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贞静贤淑

小说: 农三代的青云路 作者: 开心萱萱 更新时间:2022-01-16 字数:2273 阅读进度:31/73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照见五蕴皆空!”

默默背诵《心经》,春华抚住自己的脸,她是来做丫鬟的,攒钱活的很舒服的丫鬟,不是来做某人的小妾候补的,美色固然好,小命更可贵,在没有找到自己的执著之前,自己首先需要做的就是贞静贤淑。

贞,严守男女之礼,作为女子,经济不独立的奴婢,若是被人拿住把柄,或者再出一件这样的事儿,一辈子就交代了。

静,安静做好自己的本分,不要惹人注意多生事端。

贤,贤之一字,从古到今都是被人说的,也就是说自己要宽和待人,哪怕吃点小亏,想想自己用作人生宝典的《红楼梦》,被称为贤的最多的就是袭人,自己一定要注意套路和反套路,不知自己能不能做到。

淑,据《大宣大字典》的意思就是温和善良,这是春华最希望能做到的一个品质。

一通瞎想,春华打定主意,安心的睡了过去。

然而,谁都不是上帝之子,春华的打算,在第二天就遇到了挑战。

第二天天色不过刚到早晨5点,长兴侯刚走,苹果微笑着找到春华,帮着她将行李,用过的床单被子打成一个鼓鼓的包,在春华诧异的目光中将价比黄金的琥珀色广陵山水花鸟茜罗半臂当做绳子将这被子扎起,走在前面。

“咱们观澜院可以说是全府里最有规矩却也是最没有规矩的地方。

若是得了侯爷的喜欢,便是天下最珍贵的东西也不过是取乐的物件,若是惹了侯爷忌讳,因为一棵花、一株草被打死的也大有人在。”

“这自然还要多靠姐姐指点。”春华连忙走上前,想要接过包袱,在小厨房里,大丫鬟没有帮小丫鬟做事的道理。

“行吧!正好我早上为爷梳髻,手酸的紧。”

说着她看了一眼春华,见她没什么反应,又说,“要说侯爷,那是咱们大宣第一美男子,喜欢他的人就像河里的鱼一样多——”

“侯爷那就是那天上的星宿,能服侍他的饮食起居,那是天大的福气。”

想来这福利那是真的好。

“你——”苹果看了眼她的眼睛,“还是个孩子,也是我昏头了和你说这些。”

苹果说完,脸上又重新开心起来,指着主楼后的那一排厢房,说,“院里分为左厢房、右厢房,那边是太监居住,这边是宫女的住处,平日不当差,不可擅自进入主楼,违者驱逐出府。”

“喏!”

说完,苹果看着春华将自己的床铺好。

“我还要去收拾,主楼中除了你,还有冬枣,杨梅可以进侯爷的主卧。里面的东西你一概不准乱动,晚上守夜,你话要少,若是传出一星半点关于侯爷的私事,外边的人议论开来,侯爷不过是个风流,你就是个死,切记!”

苹果正说着,只见厢房门口站着一个长相艳丽的姑娘提着瓜子,似笑非笑的看向苹果,“呸——”

她很不礼貌的将瓜子皮啐到苹果面前,一扭身走了。

苹果脸上的怒色只闪过一瞬,“这是宫里出来的绣娘杨梅,专门负责侯爷的针线衣裳,出身好,脾气就怪,你不要往心里去,咱院里还有你冬枣姐姐,荔枝姐姐是一等,另外院里的人都是侯爷的小厮,随从,没有必要切记不能同他们搭话。”

“好的,多谢姐姐提点。”这份工作不像很好做的样子,春华默默给自己打气,要多做事少说话,这里不像是个安乐窝。

“不知我每月的月钱?”

“你是侯爷的丫鬟,月钱自然是按头等,每月是二两银子,另有一套衣裳,两件配饰,你每天的吃食份例是肉一斤,米三升,蔬果两斤,衣服可以收拾好送到二门外给仆妇洗,若是要自己洗,衣服只能晾在屋子里的熏笼上,我今儿是不能陪你了,一会儿我让下边的小丫头芦苇来领你去账房领物件,你晚上当值,先休息下,你的早饭我一并叫人给你送来。”

“多谢姐姐!”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大概是守夜,伺候长兴侯夜间喝茶?

要熬夜,不知道能不能带点书什么的去,不行,还得要点茶叶,不然头一次误了就惨了。

一边想着,一边将语带笑的苹果送出门。

睡到早上十点左右,再睡不着,刚起身,就见一个身穿红色锦袍,梳了双丫髻的女孩端着一份菜进来。

“我叫芦苇,是院里的二等丫鬟,苹果姐姐嘱咐我给姐姐准备的饭,早晨因为你睡的太香,就没叫你。”

“太感谢了!”春华笑着接过,是一大碗颗粒细长的米饭,一碗乳白带两块肉的笋汤,一碟炒青菜,一碟嫣红的调了醋香油姜蒜的卤肉。

饿了一早春华自然是狼吞虎咽。

“姐姐快慢些,若是不够还能去小厨房点。”

“我就是习惯了!”

春华笑笑,再吃就见芦苇去铺床叠被。

“那个妹妹不用了,回头我自己弄。”

“姐姐大可不必放在心上,这原是我们的差事,我们日后伺候侯爷也是要做的,如今正好借你们的物件练习,姐姐们的东西都是侯爷赏的,材料稀奇,我不上手也学不好。”

“哈哈,我多话了你随意!”也是,像她盖的被子,里子是不知道什么棉,很软,面子却是很硬的加了金丝的织锦,若团不好,是会留痕的。

大大的吃了这一碗米饭,春华一边收拾自己的碗筷一边同芦苇搭话。

“不知道府里,是个什么情况?”

“姐姐只管安心做事,夫人虽大,大不过侯爷去,你只要在这里一天,便是夫人也不能处置你,更别说若不是侯爷吩咐,夫人也不能进院子一步,你若是实在担心夫人,只管安心在观澜院里待着。”

当下是无碍了,也不知道日后,算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看来长兴侯同他夫人也是很有问题。

“这侯府大院是不一样,夫妻不在一个院里住!”

“你不知道的还有呢!”芦苇也笑了,“真真要我说,这张娘子也太狠毒了些,不提这些,我们去领衣服,过了午饭,账房里忙的锥子都扎不进去,别耽误了你的事儿。”

“好的!”春华也很快穿好了自己的外衣,正是苹果给她包的一件旧衣中稍微合身的一件,没办法,她自己的衣服污了,原本的衣服还在小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