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有路无门

小说: 农三代的青云路 作者: 开心萱萱 更新时间:2022-01-12 字数:2391 阅读进度:26/73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我知道了,我记住了!”春华低了头,不发一。

“究竟是个还没长齐的孩子,”张娘子看她身形高挑,蜂腰削背,鹅蛋脸面,乌压压的头发,高挺的鼻梁,秀美的唇,更兼那酥油一样白皙带着一抹霜色的皮肤,更兼富态圆润可爱,年画上的娃娃一样,更有一抹不同于其她女婢的自得之气,想到来日生下个乖孙,一扫她这几十年的腌臜之气。

“你知道你大哥眼见着该说亲事了,我这些年冷眼瞧着,这些女孩子里头,就只你是个尖儿,模样、行事、做人,心地善良,你先和你大哥定下了,等明天同夫人一说,到日子了咱出府去,店也有、房也有,钱也有,一般的咱也做个主子,在家使奴唤婢的,不比在这府里干熬着强?”

说着就从手上褪下两个冰种飘花的镯子要往春华手上套。

春华气红了脸,夺手不行,张娘子想她害臊,又说,“这虽不算好,却也是长安城里带得出门的,以后你给我生下金孙来,我自然还有更好的给你。”

“《大宣律》男子二十一、女子二十方可婚配。”

“可不是,正是这样你大哥才耽搁到这时候,但这些年可不一样,咱府里送出去的丫头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若都按律,满长安的人都该发配了,不过是民不举,官不究。”

“可,”春华想了又想,想不出什么既不得罪人又能脱身的法子。

难道你不愿意不成?若果真不愿意,可真是个傻丫头了,放着外头的正头夫妻不做,倒愿意做个丫头,两年三年的,在这小厨房里没有人脉,不过配个小子,还是奴才,便是得了天恩能赎了籍,一贫如洗的又上了年岁,安家都难,你可是父母亲友一概全无的。”

张娘子见她实在勉强,也不多说,“实话不怕告诉你,在这侯门大府里人人背后都是千丝万缕的,不然也坐不稳这位置,便是普兰自以为得计,你且看着,等她身上那几两小心思卖完了,留的是她还是我,你今日依了我还好,若是不依,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说完她将那双玉镯子放在案板上,自己回家去休息,像他们这样的管事,在府后面的后街上有一片大大小小的小院子,根据家中人口多少分配,张家因为职位,有一个一亩的四合院。

春华将镯子收拾好,一脑门官司的往自己住的小房间走去。

普兰正烫脚,普蕙头痒,正使唤普花给她通头,她的头发不旺,老爱出油,见了春华,就说,“我就羡慕你那一把好头发,成天吃什么好饭食,就这样好了。”

“头发好,黑芝麻研的细细的调水吃。”

“老余家的桂花油,生发也好!”

大家七嘴八舌的聊着,独有普兰留意到了春华的不得劲,泼了水,从春华手里抢过捐包,笑道:“新媳妇来了!”

“真是好看!”

“你当得真是好姐姐!”春华怒了,“我自认没有得罪你的地方,且不说成不成的,我李纯行得正做得直,从没有一点越轨逾距的,你成天拿没有影子的事儿来打趣人,定实了罪名于你有什么好,莫不是你从一开始就算计的我。”

普兰明白自己失,左右看看,出说“天地良心,我从来只有对你好的,你从一个不入流的洒扫丫头到如今,一举一动如何不是我来带?”

“妹妹就是,生气也不能将气撒到普兰姐姐身上,她往日待你的好都是虚的不曾,快些消消气,都是一屋子姐妹,你有什么不是说出来,我们虽卑微帮不了什么忙,却还能替你排解排解。”

“就是就是!”

春华一听也就罢了,也却是普兰除了好揽个好名声,自己有大事小情的也都跑在前面,“姐姐对不住,今天我实在是心里乱。”

说着,她将今天的事儿都同几个人说了。

“其实,这门亲,纵有天大的不好,张娘子的姐姐可是咱们夫人的陪房,家里有产有业,男人么,灯一关,眼一闭,都是一个样!”

“若这样,我明儿回了张娘子换你?”

“我可没说!”

这张油子,实在猥琐,若一味弱智也就罢了,偏偏人还连赌带嫖,不是个好人样子,谁家姑娘跟了他,都是一场难堪,还无望。

“真真这人论理不该我们说,太猥琐了!”普蕙又说,“你既不愿,我倒告诉你个法子,咱府里如今正在招一批丫鬟,实话告诉你说,为的正是圣人有意开南书房,府里正要选几名年岁合适的丫鬟到宫里去,你的人品外貌年岁在这里,又是无根无基的,保不齐就入选了。”

“只是走了这条路,同张娘子那是彻底闹翻了!”普兰忍不住开口。

“闹翻了又怎么样,咱这府里,夫人虽尊贵,到底尊贵不过侯爷去!”

“我原是无依无靠到的这里,同你们也是朝夕相处到今天,实话不瞒你们,这人我是打定主意不嫁的,我虽是奴婢,若是我不愿意,凭他是张天王、张皇帝,拼着不过是一死罢了!”

“总有办法的!”

普蕙们安慰着她,一宿无话。

可事情总有意外,不成想第二天一早,张娘子同她打了个照面就满脸笑,上来就要拉她往内院去。

“昨儿我回去同我妹妹说了,她说如今过了空正是好时候呢,今儿夫人便有空,走走走,我们快些去,迟了回事儿的人一多,就不好说话了。”

春华见她过来便拿紧手中的雕刻刀往身前一扬,“《大宣律》奴婢贱隶虽各有主,至于杀戮宜有禀承,奴婢有罪,不请官司而辄杀者,杖一百;无罪杀者,谓全无罪失,而故杀者,徒一年,我虽为奴,却是雇佣契,非下九流贱籍,你今**死人命,捞钱的职位是捞不到了,得了罪,你有多少财物都做不了主了!”

众人见她年小,便在张娘子眼色下连忙上前抢刀,“不能够,不能够,张娘子是何样人,这年头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奴婢多的是,怎么会强你,你若是不愿,好好说就是了!”

“不管她,我看她敢,她若敢,我今儿算是服了她!”张娘子见势缓和,便又兴起威风。

只是话音还未落,只见春华手往下压,那雪白的脖颈上顿时就开了一条血线。

张娘子见了,气的浑身颤抖,一口唾沫啐春华脸上,“呸,作死的小娼妇,我们且走着瞧!”

说完,气急败坏的往院子外走去。

谢娘子一声叹息,见她放下刀,从自己的工作台上取了一个小瓷瓶,倒出些嫩绿的粉末给春华敷上,拿出一卷绷带给她缠上,冲众人吼道,“看什么看,还不干活去,耽误了午饭,仔细你们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