他想问龙玄思这几天为什么没来,但话到了嘴边还是没有问出口,自己为什么要管他来不来,不来岂不是更好,反正一个月后他都要给自己解药:“你……你一个月后可不要食言。”萧正看着龙玄思的背影说道。龙玄思的身子一顿并没有回头,道:“那是自然。”这几日他派人仔细查了萧正的身份,竟什么结果也没有,可没有结果正是最坏的结果,这证明萧正八成不是中原人,同样的神秘外加武功高强,出现的时机又是那么的相符,这就只有一个答案,眼前这个美人便是瓦剌的镇南大将军耶律正,怪不得龙玄思等不到他出手。龙玄思紧了紧握住萧正的手,理智告诉他应该杀了萧正,宁可错杀也不应放过,可是……他第一次有了不舍的感觉。而此时萧正却看见龙玄思将伞的大半都为他遮着,而他本人一边的衣服已经湿了。好在屋子离假山很近,没走几步便到了,龙玄思将伞放到门边,道:“这几日我不在,你可想我?”龙玄思又恢复了一副痞子样,好似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哼,你说呢?”萧正瞪了龙玄思一眼拿起桌上的帕子将自己衣上的水渍擦掉。“是吗?”龙玄思将袍子脱下挂在一边,坐在萧正面前的桌上‘唰’的一声打开扇子,道:“对了,上回我给正儿写的诗你可喜欢?”龙玄思嘴角含笑的问道。“你!”萧正想起那首诗顿时脸色一变,道:“那种下流诗也只有你这种下流人才能写出来!”萧正尴尬的转过身子,可耳根的一丝红晕却没有逃过龙玄思的眼睛。龙玄思顺势将她捞进怀里在那白玉般的脸颊上印上一吻,道:“既然你都说我下流了那我不下流给正儿看岂不是白让正儿开了尊口。”说完又在萧正的脖颈间吻了几下。“你!”萧正刚想骂他却在萧正的身上闻道一阵脂粉香,他知道这是女人才会有的香气,心中顿时升起一阵怒火,转身便抬手冲着龙玄思打去。龙玄思在他转身之际已经有了准备一手制住萧正的手。“混蛋!放开我,恶心死了!”萧正推着龙玄思喊道,想到这个胸口不知被多少女人枕过他就恶心,没来由的生气。“你干什么!”龙玄思将萧正推到床上,捏住萧正的下颚迫使他看着自己:“说清楚,我怎么恶心了。”他堂堂一代帝王竟然被他说成恶心,这也让龙玄思的自信心大受打击。萧正的下巴已经被捏红但还是倔强的将头转到一边,眼睛里微微泛着红:“别用你摸过那些女人的手摸我!真让我恶心!”龙玄思微微一愣,随即放开了萧正的脸颊,轻轻一笑躺在萧正的身侧。萧正背过身子不想看他,略显消瘦的脊背背对着龙玄思,让人有一种想要抱上去的冲动。龙玄思转身将他抱进怀里,萧正的后脑正好可以靠在龙玄思的胸口。“你吃醋了?”龙玄思摸着萧正的一头乌发问道。“……”一阵沉默过后,萧正坚定的说道:“没有。”萧正和自己说他只是不喜欢那些味道而已,一定是。“我……我不喜欢胭脂味。”萧正底气不足的说道。“是吗?那我以后叫她们不要用胭脂就是了。”龙玄思嘴角轻挑说道。“你!”萧正侧头想要骂他但最终还是低下头,道:“随便吧。”他要的只不过是一个月后的解药,这个男人想干什么他不想管。龙玄思脸上一暗,但随即恢复了往日的笑容,道:“正儿,明日我带你去打猎如何,你老呆在这院子里对身体也不好。”“打猎?!”萧正没想到龙玄思会带自己去打猎,他从小便喜欢骑射,大一点后师傅和舅舅也常常带他外出打猎,每次都是满载而归。“嗯,不喜欢?”龙玄思拌过他的身子在他惊讶的小脸上啄了一口,道:“今日早睡吧,明日中午我来接你,我们去打猎。”说完便穿着里衣躺了下来。萧正坐起身子,手握着领口脱也不是,不脱也不是,有点不相信龙玄思真的就这么睡觉了。犹豫了一会儿见龙玄思没有反应也就放心的将外衣脱下躺了下来。萧正躺下后龙玄思指风一弹便将桌上的蜡烛打灭,转身将萧正搂进怀里。夏末的晚上已经有了些许凉意,被龙玄思这样抱着萧正的心理有着一丝眷恋,萧正抬头看着面前的俊颜心理感觉怪怪的,他的世界从小便是习武,学兵法,六岁的时候便被瓦剌最厉害的师傅带走学艺,记得当时他年纪还小,挥动鞭子的时候常常会打到自己,他不敢哭,只有晚上一个人悄悄的躲在被子里哭。长大后,每个人都惧怕他,说他是恶魔,本以为自己练了武功就不会有人再像小时候那样说自己是怪物,可是他错了。鼻间充斥着龙玄思身上好闻的龙涎香,萧正抚上龙玄思的面颊,俊秀的面容加之又是摄政王的义子应该有许多女人喜欢吧。每次萧正见到龙玄思的睡颜都有一种想要依赖的感觉,自己也曾经怀疑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就是怎么都想不通。萧正将头埋进龙玄思的胸口蹭了蹭,感受着这份温暖和宁静渐渐睡去。

上一章 技高一筹主目录下一章 树林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