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那个姐姐,你的鞋子掉了

小说: 农三代的青云路 作者: 开心萱萱 更新时间:2022-01-09 字数:2522 阅读进度:20/73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对于所有没有后背可靠的人来说,选专业同嫁人娶亲是一样的,选对了幸福安康,选错了那是一辈子的事情。

当年出身小镇,她选的专业正是当年大热的电子商务。

可想而知,到这里,日后的生活是春华必须要考虑的事情。

学院是一定要考的,专业一定是她喜欢的,还得是有钱途的,这是件值得思考的问题!

进入芙蓉园,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不同于岳怡雯只去看自己喜欢的,从第二天气氛松散,她见缝插针的逛。

首先第一处自然是现代化的钢铁自然博物馆,整齐划一的博物馆不愧是博物馆,一群科技狂人,除了书还是书,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符号的书对于文科生来说压力山大。

不看也罢,正逢上午,延华两人在华严寺同遇到的吐火罗人沟通,了解吐火罗文法,沟通口语。

更多的人聚集在文会之中,将到中午,春华瞅个空从明堂的楼梯往上,她十分好奇整个大夏的历史同平行世界有什么区别。

在网络风行的年代,有价值的知识尚且要付费,何况如今。

许是大家对别的事情都比较有兴趣,春华上去的时候,除了入口处的两个守卫,并没有什么人。

二楼想比一楼小了近一半,不过也有近3000多平米的样子,一个足球场大小,四面都是连绵不绝的窗户,环绕一圈,隔十米有推开半扇窗户,采光很好,二楼很高,将近9米,布局不像一楼的大开大合,因为并没有在皇城的关系,不算正式,从楼梯口被隔断,一道道月亮门隔开成了三个大的空间,前面两进是各式各样的展台,浮雕围了一圈,自盘古开天、女娲补天开始雕起,到如今正是不知道有多少个纪元了,这样的历史,同课本上又是不一样的。

像极了史记,一个又一个的鲜活的人物将这些历史串联了起来,将平行世界的历史衬的似是而非。

本朝,则是从曦月女帝开始,历史的进程以光速向前奔,到如今,俨然是个有封建体制的壳,资本主义的皮的一个由帝王发起的自上而下的一个古怪稀奇的社会。

但,强大是一定的。

昭明女帝天生神异,发现新大陆、引领新文化运动,大力推进华严宗,军队里面****,如今的大宣是这个世界的核心。

为生在这样的社会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到延康女帝为止,几任女帝都没有过重的权利欲,一点点的将《大宣律》完善,并建立了上下议院制度,制定了不准废黜的《根本法》。

天是那样蓝,空气是那样清新,太阳是那样耀眼,世界如此美好。

春华不由得顺着路走到尽头,顺着窗子从二楼看下去,楼下的人和风景看的一清二楚,堪堪可以看到元始天尊那慈眉善目的微笑。

想起穿越前无缘得见的南海观世音,春华左右看看,不像有人的样子,她推开了第三区的推拉门,只见左右是相对的厢房,廊上铺有地毯,房间与房间只见有紫檀花架,修剪整齐的绿植,尽头推开的整道窗户,正好可以见到观世音的拈花一笑。

巨大的。玉像带来的震撼一瞬间给春华了一种神奇的感觉,无所谓迷信,她也不能免俗的双手合十,祈祷着那些她在意的,在意她的人能够平安喜乐!

恍惚中,只听仙乐阵阵。

“天地也觉得我虔诚?”什么时候她有这样大的影响力了?

不对,应该是笛声,笛声悠扬,带着丝丝缕缕的哀伤,哀伤沉郁,不由自主的,春华想起曾经看过的末代皇帝的主体旋律来,一样的让人不由自主的震撼,随意笛声放慢呼吸。

定神一看,只见离地十几米高的窗户上依靠着一个人,穿着月白的衣服,头发乌黑披散在窗台上,像是最上等的披帛,简单的用红色的丝带束住了,衣袂是月白的绫,随着灌进的风飞舞着,对着远处的观音像,圣洁而美好。

才进来被那巨大的神像震撼了,未曾留意到这白玉神像化成一般的人。

不由的,控制不住脚步,心地一个声音撩拨着,好奇,佩服和单纯对着舞蹈一样的优美姿态撩拨着走上前像将这人影看清,了断这突如其来的想要拥有的旖念。

然而,近看更是难耐,高挺的鼻梁镌刻在温润的羊脂玉上,一双大而明亮的双眼此时安静的合上了,狭长的眼缝几欲入鬓,这样的大眼睫毛就尤其的长,长而卷翘,在阳光下发着光,嫣红,必须用嫣红的唇似樱桃,小而紧致,有着后世最流行的裸粉色,皮肤细腻,阳光下飞舞的灰尘也无法留影,身材纤细修长,然而线条流畅,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里面蕴含的力量。

春华相信,她要是出现在她原来的世界,医美们有了完美的参照对象。

“这位姐姐,你的鞋子掉了!”美人坐在窗户上,风这样大,一下子吹下去怎么办?

这样的美人,便是同为女性的春华也忍不住为她担心,这样可遇不可求的美人,对着他什么都不做她也能坐上一天,不,一年!

眼前的美人突的睁开眼,一双湛蓝的眸子闪了闪,似冰雪初绽,流出冷泉,转过眼直视春华。

春华忽然觉得脸热,手脚不知何处摆放,她头回发现宽袍大袖也能叫人穿出性感来。

然而,美人并没有说话,他就这样直视着春华十秒,忽的,脸上带着怀念的笑,嘴角弯了弯,一把将春华揽在怀里……

好闻的很硬朗的味道充斥在春华鼻尖,春华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香料,直觉眼热,脸突的一红,前生今世头一次叫人拢在怀里,还是一个美人,她几乎忘记了自己带过来的恐高症。

“你你你——”

同对方所有的接触就普通烧锅时无意中从火焰穿过一样灼热,外边是个萝莉,但内里额度她是同眼前这个人相差不大,甚至大学时也曾跟舍友偷偷瞄过***的和美人年纪相当的同龄人——

“这位姐姐,你的鞋子掉了——”

美人,不,是她的鞋子从窗口落到地面上,啪的一声,巨大的响声如同平地惊雷,奇怪的是低下的人不曾开口惊呼——

美人似乎很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一个旋身,将春华放到地上,自顾自的将汲着的丝履抛掉,一双赤着的脚形状完美,洁白莹润,像是上等的羊脂,映着红艳的地摊,踩入了春华心里,不由的惭愧自己的形容粗陋,不能多些知识同美人再交谈一番。

人间绝色,今知已!

“噗——”春华长长的吐了口气,揪着自己的耳朵,“于草草,争气点,这同你无关,你就是个来借读的蚁民,蝼蚁的蚁,加油,努力,先挣她一个亿!”

人间富贵花,普通人与它有关那未必是幸运!

春华小心的将美人的鞋子收拾好摆放整齐,嗅了嗅沾染了香气的手指头,“原来美人的脚不臭,还挺香!”

不过,再香也是要洗手吃饭滴!

她依依不舍的在楼上看了眼远处,整齐宽阔的长安,远处依着山势巍峨的皇宫,长安,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