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春华之死

小说: 农三代的青云路 作者: 开心萱萱 更新时间:2022-01-09 字数:2385 阅读进度:22/73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第二十四章春华之死

“你怎么能这样大胆!”曲江侧,草庐旁的竹林里,王大姑娘看着左右,一脸激动的看着情郎。

“你是我的生命之光,你是我一生的追求,我受不了你就这样同旁人定亲而我只能干巴巴的看着。”蒋藩脸上满是火热,“只要能娶到你,哪怕拼尽我最后的一滴血汗我都愿意。”

“我又何尝不是这样!”王大姑娘泪流满面,“只是,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若是我自己,自然千肯万愿。从今天以后你改了吧,忘记我,你以后一定可以找一个更适合你的人。”

“你是我一生的唯一,日后无论能否同你有个结果,我会如我所,为你一生奋斗。”

“一生太长,从此别过,你同我各自安好勿念!”王大姑娘掩面起身,简单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终于心满意足的往住处走去,那里,还有家中为她指定的未婚夫,今天的放纵是为了同她的青春做个告别。

出身豪族,貌美多金,在学校求学时还有倾心相恋的只爱她一人的情郎,日后是风光无限的风光大嫁,她的一生,若在春华看来是活在朋友圈里最令人羡慕的那群人。

然而,天下总是聪明人多,单蠢的人少。

凭借自己从一个落魄的农家少年到天一的风云人物,励志传奇,他从来都不是任人利用的弱者。

他抹去人性中最后的那一抹柔情,“终有一日,我要她跪在我面前为她对我的愚弄忏悔。”

“天底下的聪明人总觉得比不上他聪敏的不算人,不过是人形生物,殊不知愚蠢的时候都能同你站在同一棋局,若有朝一日抛弃了那些可笑的禁锢,你又如何能再安然做棋手?”

一个磁性动人的声音从竹林后的梅树上传来。

“多谢主上代为解惑,蒋藩誓死效忠!”

想到为了心上人写的违心的文,说的自己恶心的话,失去了所有的坚持换来这样的结果,没有永恒的爱情只有永恒的利益,他蒋藩,终有一天将成为那个在长安执子的庄家。

“效忠?”那个声音嗤的一笑,“我不需要效忠,不过是各人走各人的路,我看好你的才华,作为前辈拉你一把,有何恩情,我不过喜欢这天下百花齐放。”

长兴侯慕容铧不在意的一笑,始终没有同蒋藩见面,人心呐,他要的不过是他最想要的那个玩具,至于忠心,至于这天下,与他何干?

自从9岁的他被皇帝看中,族长逼着他吃下成车的紫河车变成男不男女不女的模样,他眼里便再没了天下,自从自小带大他的阿姐为了他不至于无路可走,拼死生下外甥,他眼里便没了感情。

生活,那是什么,能吃,他姐姐能够回来?

寥落的鹅卵石小道上,蒋藩踌躇满志的往交际场大步迈去。

湖心的陶然亭中,王大姑娘同岳怡雯端着鱼食往曲江里扔,“曜姐姐你真的要嫁给宋王世子做王子妃?”

“王曜王曜,我有的选吗?”王大姑娘王曜脸上带笑的看向这个单蠢的远房表妹,今天心情好,多说了几句,声音带着岳怡雯不曾留意到的悲悯:

“爱情自然是找自己心之所系,但结婚,就要位高权重的,早晨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你以为我嫁给蒋藩就能得到幸福吗?穷为什么穷那是有原因的,穷横穷横,如今他自然爱我如命,可以后呢,‘信誓旦旦,不思其反’,我日后年老色衰他万一出轨呢?同他成婚我首先要失去祖母宠爱,父母的宠爱,我或许能得到一副还算不错的嫁妆,但也就那样了,王家是不可能帮蒋藩的,在官场凭他再有才,不过是一个上不了九卿的小官,我如何面对昔日不如我之人爬我头上,何况,他爱我未尝没有考虑过我是王氏女!”

何况,唐王无意皇位,宋王的太子地位已基本确定了,她嫁过去是名正顺的世子妃,甚至皇后。

“你们刚认识的时候蒋大哥确实不知道姐姐你的身份。”

“衣着、举止、谈吐,小妹妹你想的太简单了,”王曜心下一动,却做了决断,“若不是他爱我这个人,我不会同他恋爱三年。”

“你的三年是时间,但,蒋大哥的三年呢,若是不求结果,他年年拿头等奖学金,也能找一个志同道合的学姐,曜姐姐你不能就这样拿一个人当玩具,你——”

“啪!”

王曜一巴掌制止了岳怡雯的话,“我是谁,我是王氏嫡长孙女,我抬抬手就是一个你一辈子的嫁妆,不过看葙弟的面给你几分面子,你以为你是谁,愚不可及,天地有公平,却不是给你们这样的蝼蚁准备的,不过是一个泼皮破落户的商家女,我教你个乖,野鸡飞上梧桐树也成不了凤凰。”

说着,王曜随后面带不悦的进入人群,也不知说了什么,亭中的众人纷纷对岳怡雯露出耐人寻味的笑,王葙的未婚妻更是过来指责,“我把你当自家的小妹妹来看,却想不到你竟对你表哥怀有私情,他是定过亲的人,你这样横刀夺爱,未免有失风度,我对你太失望了。”

随后,王葙的未婚妻拂袖而去。

延华顾不得新交的朋友,连忙围到表姐身边,“我信任你。”

说着,将岳怡雯带上船,也来不及知会为两人拿衣物的春华们,只能先去寻个避静的地方问清来龙去脉。

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当她们两人刚寻到王葙们想同王葙未婚妻解释时,一个突然的消息将她们惊在了当场。

她们的小堂妹春华竟然死了,为一件简单的衣服,岳怡雯的侍女为勾引宋王世子,偷穿了自家姑娘的衣服,下药给宋王世子,不想被英明神武的世子识破,追逃之际,将春华推入水中,春华不识水性,一命呜呼。

“不可能,绮罗的人品秉性,我们自小一处长大,一同吃一同睡,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在四年后攒够赎身的银子,由我阿娘销了奴籍,嫁一个普通的人过上稳定的生活。”

“现在,不只是绮罗的品性,那中间还有你的品性,春华是自由民,不是奴婢,除了定死绮罗,你难逃干系!”王萱冷静的拉住想要跑去的堂妹。

“不是影响,是已经身在局中了!”王葙一拳砸碎了案上茶碗,一只手鲜血淋漓。

“只是可怜了春华妹妹,受了池鱼之殃。”吴斐也很喜欢这个小大人一样乖巧的妹妹。

几人沉默了,这是他们生平第一次遇到身边的人的死亡,难以想象今早还有说有笑的大家。不过一个中午就生死相隔。

“从今后,春华妹妹的弟弟就是我们的弟弟!”延华的声音没来由的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