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痞皇戏魔

第6章 戏楼

作者:黑羽冥 更新时间:2015-04-19

“你既然是成亲王的义子,那你应该有官职吧。”萧正故作不经意的问道,其实是想通过龙玄思打听当今皇上的事情。“我没有官职啊。”龙玄思摇了摇扇子看向萧正,道:“我这样无所事事的有钱公子不好吗?”“哼!”萧正冷哼了一声,这人还真是不求上进。龙玄思接着说道:“不过我和皇上的关系颇好,要想得到官职也不是难事?怎么,你喜欢当官的?”“你和皇上关系很好?”萧正眉头微蹙的看向龙玄思。“是啊,难不成是你想做官?”龙玄思摇动扇子的手一顿问向萧正。“我才不稀罕!”萧正别开脸,道:“我只是没有见过皇上,好奇罢了。”“哦……”龙玄思故意将声音拉得长长的,听得萧正毛毛的,好似他真的知道什么似地。“皇上今年二十三岁,长得嘛……还算周正,可绝对没有我英俊就对了。”龙玄思得意洋洋的说道。回答龙玄思的仍然是萧正的一声冷哼。马车走了半个时辰便在一家戏楼外停下,龙玄思和萧正一同上了楼。两人挑了一处雅座,这个位置应该是最好的,台上的一举一动都看得十分清晰。“听说今天会演瓦剌那边的胡曲,所以特地带你来听听。”龙玄思喝了一口茶说道。萧正听了龙玄思的话一愣,但随即想到龙玄思只是将自己当做祥龙国的人,以为自己从未听过胡曲,所以才带自己来的。台上还没有表演,两人只能坐在那里闲聊,与其说是闲聊不如说是龙玄思的自言自语,因为龙玄思说十句萧正最多也就哼一声。“你……”走廊里响起一声男性的呼喊,两人侧头见一个身着朱红色袍子的男子指着龙玄思满脸惊讶,这个男子十分健硕,皮肤略黑,但是那一张娃娃脸却十分讨喜,看着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龙玄思见到此人立马站起身来走到那人面前,道:“哎呀,这不是大哥吗,真是巧啊,呵呵。”说完便贴在那人的耳侧,道:“朕现在是龙四,嗯?”萧正不解的看向二人,内力被封的他根本就听不见两人的对话,但听龙玄思唤那人大哥又不免好奇。其实此人才是当朝摄政王的义子,名唤程风。成亲王对外都会说此人是自己的义子,而实际上程风是成亲王和祥龙国首富程逸的亲生子,只是鲜少有人知道罢了。“咳咳……”程风干咳了几声,知道皇上又跑出宫来玩了,还记得小时候两人常常一起出宫玩,自己比龙玄思大一岁,所以便叫自己大哥,而且他还给自己起了一个别名为龙四,只因为‘四’与‘思’的音比较相近,只是自己长着一张娃娃脸一点都不像哥哥。“二弟也来听戏啊,那为兄就不打扰了。”说完便快步离开了,临走前不免多看了几眼带着纱帽的萧正,总觉得怪怪的,感觉那装扮有点眼熟。“他是谁?”萧正问向坐回自己对面的龙玄思。“他也是成亲王的义子,名唤程风,是我大哥。”龙玄思随口说道。“程风?莫非是那个骠骑大将军程风?”萧正皱眉问道,程风作战十分英勇,多次大败瓦剌军,所以在瓦剌军中也颇有名气,只是每个人都恨此人入骨,自己与此人交战过一次,也只是打了个平手而已,没想到今日会在此见到他,而且他还是这个痞子的哥哥。“对啊,怎么了?”龙玄思扳过萧正纱帽下的下颚挑眉问道:“你该不会是看上我大哥了吧。”“你胡说什么!”萧正打掉龙玄思的手气愤的说道。“那就好。”龙玄思看着台上若无其事的继续说道:“也对,大哥的床上功夫哪里能和我相比。”“噗……”萧正被龙玄思气得刚喝了一口水结果被他一句话呛得都喷了出来。“没事吧。”龙玄思向后一挥手便将隔间与走廊中间的门用掌风关上。龙玄思将萧正的纱帽拿掉,拍了拍他的背,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好不好。”“你还敢说!”萧正那慑人的血眸狠狠的瞪向龙玄思,要是别人早就吓死了,可龙玄思却低头吻上了那张带有淡淡茶味的香唇。“呜呜……放开……呜呜。”萧正不可置信的看着龙玄思一脸陶醉的吻着自己,还紧紧的搂住自己的后脑,使他完全挣扎不开,最可恶的是还将舌头大大方方的伸了进来,完全没有一点顾及,这可是在茶楼啊,只要下面的人稍微一抬头就可以看到他们。萧正打算狠狠的咬这混蛋一下,最好将他的舌头咬断,可是他刚想用力就感觉龙玄思用另一只手捏住他的两颊。龙玄思睁开一双戏虐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气鼓鼓但不得不被自己吻的漂亮人儿喜欢得要命,随即坐在椅上,伸手将他搂进怀中,顺着他的脸颊吸吮着那白皙的脖颈。“嗯……放开!”萧正感觉自己的脖颈被龙玄思呼出来的热气弄得痒痒的,全身的力气好似也被逐渐抽光。直到龙玄思在萧正的颈子上吮出了点点红痕才将他放开:“反正也没有开戏,这样岂不是有趣。”龙玄思痞痞的一笑为萧正将嘴角的涎液擦干。“我不觉得!”萧正瞪了他一眼,若是眼睛能够杀人龙玄思恐怕早就灰飞烟灭了。台下响起了一阵锣鼓点,萧正本欲挣开可龙玄思竟然将他抱得死死的:“你个混蛋,快点放开!”“我是担心你这里不舒服才让你坐在我腿上的,你在动下去我可不保证自己会做什么。”龙玄思将手放在萧正的屁股上说道。“王八蛋!”萧正知道他是说自己昨晚惨遭的地方,这个大混蛋,怎么总是把这种事情挂在嘴边!萧正知道自己拗不过他,索性狠狠的坐下去,反正腿疼的是他,他不以为自己是那种没有什么重量的富家小姐。台上缓缓走上几个身着瓦剌服饰的男子,跳的舞蹈也都属于豪放型,可是这几个人一上来萧正不免一惊,这几个人哪里是什么表演团,明明是他的近身护卫,他们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他们在城郊等着消息吗。“好看吗?”龙玄思搂着萧正的腰见他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对便随口问道。“好看。”萧正心中只想着这几人为何进城,口上也只是随便应付着。“是吗?”龙玄思的眼睛微微眯起,萧正这回怎么会那么痛快,龙玄思顺着萧正的眼光看过去发现他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的表演,龙玄思不认为这个表演有那么吸引人,萧正看得那么仔细恐怕另有原因。回去的路上萧正也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这让龙玄思更为奇怪。萧正洗漱完刚要宽衣就见龙玄思走了进来。“你怎么还没走?”萧正冷着脸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我的别院吧。”龙玄思转着小指上的玉环说道。萧正不想理他,背过身子,道:“我要睡了,你出去。”“好啊,反正我今天也要在这儿睡。”龙玄思从后面搂住萧正的腰身,将脸埋进萧正的脖颈,吸取着那份清新的香气,随即将唇吻上那细滑的脖颈吸吮起来。“放开!”萧正转身就想给龙玄思一巴掌,可是他刚刚抬手就被龙玄思掰到了身后,萧正脚下一个不稳两人一起倒在了床上。“呵呵,这回是新招式?”龙玄思不理会萧正的挣扎嘴角挑起一丝邪笑,室内微弱的烛光照在那张魅惑的脸上说不出的动人。

上一章 吃蟹主目录下一章 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