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跟前红人

小说: 农三代的青云路 作者: 开心萱萱 更新时间:2022-01-16 字数:2515 阅读进度:34/73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第二天不用说,整个侯府都知道了观澜院第一大丫鬟苹果被侯爷责罚,去戒堂领了二十戒尺的事儿,不少人都在切切侯爷的难伺候,更多的人将视线放在了同侯爷同桌吃夜宵的春华身上。

然而,外人不知道的是,每天春华除了和长兴侯一起吃饭,甚至成为了长兴侯子侄一样的存在,在观澜院里,慕容铧时不时的手把手叫她练字,为她解经,让她读官员上奏的条陈,甚至不避讳的跟她讲一些关于朝廷的大政、方针,政策。

慕容铧像种下一颗小树苗一样,只要是涉及的,将自己的所知所能不带一丝保留的交给了春华,饭一起吃,觉一起睡(一个睡榻,一个睡床),有好的东西除了庆郡王,他甚至毫不避讳的会给她留一份。

整个府里上上下下近2000人都知道,自家侯爷身边多了个红人,红的发紫的那种。

临近中秋,天气正好赶路,大宣的附属国大都选择在这时将朝贡的东西送往长安,皇帝的年岁已过古稀,就不是很爱动弹,长兴侯的职责就忙了起来,接受各种献礼,安排各种赏赐。

天气炎热的紧,这天春华刚吃过了西瓜,咬牙将五十年前司马光编著的《资治通鉴》背完十篇,她拿着一本《淮南子.揽民训》解乏,看的正是女娲补天:

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滥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苍天补,四极正,**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

为了拯救子孙,炼石补天,驱除猛兽,扶正四极,这就是大宣的创世纪,同西方的男人身体里取出的肋骨做成的女人完全不一样的一种思想。

加油加油,耐着性子看了两章《贞观政要》,将今天的《大宣统治的重心小论文》做了草稿,春华觉得需要洗洗眼睛,再从书架上取了一本《诗经》放松一下。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念诵着,春华不由的抚着下巴,手下不知不觉的描绘出一个q版的人形背影来,长长的发,清瘦高大的身形,宽袍大袖的风度——

烦躁的将宣纸揉成一团,又舍不得丢,摊开夹在笔记本里,不由想起曾今看过的电影《天山童姥》里的歌,《只有我自己》。

“曾今欢天喜地,以为就这样过一辈子,走过千山万水,回去却已来不及,曾今惺惺相惜,以为一生总有一知己,不争朝夕,不弃不离,原来只有我自己——”

当然,唱是不敢唱的,但从腰间取下羌笛来吹一段,春华却是敢的,难怪世人离不开音乐。

吹一段,心情又好些,把这些黏腻的心思装到一个记忆的细胞里,就像哈利波特的抽取记忆,用意念将它抽出来注入到那张揉皱的小像里,她还是她,只是那个同慕容铧投缘的小丫鬟。

人贵自知!

告诉自己,春华又开始更改自己的小论文,让辞藻更通顺连贯,清理错别字,如果可以,她希望日后能胜任长兴侯的秘书之类的工作,她有信心面对所有的诱惑不背叛他,也有信心从后世的一枝半叶的历史中给他一些中肯的建议,为他提供一种更全面的思路。

大宣是一个很复杂的政体,既有原本封建领主的政体,又有资本主义初期的经济体,因为上层的明智,资源的辽阔富庶,他们辩证和谐的统一在了一起。

“春华,夫人传你。”苹果微笑着上楼,尽管很久之前她被责罚,但她深知是因为质疑了侯爷的意思,并没有将那场责备错怪到春华身上。

“姐姐午安!”

从她成为长兴侯实际上的弟子,她便将自己用了两辈子的名字‘春华’公开了,大家只当长兴侯赐的名,未曾多想。

“不知夫人为什么传我?”一边收拾自己的书,一边将笔放到笔洗里泡30秒,简单的清洗了放在笔架上。

苹果并不敢收拾文书,捧着填漆盘里面的盘子同捧着笔洗的春华一前一后的下楼,说,“谁知道,约莫是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书童。”

春华听得出她话里的提点,点了点头,说,“想来是因为谢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快出生了,侯爷见我同先侧妃娘娘有些相似,侯爷为了提前演练一下怎么做父亲?谁知道呢!”

“你怪好意思!”苹果啐了一口,“这样高的个子,说出去是侯爷的儿女,谁信?”

苹果虽然这样说,但脸上的笑还是深刻了两分,她是负责贴身照顾的,从来没见到侯爷同春华有半分苟且,“我就不知道我哪里不如你了,也不知道老天怎么就给你了这样大的福气,你可真会长。”

多个朋友少个敌人总是好的,“唉,我倒是想长的像姐姐一眼胸是胸,腿是腿的,一穿胡服,别人总看我像是个小子,哪像姐姐你一出院门,都有小厮为看你撞柱子。”

苹果的长相端庄,身材很好,像丰满的水蜜桃,在下人中很有人气。

“又耍贫嘴,”苹果说着不自觉的抚摸了一下她头上的金镶杂宝半翅蝶簪,蝴蝶的翅膀正是花丝工艺,颤巍巍的,随着走动上下起飞,灵动可爱。

“你既走顺便把这两筐胡樱桃带过去,你告诉夫人若是不够分这边还有,吩咐你也是一样的。”

“我就这样举着两个大筐?”一筐在十斤左右,从观澜院到谢夫人的桂秋堂直线距离一里,顺路走近两里的路程,奴婢是不能骑马的,用走的,夭寿呐!

观澜院位置属于前院中心建筑,桂秋堂是后院中心,前院能跑马,后院奴婢是没资格跑马坐车乘轿的。

“你真不像我们院里的,”杨梅笑着从竹篓里捡出一盘卖相好的用缠丝白玛瑙碟子装了递给藿香,让她摆在楼下的隔子上,从篓里又抓了一把递给春华,同旁边的丫鬟们一边吃一边说,“你只管去,我告诉你个巧宗儿,你出门只管叫门口的婆子给你一辆自行车,你一边挂一篓骑过去就是了!”

“这倒是个法子,我原想让你带两个婆子的,只是你可会骑?”

没想到这院里竟然有自行车,“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姐姐帮忙推来我试试。”

“我今儿倒要瞧个稀罕,”杨梅放下袖口,擦了擦嘴,直接过仪门走到门房哪里果然推出一辆崭新的二八大杠自行车来,因她不习惯,扭手扭脚的。

春华如今虽然才13岁,但身材高挑,已是标准的一米六八的标准身材,骑上去还是可以的,就这样骑着在院里绕两圈。

“不错嘛!”杨梅酸酸的啐了樱桃核,嚼着樱桃肉,颇有几分赞赏的抱着手笑说,“你脑袋倒是灵光!”

“灵光不灵光的赶紧的,这天色眼见着要吃午膳了,莫不是你想在桂香院蹭饭?”苹果笑着嘱咐,同宝莲几人将两篓没开封的车厘子挂在后座上,帮着春华推出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