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阳光之中

小说: 农三代的青云路 作者: 开心萱萱 更新时间:2022-01-16 字数:2308 阅读进度:30/73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第三十二章阳光之中

观澜院是长兴侯府的正院,四四方方的正院有十亩大小,恰是个两进的大院子。

长兴侯,位尊,这院的规制就不用。

整个地基有近十亩,走上台阶,左右都有近7米的附楼,整个正院分作三部分,三座巨大的房屋通过柱子相连,分为前轩后厦,加上第二层的楼阁,繁复威严,大梁架有七间,梁柱和屋檐间,巨大的斗拱和藻井,二楼是长兴侯的起居之地,巨大的屋檐通过繁复的斗拱延伸出去,像巨鸟的翅膀,庄重中不失轻灵。

巨大的内室四面有廊,门廊之中内室之外又是一圈内廊,内廊中才是正经起居的地方。

门口垂手立着两个侍女,四面亮着灯,因为天气不好,下起雨来,天又凉了几分,檐角的风铃因雨声,风声,缥缈清脆,比什么音乐都好听。

几人见春华坐了起来,当头的红衣侍女举着灯上前照了照她的脸色,笑着将灯放在边上,为她披上外衣,笑道,“可算是好妥了,也难为爷日日悬心。”

“有劳姐姐了,不知姐姐姓名?”

“我是侯爷贴身丫鬟,负责洒扫的,你只管叫我苹果就是了。”

“苹果姐姐,不知道后面这事儿如何了?”

“如何了,我也说不上来,总之你算是交了天大的运道,从今往后只管享福吧。”

正说着,只听楼下传来声音,“侯爷到了!”

陆陆续续的请安声,整栋楼连猫狗都安静了下来,春华也不由的被这种气氛感染,看向留着缝儿的门口。

“今儿好了,吃药了没有,今儿一日吃了多少饭?”

听了回复,一面摘了斗笠,脱了蓑衣,推门过来,也同苹果一样举起灯,一手遮住灯光,向春华脸上照了照,见春华脸都红透了,笑道,“今儿气色好了些。”

“好了!”晕了晕了晕了!

“我府中出了这等败类是我的失职,你只管安心养伤,这两日养好了,你日后就在这观澜院中做事,只要你本分,尽心,日后自然有你的前程。”

“谢侯爷主持公道!”春华只觉得头晕整个人都晕了,试问一个介乎陈坤演的雨化田气质,精致儒雅如大明宫的薛绍那样的超级大帅哥就在你面前嘘寒问暖——

所有的心里阴影几乎都要被这行走的荷尔蒙驱散了,但春华毕竟是个伪少女,“不知——”

然而,慕容铧是深谙洞察人心之术的,做到他这个位置,想要收买一个人的心,自然见一知百,不待人就想好了处理,“按我《大宣律》,私闯人宅院,强掠妇女的,自然按律有他的结果,其中支招提供方便的主谋,也是犯了府中禁忌,现在已经影响不到你,你只管安心当差。”

春华长长的松了口气,她没有留意到旁边的苹果脸上的笑也加深了。

“不知——”春华不知道如何能得自由身,但侯爷已经说过了安心当差,自己再提赎身,常人说伴君如伴虎,如果惹怒了顶头上司,那种无人庇护的苦处她不想再来一遍,但——

慕容铧一看就笑了,这样浅显的心思在他面前一如三岁孩童,只是她同样如孩童一样明净的心思让他多了几分良心。

世间聪明人多,蠢人也不少,聪明的蠢人占大多数,偶尔犯蠢的聪明人就比较惹人喜欢。

而这小丫头自然是最后一种,观察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丫头举一反三的能力强,记忆也不错,也知变通,更为难得的是始终很清醒!

突然的富贵,突然的贫穷,突然的扶持,突然的压榨,她就像一株活在岸边的茅草,始终做好自己的事,这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不是一般的艰难,非得有格物致知的格局,而这出现在一个十二岁的少女身上就尤为难得,想到那个人,那个高傲的除了自己谁都不喜欢的人,这样一个同他长相有八分相似的讨喜的小姑娘,或者会收到奇效。

若是如此,那真是四两拨千斤了!

慕容铧看着她,脸上的笑越发的热,热的春华的心跳加速。

然而,有慕容铧在的地方,自然不会缺少脸红心跳的暧昧,从他的毫不在意到苹果的习以为常。

“你只管安心的当差,那张婆子毕竟是夫人娘家带来的,她的本意也不是杀人,如今祸首已死,我若是再追究,夫人脸上实在难看,你——”

“不敢当!”春华跪坐住,“如今能得侯爷照拂安心当差已是万幸!”

按原计划赎身是不能指望了,谢家不倒,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离开长兴侯的院子除了死还是死。

至于长兴侯为了自己去对付自己的夫人,春华脑子坏掉也不敢这样想,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行了,扰了你半日神,你休息好了,”慕容铧想了想,“直接到我的寝室,你即是夜间洒扫的,便负责守夜!”

“喏!”职责明确,春华安下心来。

刚放心的春华没留意到苹果那忽然睁大的眼和理所当然的觉悟。

随后长兴侯起身而去,他的寝室就在这二楼的中心。

因为长安不同于外地,这里楼房的高度有明确的限制,是以二楼并不高,而且为了防寒,做成了像古代韩剧那种隔间。

而春华所在的地方,正是长兴侯午休的房间。

她睡的榻就在房间的西面,北面是坐的一个巨大的有近十平米的胡床,上面的引枕上还有两本翻开的书,一本可以看到般若两个字。

东面是一个紫黑色的长条大几,上面林立着成山的笔,旁边一个青花的大肚子瓷缸,春华也不知道怎么叫,插着七八个卷轴,房间中央是一个鎏金大铜大鼎,罩着罩子,从孔眼里有烟徐徐而出。

从斜对角,胡床后面的屏风后面,是内嵌在柱子中做成八宝阁的从屋顶到地板的书架,隐隐可以看见一个木制人字梯。

果然,像长兴侯这样的人,学问怎么能不深?

在他那样的困境中坚持不断的学习,真是让人钦佩,而且他还这样好心!

春华心中暗暗下定决心,若不能安稳的赎身,那她可以一辈子做长兴侯的侍女,也不错呢!

正想着,只见隔壁传来了说话声,听那洗漱声,似乎是长兴侯的卧室,透过雕花的窗格,一个身着锦袍,长发披肩的男子身影像最美的剪纸贴在窗户上。

春华火星子溅到一样收回视线,脸发热,她双手抚住脸,眼睛却又控制不住的往丝窗上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