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酸甜

小说: 柠檬酸甜 作者: 时一一 更新时间:2022-01-02 字数:2315 阅读进度:17/49

ll熟悉的那股温热感一直覆在她手上。

苏柠一回头,便看见了他脸色略有些不太好,本就心虚,她没挣扎再惹他不快,乖巧地定在原地,低着头没吭声。

黄毛骂骂咧咧地追出来时,看到的便是冷若冰霜的靳川,男人一手插兜,一手攥着女孩。

堵在门口,仿佛正等着他自投罗网,黄毛瞬间成了个哑巴,张嘴啊了半天,愣是没蹦出一个字。

他咽了咽口水,想到今天出来老爹布置的任务,黄毛讨好般在衣服上擦了擦自己的手,弓着背干笑着伸出双手想要与靳川握个手。

“靳总,你好,我是xx公司的经理,是做房地产的。”

靳川‘嗯’了一声,没伸手,望了一眼被他堵住的进路,看他还没有要走的迹象,蹙眉发问:“还有事?”

“啊。”

黄毛愣了一会,反应过来,忙不迭地地侧身往外面走去,给他们让路:“靳总请进。”

苏柠被靳川牵着走进去。

黄毛还想再聊些关于合作的事,还未跟着走去,眼前的门就已经被重重地关上了。

“嘭”的一声。

差点撞上他鼻子,黄毛后怕地‘草’了一声,越想越烦,朝着门狠啐了几口口水:“拽个毛啊拽。”

一连骂了好几句,才让心中郁气散去不少,随后不甘离开。

屋内。

门关上后,两人肌肤相触的手就已经分开。

苏柠就像是一个做错的小孩一样,跟在高大男人身后,低着头,玩着自己的手指,一不语。

她在想,靳川待会是不是要提解约的事了。

是他主动提的,自己应该也不用付违约金吧。

那这就算他先违约了?要是靳总财大气粗的真付了这一亿违约金,自己要不要收。

好像拿的太多,自己良心也有点过不去。

要不拿一半?

但解约的导火索好像还是自己。

是自己先犯了错,才会让靳川有这个想法,这么一想,她彻底不好意思拿违约金了啊。

苏柠脑子里仿佛有两个小人在打架,各占一番理,吵得感觉自己的头更加笨重了。

刚伸手想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前方的男人忽地就停住了脚步,她紧急刹车,还是没刹住,因为惯性,撞上了男人的背。

明明物理学上说力是相互的,可靳川看上去跟没事人一样,一小步都没挪动。

苏柠只觉得与刚才感受一样,硬邦邦的肌肉,撞得生疼。

但这次幸运一点,受罪的不是鼻子,是额头,受力面积大,也就没那么疼,眼泪都没刺激出来。

但不知为何。

在靳川转过身的那一刻,苏柠原本抚在额头上的手,鬼使神差地抚在了鼻子上揉了揉。

靳川低眸,看见女孩眼中噙着的泪,静默了一会,道:“你这鼻子...”

苏柠眼睛里莫名升起一丝希翼。

就看他挑了下眉,听他缓缓补充:“挺惨。”

苏柠:“......”

她到底在靳川身上期待些什么?

靳川走到沙发前坐下,下巴朝她点了点:“坐。”

苏柠没客气,直接坐在另一个单人沙发上,也不知是一时动作太猛,还是本来就头晕,坐下时,眼睛仿佛看见了一圈的星星,有种眩晕感。

她仰头,靠在沙发垫背上,缓了缓。

靳川一只手搭在沙发扶手上,点啊点,蹙眉还在想着刚刚苏柠在宴会厅里的事,她朋友呆在那样一个危险的人身边,看样子,像是被迫的。

但对于席斯年,他略有耳闻。

虽然席斯年这个人手段残忍,但也非常讲信用,若不是你情我愿的女伴,他也压根不会碰。

就是不知道这回的女人怎么看上去有点...叛逆?

靳川也不太想管别人的事,但苏柠这种一点就炸的性子若是不警醒几句,日后肯定会给他惹来不少麻烦。

两人已经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苏柠出了事,那些人自然会默认到自己身上来。

再加上这段时日,公司里的那些老家伙们又在暗地里给他使绊子,靳川已经无暇再顾及其他的事。

话一开口,就自带了点严肃,说的有些重,他点手的动作停下,道:“苏柠,你那个朋友,什么来路?”

“嗯...”苏柠觉得头真的又开始晕了,撑起身子,瞅了他一眼,不清楚他什么意思,她想了好半晌,才慢吞吞回道,“以前和我一个公司的。”

“那你知道她怎么跟的席斯年?”

“席斯年?那个男人名字?”

名字倒还挺好听,她想。

与穆欣的缘分还得从大一时候说起。

那时候,她刚被签进坑爹公司,而穆欣是已经签了两年了,但穆欣比她更惨一点,签的十年合约。

意识到自己被骗之后,苏柠想过要采取法律手段,将公司告上法庭。

但才只开了个头,还在找外面找靠谱律师接这个官司的时候,不知怎的,就被公司里的人给知道了。

然后,苏柠被警告了。

甚至语威胁着她,若是再有这些小动作,直接将她合约卖到别的经纪公司手里,那里的高层个个都喜欢她这种人。

最后结果也就只是语上的威胁,因为公司里的人并没有那样的资源。

苏柠不信邪,觉得这世道下,没人敢明目张胆的做一些违法的事,第二次联系了律师,在去见面的路上。

她直接在出家门口的巷子处,没有监控的路段,被人用麻袋罩着给打了一顿。

等掀开麻袋,想要看是谁时,那群人早就跑得没影了,一点作案工具都没留下。

她知道是公司里的人动的手,却又无可奈何。

身上还流着血,苏柠甚至来不及去清理伤口,就这样带着一身伤跑到公司里老总办公室里去质问老板,偷摸揣着录音笔想要去套话,但老板警惕心太强,硬是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套出来。

从办公室里出来,苏柠那时候只感觉自己整个天都要塌了下来。

她被人揍得鼻青脸肿,因为正值夏天,衣服穿的单薄,在地上摩擦时,有尖锐的石头直接划破了她的皮肤,往外冒着血,白色t恤都被染红了一角。

苏柠仿佛感受不到那疼痛一样。

眼神空洞,麻木,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道去哪,她这个样子也不敢回家让苏枫她们担心。

公司里的人见到她就像是避如蛇蝎一样,远远地就与她划开了界限,要不然是看见了直接无视。

一直走到公司门口的时候,终于有人拉住了她。

那时候的穆欣是公司里唯一一个愿意搭理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