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欺负的就是你

小说: 农三代的青云路 作者: 开心萱萱 更新时间:2021-11-01 字数:2174 阅读进度:14/73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宴有大宴小宴,有节礼的宴和私人亲朋之间的宴,礼节有西有东,还有大宣礼,若是别家,那大概是按照咱大宣,先是茶,必有茶食,干果饽饽,饭食点心,前菜,主菜,粥饭点心,应时水果点心之后,就是告别香茗,一饮一食,切莫贪吃,总出不了大错。”

堂伯一边说着,一边指着桌上的刀切茶食,示意几人茶匙怎么用,茶食怎么吃,特意冲了一回七宝擂茶,又解释了几种凉食。

“奶油菠萝冻一类容易脏了衣裳,轻易不要碰她,双色马蹄糕,芸豆卷一类又饱肚子或吃或拿,便是用手也可的糕点可以适当的吃些,至于饭食上的轻高面一类最饱肚子的吃食,且莫贪,这样的侯府的私宴,必然不是一时的一顿饭,少则半天多则三五天,从早吃到晚,若是贪食哪一个,到最后什么都吃不下,或是时常去更衣,便要见笑于众人。”

“这真是吃饭不是吃饭,是受罪!”吴斌忍不住抱怨。

“也不知谁一开始听了这消息兴奋的一夜未睡。”吴斐嘲笑着堂弟,其实他也是兴奋的,只是不多。

“吃这样的宴,说是去发展人脉,但你们身份如此,不过是去凑个数,也别当真,只是注意些大概的关系,切莫失礼,叫人抓住把柄,成为别人的笑柄,于你们日后不利。”

“就是,这大夏五千年,传到如今,谁家祖上都出过风流人物,便是长兴侯,二十年前又如何?保不齐日后我们也能紫衣金带,若是失礼被人记住了,保不齐就成了一辈子的笑柄。”堂哥吴斐最是好强,看的仔细。

“前朝的驸马王敦还因为一个澡豆贻笑大方。”

“但前朝百年多少驸马,就一个王敦留名,纵不是多好的清名,但一介寒门,能娶公主,多少寒门敬仰佩服,有谁在意这些细枝末节。”

春华这话一出,连堂伯三人都看向她,没想到她小小年纪竟然见识不凡。

“是真名士自风流!”

“是啊,我们一介寒门,能到这长兴侯府上就算是成功。”

堂伯领着几人也不再纠结具体的程序,谁知道呢?

又有谁知道她们这些小角色?

然而,就是这些小角色,也少不了麻烦!

不过片刻,只见一个大饼脸,脸上开了染料铺,鼻青脸肿,身着锦衣朝靴束了紫金冠的十六岁少年踢开门,身后六个黑衣黑袍卷起胳膊的仆从手里各拎着一根木棒,“姓于的,你们是什么东西,我的人也欺负!”

稀眉弄眼的书童当先指着春华,说,“爷,就是她,她说你姓李算个啥!”

“可不敢,小的算个啥,敢这样说您?”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春华几时见到过这个阵仗。

“你可是住在302室?”

“我昨天才到那里,今天就只有我们一波儿,实在没见过什么旁的人!”

春华想到了李贝,想来,今天打这李姓的皇亲的正是李贝。

“好好好,连你这样的小东西都敢摆弄我了!打,给我着实的打!”

稀眉弄眼的当先就上前,左右给了春华两个嘴巴子。

春华那脸顿时肿胀起来。

春华顿时气冲霄汉,趁几人不备,一脚踢向稀眉弄眼的命根子。

抢到锦衣少年身前,双手扣住他的脖子,只将他脸勒的虚青,“要头一颗,要命一条,打啊,既然知道我是谁的人,打啊,再来两个嘴巴子啊,打啊!”

“啪啪啪!”

这操蛋的世道,若在资讯发达的时代,这种我爸是李刚的人,总有地方给人一个公道。

“好囚攮——们,还愣着干嘛?”

几个仆从当先抢上来,却不想春华勒的太紧,甩不脱,其中一个抓住春华的脚,手里棒子眼见要砸到春华的手肘。

“小妇养的,动兵器了!”吴斐叫唤着,抡起水壶就将那棒子甩了出去,延华也踢到板凳,绊倒稀眉弄眼身上,抡起书包,一包书三四公斤顿时将这稀眉弄眼砸晕了。

堂伯本是大厨出身,抢过仆从手上大棒,手上都是劲儿,几个脑满肠肥的仆从再没想到这几个乡下的泥腿子敢反抗,好几个都怔怔的痴望着,几个回合下来,几个仆役被爷孙三人系数打到。

包厢外面的人见了这动静,也有称愿的,从四面飞出几个茶杯水壶打太平拳的,也有拍着手儿乱笑,喝着声儿叫打的,登时间声音鼎沸,大家里三层外三层的将整个包厢围了起来。

堂伯见不曾走脱过一个人,立马给吴斐使了个眼色,吴斐心领神会,从人群中挤出去,去寻王家表哥送信。

堂伯见吴斐飞马而去,心下一松,朝赶来的掌柜以及众人一躬身,朗声道,“不才洛阳城一味鲜东家,因儿女新近考入天一,来此聚餐,不想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有人竟然在这酒楼破门而入,携枪带棒。追打食客,我等不明所以,只得奋起反抗,不知掌柜可做得这证人?”

掌柜一抹汗,左思右想,见众人的指指点点,也知道这吴家一来无辜,二来做事有章法,也不是全无依仗,若是自己当着众人不做这证,日后在这达官贵人云集的昭明县也无法混了,只得陪笑,“尊客说笑了,这里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的真真的,确系这位客人带着人入门打杂闹事,大宣律明文规定,在公共场合打砸的,被害人可以施行正当防卫,昔日延康女帝当太子时因追打出轨驸马尚且拘留过15天,何况其他,这事儿,在我们酒楼出了,我们必然负责到底,今日尊客消费全免,以做压惊之费!”

堂伯顿时送了口气,同掌柜侯在一旁静待治安署来人。

紫袍少年见状,许是有其他的顾及,冲下属一努嘴。

稀眉弄眼一见,顿时仰头上前,红肿的脸有些可笑,“今儿这事儿你们若是要抓住不放,可仔细了,咱们爷是带双龙冠的,叫那小娘皮赶早的给爷跪下,赔个不是,事儿算完!”

跪是不跪?

看着为了自己同权贵对质的堂伯堂姐,春华牙一咬,就当在3演古装剧了,为了这样的亲人,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