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好学上进

小说: 农三代的青云路 作者: 开心萱萱 更新时间:2022-01-16 字数:2165 阅读进度:33/73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当朝第一权臣的日子是什么样的呢?

美酒、美食、美女,觥筹交错,宾客盈门,尤其,长兴侯又是那样的名声。

然而,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侯府的南院里每天宵禁后都是隔三差五的大宴,纸醉金迷,全长安有名的美人冯茜茜听说便是座上客,有她在,年轻一辈的王孙便拿这里当了家。

春华端着水盆跟在苹果身后,苹果正同长兴侯的随从,一个名叫小贵子的小太监侍立一旁。

苹果为长兴侯换了寝衣,小贵子端着一盘奏折文书。

这小贵子天生一副笑模样,长的却很端正,伺候长兴侯洗漱完,换了寝袍,二人也不敢多,放下文书端着水下去了,苹果给春华了一个警告的神色,春华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月光投影在墙绫上,配着亮堂的煤气灯,所有的一切清晰可见。

长兴侯就在他寝室边上,春华有幸住过两天的房间的胡床上伏案工作。

作为军机处的辅政大臣,他每天需要从下属回报的全大宣各地的事件中挑出轻重缓急,有基本的准备来回应皇帝的询问,并了解事情处理的几种方式选择最中肯也是对自己一方最有利的一种。

春华当差两天,她亲眼看着长兴侯每天早五点起床,晚上7点开始处理公务,每晚11点差不多开始休息,听芦苇说,便是举国休沐的节假日,他的工作却也不能少。

她可以理解皇帝对他的重用,背着这样的名声,不可能上位,好用又美,这样的另一半她也想要一沓。

想来长兴侯就是现代世人常说的精英了,每天休息4-5个小时然后第二天精神百倍的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用他的优秀赢得了世人的尊重和众人的仰望。

“你不用每天这样看着我!”慕容铧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女孩看她那种满眼的佩服,可爱乖巧的模样,便是一个铁石心肠的玉像也会被取悦。

“啊?嗯,侯爷你说我?”大美人笑了,大美人看着我了——

“你可以取些书来看,我想你不愿意嫁人生子,了此一生,应该是想上进的,若有一天你通过了秀才试,我送你一场缘法,就算,就算是对你在我府里出了事的补偿。”

这是什么样的神仙上司,此时春华对于长兴侯那是绝对不掺假的感激,这是她近来最心心念念的如何改变身份的事儿,若是能过了秀才试,顺利的考入学院,最好能成为大宣的一名小小吏员,她一定会好好工作,重新做人。

“叩谢侯爷!”春华诚恳的行了拜礼,“但不知我的贱籍身份?”

“无妨,你原本也不是奴籍,不过是雇佣契,这个主,我能做,你只管安心读书。”

不是奴契?

亏大了,若早知道这样,在路上她就跑了,了不起赔偿对方损失,本来自己就算是被拐卖的人口。

不,自己没有路引,就相当于没有身份证,就是逃脱也没有办法挣钱工作,至于回家,想到延华她们,死了的人再回去,不知是福是祸!

就是想破头,长兴侯是给了她一场造化。

“无妨,”慕容铧见她真的一脸感动,放下笔,起身扶起她,“我原本就是宫奴出身,我从不觉得谁比谁下贱,只要愿意学,总有一日是人上之人。”

长兴侯一脸动容,他随后领着春华走到书架旁,上上下下,一会儿就找齐了十几本书。

“这两本都是这几年秀才试各地州的试题和解法答案,想来你是识字的,先背着,这十本是今年大长安的秀才试专门用书,你看着,有不懂的地方随时问我。”

有人说,跟到一个对的人,他会让你越来越好,春华相信,慕容铧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如有差遣,敢不死尔!”

慕容铧平生听过的恭维话多如雨水,但直视她眼里的真诚,不免心里也有些动容,然而,他只是一笑,“你以后有了出息想到这一幕会后悔的。”

说着,他拉起春华,也直视着她的眼睛,“记住,你首先是一个人,一个属于你自己的人,然后你才是成为其他,这话你现在可能不明白,但记住它。”

慕容铧说完,去寝室为春华搬了一个小几,一个胡圈椅,就在自己岸边,给了她一只笔,一本小册子,确保她随时可以沾到墨。

春华听话的坐下,久久看不清书上的册子,终究她不是个很能憋得住的性子,“你为什么对我这样好?”

“对你好?”慕容铧苦涩的笑笑,“或许是因为你长的像我姐,或者是因为你像曾今的我,谁知道呢,总之眼前的事于你有利,就做,世间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对错!”

春华红了眼眶,心里默默祈祷不管眼前的人经历过多少波折,愿他日后安好,她放下心沉浸在书册里。

大宣的笔同后世的铅笔有点相似,远远的,笔芯尖细,只是笔尖是毛制的,很考验自己的笔力,抄写上很方便,她一边模仿着书本上的自己,一边小心的练字,从键盘时代来,她的一笔字是个硬伤。

当然,于公于私,她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她时不时的起身为慕容铧研磨,搬运公文,做些书童该做的活计。

时间在做事的时候过的很快,到晚上十点左右,苹果提着食盒来了,小贵子带着食几,摆好盘,是一盘箸头春,就是烤鹌鹑,一盘小天酥,就是鹿肉和鸡肉同炒,还有分甘同味,莲花包同一罐一品官燕。

“夜深了,侯爷多少再进些?”

“再准备一套碗筷来。”慕容铧头也没抬的嘱咐。

苹果先是一喜,而后看到了案几上埋头写字的春华,几乎没有掩饰住自己的嫉恨,红着眼,“这,恐怕于礼不合?”

“你若是做不了这活计,自有做得了的人来!”慕容铧抬头看向苹果,眼中是没有遮掩的冷酷。

“侯爷恕罪,奴婢不敢!”苹果慌的连忙跪下。

“自己去领罚!”

“诺!”

头一回见识了长兴侯的威风,春华心里打鼓,不知道是怎么样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