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章 酸甜

小说: 柠檬酸甜 作者: 时一一 更新时间:2022-01-02 字数:3794 阅读进度:29/49

ll被迫坐上车,苏柠全程都被刘雅静牵着走,就像是生怕她会逃走一样。

一直到了某个知名的高档餐厅里。

服务生带领着她们前去预定的位置。

苏柠一眼便看见角落里低着头,正在翻阅杂志的靳川。

窗外的阳光照进来,整个大堂都显得通透明亮,他坐在那,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里,仿佛给全身镀了一层金光,很耀眼。

久未见面,男人的头发好像剪短了一些,高鼻梁,侧脸轮廓分明。

以往的好几次接触,苏柠似乎从来没有过这种异样的感觉。

就像是眼前的一幕,将从前对靳川的那些印象,全部给冲散掉了。

苏柠怔了怔,忽然间心跳得好快,她感觉自己好像懂得了什么是男性的成熟魅力。

光是坐在那,你看了一眼,都为之感到心动。

-

入座后,刘雅静就先让苏柠点了一些菜。

点好的饭菜全部端上桌,在看到刘雅静动了筷之后,苏柠才开始动筷。

餐桌上,意外的和谐,没有人聊天。

只是时不时有着刘雅静给苏柠夹菜的声响,哄着她多吃点,伴随着刀叉与盘子触碰清脆的声响,奏成了一曲交响乐。

莫名地,苏柠这顿饭吃得有些煎熬。

和刘雅静,靳川吃饭的次数也不少了,以往的她,面对满桌的美味佳肴,内心并没有要赶紧逃离餐桌的想法。

可现在,坐在这,才刚开始,她就有些坐立难安了。

一直埋着头,夹着菜,慢吞吞地咀嚼着,直到吞咽下去了,都不知道吃的什么食物。

整个过程异常的淑女,优雅。

但是在面对刘雅静给她堆成的‘小山’。

苏柠有些欲哭无泪,她今天真的真的不想吃这么多啊,可她又不好意思拒绝阿姨的好意。

兴许是刘雅静一直观察着她的情绪,发觉了什么。

瞧见她这样:“怎么了?苏苏,这些菜是不是不合你胃口?”

闻,一直专心吃饭的靳川,视线不经意间探了过来,落在苏柠身上。

苏柠感受到了那道灼热的视线,如同那天那般的灼热。

她微微愣了下:“...不是。”

而后缓缓摇了摇头,硬着头皮道:“很好吃。”

“那就好。”刘雅静笑了笑,又继续热心肠地给她夹菜,“苏苏,你这样太瘦了,骨头都快看见了,要多吃点,女孩子胖一点才可爱。”

苏柠:“......”

觉得她一个人劝说还不够,刘雅静又忽然问靳川:“阿川,你说是不是,嗯?”

“嗯。”

男人的答案极其的敷衍,一听就是随意说说的。

听到这话,苏柠有点莫名的落寞,心里好像在期待着他说点什么,但又觉得这本来就很像他说话的风格。

她刻意忽略掉那些多余的胡思乱想。

叉了一小块已经切好的牛排,刚准备送入口中时,苏柠便听到对面男人传来的低沉嗓音:“这样也很好看。”

“......”

她脸上的温度肉眼可见的上升,双颊微微发红。

似乎没想到,这样夸奖的话是从他口中出来的,震惊得苏柠连‘谢谢’都忘记了说。

刘雅静眼睛‘蹭’的一下就亮了,眼神在两人之间转换来转换去。

最终还是什么都没问,但脸上的喜悦之情掩盖不住,唇角弯了弯,心情颇好:“那也要多吃点,补补身体。”

说着,又夹了点菜堆在那‘小山’上。

靳川看了一眼,轻‘啧’了一声,挠了挠眼下皮肤,忽然起身,椅脚与地板的摩擦发出不小的声响,两人都抬头看向他。

他表情没什么起伏,淡定地说道:“我去打个电话。”

刘雅静脸色一变,略有些不满:“公司养了那么多老总,都是白养的么,也没看见你工作量减轻。”

靳川无奈解释:“妈,你别多想,是私事。”

“...那行,去吧。”

几乎是人刚走的同时。

苏柠一直绷着的身体忽然就松懈了下来,她呼出一口气,感觉一直压着心中的那块大石头都落地,胃口霎时就好了起来。

不再那么的扭捏,一根菜叶子要嚼几十下,才慢慢咽下去。

如平常一样的吃饭状态,轻轻松松的吃着。

......

靳川这个电话打得很久很久,久到苏柠还以为他是不是已经临时有事走了。

他回来的时候,苏柠正拿着玻璃杯,仰头喝饮料。

经过的时候,苏柠正好以这个角度,看清他的脸。

也看到他的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一秒不到的时间,而后视线下移,不知看到了什么事物,靳川竟弯唇笑了笑。

被那笑容晃了眼,苏柠似乎也是想起了那个角度可以看到什么。

喉咙忽然哽了一下,而后被呛到,猛烈地咳嗽起来。

剧烈的动作,促使着她杯中的液体晃了晃,溅出一些到衣服上来。

苏柠拖动着椅子往后退了退,声音刺耳。

她赶忙站起来,放下杯子,狼狈地从餐桌上一连抽了好几张餐厅纸。

一边咳嗽,一边擦着她喷溅地到处都是橙色的液体。

苏柠看着桌上剩余没吃的食物,几乎都沾上了她的唾液,很是歉意道:“抱歉抱歉,我再重新点一份吧。”

刘雅静在一旁轻拍着她的背:“怎么喝的这么急。”

苏柠脸红了红,没说话,将问题给含糊了过去,专心地擦拭着她弄出来的‘战场’。

靳川接电话前就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这会,再点新的上来,他也吃不下:“不用了,不过你...”

他的视线再次停留在刚刚看过的地方。

苏柠正专心致志地听着他说话,蓦然发觉他停了话语,不免抬头看着他,下意识循着的视线看了过来。

而后就看见视线中心摆放的一个空餐盘。

——是刚刚刘雅静给她堆了一个‘小山’的餐盘,被她吃得一干二净了。

脸上又浮起一丝热意,又听见他继续着没说完的话语。

“你要是没吃饱的话,可以再点一份。”

苏柠:“.......”

我说我现在撑得要死,你信么。

因为在餐厅发生的这一尴尬事件,导致苏柠在靳川送她回去的路上。

都婉拒了坐副驾驶上,坐在车后排,全程一声不吭。

总怕靳川会又拿那件事调侃她。

她真想说,她食量没有那么大,为什么总是用那种带笑的眼神看她!

-

难得睡一个安稳觉,不用再早起去拍戏。

苏柠满足地睡到日上三竿,被一个电话吵醒。

电话里传来有些吵的风声:“苏苏姐,你起床了没有!”

苏柠翻了个身脸朝着天花板,打了个哈欠,闭着眼回答:“刚被你吵醒。”

陈子星:“......”

“你快点,我到你家楼下了,你开下门。”

默了默,她‘咻’的一下起身,睁开眼,边迷糊着穿睡鞋,边说道:“不是说好吃过了中饭再出去么。”

“是啊!”似乎越说越气,苏柠还听到了她在巷子里那条灰黑小路上蹦跶着躲水洼的声响,陈子星哼哼道,“我7点就醒了,特意在家玩到10点多才出门的,可是我到了才发现你还没起床,不,是醒都没有醒!”

苏柠扯了扯笑,抓了抓自己睡了一晚的鸡窝头:“你得理解,我好不容易睡个懒觉。”

她又打了声哈欠,走到玄关处,‘咔哒’一声响,大门被打开一条缝来,她又往浴室里走:“门给你打开了,我先去洗漱,挂了。”

陈子星哼唧了一声。

两人在家又磨蹭了一个小时,临出门的时候,陈子星忽然‘诶’了一声。

“苏苏姐,你们明星出门不是都要戴口罩戴墨镜的吗。”看了眼她脸上的光秃秃,“你确定什么都不戴么?”

“.......”

苏柠弯腰在玄关处换鞋:“你看我像是有粉丝的人么。”

“哦。”陈子星眼睛快速地眨了眨,有些眼热,她吸了吸鼻子,瓮声瓮气,“那就不戴吧。”

-

苏柠不是一个爱搞计划的人。

出了门之后,去哪里吃饭,或者去哪里玩,基本都是陈子星在规划。

吃过午饭后,两人来到一家高档夜总会楼下。

苏柠望着那霓虹灯闪烁的灯牌,蹙了蹙眉:“你要喝酒?”

虽然没来过,但苏柠也听说过这家店的名声,消费高,随随便便一瓶酒就4位数了,是那些公子哥,有钱人家都喜欢来玩的场地。

“嗯,我心情不好。“陈子星挽着她的手进去,边走边说,“好不容易等到你杀青,就陪我喝一点嘛。”

“你才刚成年,心情不好喝什么酒,玩别的也行啊。”

“可是,我就想喝。”

陈子星委屈巴巴地看着她,“苏苏姐,你就陪我进去吧,我家里人都知道的,他们都同意了的。”

“......你酒量好么。”

她可不想最后拖一个一杯就倒的醉鬼回去。

“还可以。”

两个小时后。

苏柠坐在沙发上,看着大屏幕前正在发病的小疯子,一脸生无可恋。

果然就不该信了她的鬼话。

虽然不至于一杯就倒,但也差不多了,而且酒品还差。

不让她喝,去抢酒,她还动手打人!

小醉鬼力气大,醉了后打起人来不知轻重,啪啪打得她手通红,做的精致美甲还不小心刮到了她的手,两个手背上已经有好几条红肿的印子。

好在现在是春季,苏柠还穿了件薄外套,这才不至于让整条手臂都发红发肿。

面前的茶几上,空酒瓶七零八散的倒在上面,有的已经掉在了地上,苏柠都没力气去捡。

陈子星一进去的时候,就大手笔的点了56瓶各种不一样的酒,顺带让服务员全部给开了。

苏柠拦都拦不住。

几杯酒下肚后,陈子星就开始发酒疯。

抢又抢不过,怕她把自己喝死,本不想喝酒的苏柠,没辙,只能也跟着一起喝,分担一些。

她的酒量还可以,但毕竟也是有点度数的酒。

喝多了一点,不至于发酒疯,但头还是有点晕。

再加上陈子星正在前方,抱着麦,一直在鬼哭狼嚎着,吵得她头更晕了。

末了,一首歌曲结束。

她又晃晃悠悠走向苏柠,似乎还认得人,一把扑了上去。

猝不及防被压着,苏柠被扑的骨头都在发疼,她咬牙忍了忍,没跟这个醉鬼计较。

但内心里暗暗在发誓。

以后她再陪陈子星出来喝酒,就咒她以后没戏演!

太可怕了。

调整了下姿势,双手撑着陈子星,想让她乖乖地坐在一旁。

一直在发疯的陈子星却突然安静了下来,双手抱着她不肯撒手,鬼哭狼嚎转换成了小声抽泣。

“苏苏姐,我好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