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酸甜

小说: 柠檬酸甜 作者: 时一一 更新时间:2021-10-22 字数:3607 阅读进度:5/49

ll回程的一路上,苏柠都侧着头看向窗外,倔强的连他身影的一丁点都不想看见。

偶尔脖子酸了累了,就抬手揉一揉。

丝毫不肯转动一下,哪怕一点点。

到达一个红绿灯路口时。

靳川单手离开方向盘,伸手扯了扯勒得有些不舒服的领带,领口敞开了些,呼吸都似顺畅了一点。

偏头看了一眼副驾驶,从上来后就没换过姿势。

挠了挠眉心,有些难以理解女孩的心思。

他有洁癖,不想让人触碰自己的东西,猝不及防看到有人触碰,生气不是应该的么。

为什么她可以做到比自己更生气。

还这么理直气壮。

红灯转绿,他踩下油门,没再多想,继续开着。

不知过去了多久,苏柠慢慢看到了熟悉的道路,熟悉的高楼,已经到达了家附近。

迈巴赫缓缓停下,直至停稳。

苏柠解开安全扣的束缚,再一次尝试打开副驾驶的门,却依旧打不开。

她闭了闭眼,耐着性子等着。

安静半晌,苏柠没等来车门的打开,等来了身后人的质问。

“合约上的违约金是一亿?”

苏柠:“...???”

突然说这个干什么?

她静观其变,没转头,没说话。

靳川声音慵懒:“合作期间,无条件完成雇主合理的要求?”

“......"

"我...”

苏柠倒吸一口凉气,把剩余的话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偏过头想要瞪他的心硬生生地止住。

换了一副官方嘴脸,标准式微笑,声音柔软轻细,仿佛柔弱的下一秒就要被车外的大风吹倒:“靳总,什么事。”

靳川一手搭在方向盘上,盯着她耳鬓间炸了的毛:“你能先正脸看我?”

“.......”

苏柠不情不愿地转过了头去。

“说说,为什么生气。”

谈到这事,那苏柠说得可要多了去。

但这个人不会是靳川。

她只是愣了一晌,很快便浅笑了声,拿出自己的专业技能,胡编乱造,睁眼说瞎话,心平气和地说着:“我没生气啊,靳总,您在想什么啊,我怎么可能会生气,还有,您生气了嘛,我怎么没看出来啊,呵呵呵。”

“......”

靳川的眼尾被这番表演尬得隐隐抽搐着,他沉声道:“我眼睛不瞎。”

苏柠状似惊奇地‘啊’了一声,捂着嘴,一手撑着副驾驶保持身体平衡,凑近他眼前,盯着没带眼镜的眼睛看:“可是,我听说您近视诶。”

外之意就是你现在又没带眼镜,那可不就是瞎啊。

明明都看出她气了一路了,都已经平静了一路了,非得要在最后一下来找存在感。

女孩突然的凑近,有些猝不及防。

热气如云雾一样,环绕在他周围,脸上沾染上她的一丝热意。

像是恼羞成怒般,靳川抬手,直接整个罩在她脸上,推开了,嫌弃地吐出一个字:“脏。”

莫名升起的一丝旖旎气氛被他一个字破坏的一成不剩。

苏柠:“......”

推人的力度没有一点顾忌她女生的身份,一点都不怜香惜玉,苏柠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的视线从一张帅脸转移到车上摆放的一个招财猫上。

重点是,他这次真真实实的说出了这个‘脏’字!

今天的晚饭宵夜都不需要吃了,被他气饱了!

苏柠懒得演了,缩回自己的椅子上,还能理智地跟他说话:“靳总,我要下车,麻烦开下门。”

“你还没说清——”

“还要我说什么啊,靳总,我是生气了,但这跟您又有什么关系啊。”苏柠不想与他再耗着了,直接打断他说话,“是,您是雇主,您有钱,您最大,但人也要学会互相尊重不是吗?”

苏柠这次真是被搞得烦了,什么话想也不想地就说出了口。

好不容易等来靳川对她说那么多话吧,结果全是气人的。

“私自躺了您的床,是我不对,我认错,但您有必要当着我的面跟人说扔掉我碰过的东西么,您哪怕背着我扔也可以吧。”

“您可能觉得我矫情,但我确实就是因为这件小事觉得很不爽。”

末了。

瞧见靳川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神色越来越不好。

碍于金钱压力,苏柠还是怂了一下,补充着说:“这是您要我说的啊,不是我自愿的,我解释完了,可以让我走了吗。”

‘咔哒’一声响。

靳川没说话,解开了车锁,默许般让她下了车。

苏柠眼睛一亮,前一秒刚推开门,下一秒就听见靳川说话:“你的不爽,我不是很能理解,但我第一次被人这样打断说话,挺不爽的。”

“......”

苏柠疑惑般回过头,试探的脚犹豫着要不要踏下去:“所以?”

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空气中仿佛都有一丝硝烟味,靳川面无表情着补充:“下个月零花钱没了。”

“......”苏柠,“???”

哈?

苏柠不服:“凭什么啊,我又没违约。”

靳川慢悠悠伸出两根手指:“两个月。”

“wo——”

“三个月。”

苏柠嘴都不张了,直接推开车门,下车,动作一气呵成。

关门时,还故意地将门摔得震天响,见他从驾驶位上淡然望过来,明显被吓了一下的眼神,苏柠立马转身跑了。

调皮的吐了吐舌,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顺了顺自己的小胸脯,但一想到30万没了,就好气哦。

天空忽然飘起了鹅毛大雪。

显眼的迈巴赫停在楼下,没有急着离开。

望着女孩远去的背影,靳川第一次知道还能有人的表情可以这么的...精分?

所以这就是演员的职业素养么,角色切换自如。

也不知道周程从哪个旮沓角落里找出来的人。

一张小嘴整天叭叭的。

聒噪。

今天,还意外发现了她的一个本事。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靳川:“......”

嗯。

下一次的合约对象要换个安静一点的。

他降下驾驶座的车窗,雪花顺势飘了进来。

从车座旁翻出了一个烟盒,抽出一根烟,熟念的点上,猛吸上一口,有片刻的晕眩。

靳川将车座放倒了些,夹着烟的手搭在车窗上。

吞云吐雾间,他闭上眼,享受这难得的放松时间。

近日来,趁着春节之际,集团里董事会的那些家伙们一个个的已经按耐不住,背地里已经开始搞小动作了。

为了解决掉一些麻烦,靳川已经许久没睡过一个好觉了。

每天都在跟时间赛跑。

麻烦虽有惊无险的全部解决掉,但他明白,这些只是开胃小菜,后面的麻烦只会更多。

甚至那些家伙在明明知道他有‘女朋友’的情况下,还硬想塞个女人过来。

美名其曰是‘额外的享受’,真当他不知道这是眼线呢。

一根烟完毕。

靳川升起了车窗,缓缓地将车开走了。

-

下午,苏柠三姐弟成功汇合。

几天不见,苏明浩的脸就肉眼可见的圆润了起来,苏柠惊叹出声:“苏明浩,你回趟家是被当猪喂了吧,胖这么多。”

“来,让你二姐摸摸手感。”

说着,苏柠就掂着脚,要去捏时,被苏明浩躲了过去,绕在苏枫身后。

“不要,脸就是被二姐捏肿的。”

“你又乱说什么鬼话了。”

两姐弟在机场里围着苏枫转圈圈式追逐,幼稚得跟小学生一样。

苏枫笑得乐不可支,一边挽一个:“好了好了,回家再玩。”

到了家。

趁着苏枫在收拾行李时,苏柠从自己房间抽屉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随后走去房间对面。

敲响苏枫房间的门,在门口喊话:“姐,可以进去吗。”

“门没锁,你进来吧。”

听着声音,苏柠扭动着门把手,推开了门。

地上放着摊开的行李箱,床上堆满了她四季的衣服,苏枫住的是次卧,有点小,行李箱占了地方,苏柠更是没处下脚。

她跟个特工躲红外线似的,一步一步地走的小心翼翼。

要防止踩到什么,又要不碰到那些摆在地上的小家具,一步跨得很大。

好不容易坐到了床上,苏柠开始漫无目的扯话题了:“怎么把衣服全给清出来了。”

苏枫一边折着衣服,一边分类放着:“收拾行李箱嘛,索性把整个衣柜的衣服全部整理一下,正好清出一些不能穿的了,占地方。”

"对哦。"

苏柠心不在焉地点着头附和,抓着一根衣服带子转着玩:“那我等下也去整理一下,我有的衣服衣柜里塞不下,都直接堆在椅子上的。”

话落,房间里没了声。

只有时不时的衣服摩擦声和柜门的碰撞交替着发出声音。

苏柠还想开口说什么引入正题时。

苏枫弯着腰,折好手中的一件外套,叠在一旁,掀眸看了她一眼,索性坐下:“阿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被戳中心里事,苏柠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脸上的皮肤,有些扭捏:“嗯...”

“怎么了?”

苏柠从衣兜里拿出那张卡,被揣得热乎乎的:“姐,这是我的工资,我知道,你又把所有的钱都给他们了,这些你拿着交房租吧。”

苏枫似乎并不奇怪她这样的举动,眼神都没有惊诧一下。

这半年来,妹妹上交卡的次数上演了无数次,每次都有一个能让她信服的理由。

“嗯,先放着。”苏枫现在如同大家长一般,自动摆出了长姐的威严,不显露真实的情绪,“做什么得来的工资。”

苏柠拿出早就想好的理由,笑嘻嘻说着:“临时演员。”

“?”

“就是类似于被人拉去一个场地,充当观众什么的。”

苏枫貌似懂了:“这个听说赚的不多,工资就自己拿着花吧,房租不是你该操心的事。”

“额...”苏柠眨了眨眼,观察着她的脸色,犹豫着说,“姐,我跟她们的有点不太一样。”

“什么不一样?”

“我演的女主人。”

“......”

苏枫眼皮跳了跳,看了一眼那张卡:“里面多少钱。”

“...五十万。”

苏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