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酸甜

小说: 柠檬酸甜 作者: 时一一 更新时间:2021-10-22 字数:3310 阅读进度:3/49

ll看到来电。

她‘诶嘿’了一声,自己等下本来就打算要打过去的。

划了接通,苏柠歪着头,将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

一手拿着苹果嘎吱嘎吱地咬着,另只手拿着遥控器在挑选着要看的影视节目。

“二姐,小年快乐!”

弟弟苏明浩祝福的声音顺着无线波信号传递了过来。

苏柠直奔主题:“你们过年那天的高铁票是几点的来着。”

“好像是下午4点半?”

4点半...

苏柠想了想,那天,她去靳家吃顿午饭,应该就差不多可以了。

然后到下午的时候,就可以找个理由跑回来,去高铁站,接他们。

时间应该是够的。

确保这样的方案两边都不会露馅之后,苏柠放心了。

与苏明浩唠起了家常琐事,聊完一些奇葩亲戚的事后,苏柠没了兴致,忽然问道:“他们找姐姐要钱了么?”

起初一直有声有色地形容着那些亲戚说话语气的苏明浩听到这话,卡了一下,而后支支吾吾地说:“要...了。”

“多少?”

“...好像是三万。”

三万,那是姐姐苏枫一年的存款。

苏柠心里顿时来了火,‘噌’的一下站起身来,手机都差点没接住,一手叉着腰开始臭骂他:“你在家不会拦着点吗。”

苏明浩也觉得委屈,小声地说着:“我拦了呀,拦不住,还被妈妈打了。”

“你一个180的大男人要真想拦,拦不住么,她是会打死你吗!”

苏柠这一声不受控制地吼了出来。

她眼睛泛红,下嘴唇还在颤抖着,说完这话后,自己都愣了下,两边都像是按了开关键,安静了下来。

话筒里只听得见苏柠一声又一声的大喘气声。

过了半分钟。

苏明浩默默地出声道歉:“二姐...,对不起。”

苏柠回过神来,将苹果放在桌上,有些无力地抚了抚额头,坐在沙发上,闭了闭眼,好一会儿,才缓下情绪:“你不用道歉,没怪你。”

心里憋着口气下不去,苏柠说完后就直接把电话挂了。

刺骨的严冬,狂风大作,风刮着就像是刀子刮在脸上,很疼。

街道上没有几个人在外游荡,苏柠两手插兜,戴着白色针织帽,白色的围巾,全副武装着,戴着耳机正在听歌。

静静地拐去了附近的一个公园里,慢悠悠的散着步。

她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戴着耳机,找到一处无人的角落,边走边听歌。

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苏柠从有记忆起就与父母的关系不合。

她的父母重男轻女思想观念严重,对两个女儿从来就没有当人看过。

小的时候,吃的饭永远是隔夜饭,菜永远是剩菜。

家里所有的活都交给她们干。

也不给她们交钱去读书。

那时候,若不是年迈的外婆愿意抚养她们,可能两姐妹早就去了另一个世界。

只是,前几年,外婆还是因病走了。

苏柠考上大学后,也在没有回去过那个家,回去过那个小县城。

但苏枫,可能是身为老大的原因,想到的永远比她要多。

每年都执意要回去。

每年的最后一天还要给他们一笔钱,可明明每个月都给了生活费的,对他们无理的要求几乎是有求必应。

苏柠小的时候,不懂姐姐为什么总是不反抗。

后来大了,才明白,不是不想反抗,只是因为要照顾她,不想她平静的日子被临安市的人打破。

-

大年三十那天的清晨。

苏柠昨晚一直在背台词,一人饰多角,自己跟自己对戏,演到凌晨,都快把自己练成了精分。

感觉趴在床上还没有入睡多久,一旁手机设置的闹钟就已经开始吵了。

第一次被吵醒,没理。

第二次,装死。

第三次,“啪”的一声,把闹钟关了。

闭着眼睛,如没了灵魂一般,挣扎着起床,浑浑噩噩地摸索着路去浴室,给自己梳洗打扮。

她没忘了,小杨早两天,亲自上门来找她,说今天早上准时9点钟来接她。

九点!

大冬天的九点,天都没亮全吧!

她又不敢反驳。

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软,这事办圆润了,才会有下次的合作。

顶着明显的熊猫眼。

苏柠捏着粉扑,使劲往脸上拍啊拍,视线不经意瞥到床上摆放的几套新衣服,嘴角抽搐了下。

这是小杨那天一并带过来的,说是靳川专门给她买的。

目的是为了不让她穿得跟被虐待了似的。

苏柠听了一脑门子黑线。

8点50,全部收拾好后,苏柠拧着包下了楼。

有正好上楼的邻居阿姨,看了她一眼,没认出来,低下了头,又抬头看了一眼,忽然恍然大悟般拍了下一旁的栏杆。

“我说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原来还真的是小柠啊。”阿姨看了眼她的衣服,笑道,“怎么突然穿这种衣服了,还别说,小柠穿着真好看。”

苏柠:“......”

她礼貌地笑笑,含糊地解释着自己有事要忙,先走了。

穿着高跟鞋,苏柠一步一步踩得这老旧居民楼要塌了一样。

来到一楼时,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白色a字型修身羽绒服,搭配着死亡黑色紧身皮裤,以及一双黑色长筒高跟鞋。

苏柠被这审美尴尬得想遁地逃走。

这种穿衣风格不正是邻居阿姨那个年龄最爱的穿搭么,修身,对紧身衣裤的谜之喜爱,但为什么靳川一个大男人的审美也可以这么的奇特!

她委婉着给小杨表达了这几套衣服,她不配穿的信息。

虽然说衣服不是她的审美,但确实很贵,单价五位数了,挑的几套都是国内某个知名牌子的畅销货。

嗯,这家品牌定位的服务人群是中老年的女性。

酝酿良久的话语,被小杨一句‘苏小姐顶配’的话给打了回来。

苏柠只能给自己洗脑,50万,就吃一顿饭,确实对甲方爸爸不值,顺着他的意来,可以让自己把这钱拿的更安心。

走出居民楼窄窄的巷口,一眼就看到了靳川经常开的黑色迈巴赫停在那。

小杨已经站在车门口,见她过来,已经提前给她打开了后排的车门。

苏柠与他打着招呼,边和他说着‘除夕快乐’边坐进了车后排。

在看到靳川也坐在后面时,她没设防,被吓了一跳,‘除夕快乐’的乐字音都要飞出去了。

车门被关上。

小杨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把中间的那层挡板给升起来了。

车后排的空间里,静的仿佛连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见。

靳川从她坐上来后,就没分出一个眼神来看她,一直专心于在搞工作。

笔记本的键盘被他敲的一点吵闹的声音也没有,骨节分明又白皙修长的手,总是养眼的,苏柠不免多看了一会。

顺着手指,视线缓缓上移,看到了他精致的下颌线。

紧抿着唇线,鼻梁挺立,从侧面看过去,能看到他长而翘的睫毛,剑眉星目,大抵指的就是他这样的人。

也许是今天是同家人一起吃饭,靳川的发型不再是一丝不苟的大背头。

额前的头发都被放了下来,略微蓬松,显得有一丝慵懒,很居家。

看他一直忙于工作,苏柠没有打扰他。

约莫过了半小时后,醒目的笔记本被合上,公务终于忙完,靳川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

这才舍得分去一个眼神看苏柠,只是看了一眼,又收了回来。

没什么感觉。

这半年来,苏柠在公司里那些妄图给他塞眼线的高层面前有意无意露了几次脸,两人再完美走了一波恩爱的戏码,才让那群人才淡了心思。

给靳川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两人的直接接触也甚少,基本都是小杨,或是他的总助周程负责与她对接。

本以为会就这么平淡的一直到合同结束,哪曾想忍了半年没看到儿媳妇的刘雅静直接来了个王炸,不经过他同意就把人约了出去。

那天他收到女孩发来的两条微信时,是刚开完会议,正往那边赶。

心知自己的母亲并不会有多为难她,靳川就没想着给她回消息。

等进去的时候,恰好就看到她...准备接过支票。

那一秒,靳川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竟是,还好自己可以拿出更多的钱让她闭嘴把合约这事烂肚子里。

揉了揉有些酸涩的鼻梁。

旁侧的女孩似有所察觉,说了声:“靳总,除夕快乐。”

靳川背靠在座椅上,手顿了一下,而后继续揉着,‘嗯’了一声。

随后又陷入了一种安静的氛围里。

过了好半会,苏柠觉得这样尬着不行,两人距离上次一起同坐一辆车是已经很久远的事了,虽然上次没聊天。

但等会,是要在他亲人面前演戏,那自然是要演的更自然一点的,不然容易露馅。

于是她主动找着话题,希望短暂的聊天能把两人的关系拉得更近一点。

“靳总,您过年还这么忙啊。”

“嗯。”

“靳总,您平时是不是除了工作就没了其他的娱乐活动了啊。”

“嗯。”

“靳总,您是独生子女么。”

“嗯。”

“......个话题。”

“嗯。”

苏柠:“.......”

就知道嗯嗯嗯,不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