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邀请(补)

小说: 农三代的青云路 作者: 开心萱萱 更新时间:2021-11-01 字数:2321 阅读进度:13/73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每一个学院,作为一个想要学本事的人,除了各自的老师,图书馆是最最重要的一处所在,寻找志同道合的伙伴,找到有用的资料,咱没有别的学东西的途径,没有师傅长辈,书,是最便宜的一种获得能力的途径。”

延华这样说,见她引起重视,才从随身的火麻布做的书包里取出一本小册子,壳子是香樟木的,上面雕了图书馆三个字,还有天一的院徽,一个镂空的鼎简笔,中间是大篆体的天一两个字,右下角是学生编码。

中间是十几张宣城纸板做的卡,用的是湖蓝色的油墨,上面有借书人的入学编号,学院讯息,小册子正是延华的,不过一月的时间,卡已经用过一大半,春华扫了一眼,没有一本闲书。

“你要好好使用!”

“那姐你呢?”

“我有学生证,我的同学也不都要用这借阅证,你以为你姐来这学院一个月还没有一个朋友不成?”

“也不知道宿舍里会安排一个什么舍友!”春华点点头,思路又跳到另外的地方。

“你以为呢?”延华狡黠的一笑,不愿说话,拿起挂在铁网上面的一套绢衣给春华比了比,她掐了春华的肩宽,刚合适。

“主家,多少钱?”

“300文一口价!”

“主家你说个实诚价,我这见天来你这边,前天才买了两身棉袍,还给你拉了好几个同学——”

“哎哟,可没看出来是姑娘您,该打该打,姑娘今儿这一身,啧啧啧”店主手势大开,“漂亮,叫我晃了眼,一时没瞧出来。”

店主将衣服拿在手上,捏了捏,“这个真不管,您是行家,自然知道,这是上好的细棉绸,上到达官贵人,下到富商巨贾,谁家不是穿这样的寝衣,我这又是从宣城贩来的上好的布料,要1880文一匹,这样的寝衣一匹合十丈,合200尺,做一套寝衣要12尺,缝制、包边,就是挣个辛苦钱!”

“谁不知道这天一属你家生意最好,分店开到这昭陵的十八所学校,光是工人足足百十个,原料省,做工省,挣钱哪里靠这一点?”

“看您也是行家,这做买卖,也是有大的难处,也罢,给您500文算两套,再不能少了。”

延华满意的又挑了几套内衣,两双细鞋,付了两枚一两的银币,得了两条手绢。

一两银子能换2000文,一文钱的购买力相当于高于现代的一元,这延华眨眼就花了2000块,她吃穿又省,由不得春华不心生感激。

“这店主手底下百十人也这样随和,亲自守着这样大的铺子?”春华一边跟着走,一边好奇的说,八个店铺,百十号人,一年这生意怕是上亿,连个小工都不请!

“你不知道这里面的事儿,她们家生意虽好,靠的却是这家店的名头,加上学院里颇有几个大宣的风云人物,衣装引领整个时尚潮流。”

那就是她那个世界明星一样?

春华停下来没再看延华买鞋,转身看着这街景,不时有衣着华丽的男女被人簇拥着呼啸而过。

她忽然觉得周围不真实的华丽起来。

她如今是身处何处?

和她曾经的那个世界的唐朝百般相似又处处不同,她也从一个社会底层屌丝女士混入了时尚发布会一样处处是名人的天一!

“回神了!”延华好笑的看着堂妹,“就这样喜欢?”

“说不上喜欢不喜欢,过的比从前好总是让人欢喜的。”

“少年不识愁滋味,你呀,等你长大了又该后悔你今天说的这番话了。”

延华比了比靴子尺寸正好,让春华换上,付了两枚小螺丝一样的银角子,又领着春华出了学校西门,走过一条甬路,过一片银杏夹道,到了一座座两层小楼旁。

这里的人较学校内部少,是天一旁边的商业区,各式各样的酒楼饭馆,私人美术馆,古董铺子,是长安城里有名望的人聚居的文艺一条街。。

“这条街总不是学校——院的资产?”

“曾今是的,如今不是了!”延华声音透着些遗憾。

“自200年前长安新建,所有的王孙公卿在长安城中的宅院全部毁于战火,所有的宅院是昭明女帝统一规划,除了皇城和宫城,其余所有的宅院统一称为公租房,凡在长安任职的俱可去住建司申请200文一月的公租房,最长的时限不过30年,长安大大小小的贵人们不再任职了,又不愿离开长安,便按例迁往十八陵购买产业,学院里的公产,自今上登基后便被陆续卖出,十不存一。”

“这有什么相干?”

“曾今的天一本身富有经费,所有的教职人员有研究成果,由学院专门的发展部门将成果推广出去,发明者入股,学成文武艺,货与全天下,赚来的钱从学院赎回专利,那几十年涌现了太多的发明创造,奠定了我们大宣独一无二的国力基础,只自今上登位,多有特设,呵呵——”

贪腐成风,有才的不能尽才,天一本身的实力被一点点挖空——

果然封建害死人,没有理想和信念,除了让利,如何让人追随?

“这却不与我们相干!”延华笑笑,“社会本就不公,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有勤奋的就有懒惰的,同样的背景结果也会不同,何况人生本就高高低低,咱生于大宣,已是难得的福气,若是生于战乱,成为那些沦为奴隶的人,才好瞧呢,知足常乐!”

这既是她讲给堂妹的,约莫也是她自己的信条。

走过三栋楼,便见一家通体朱漆,雕梁画栋的两层宅院。

刚到楼下,就见堂哥吴哥吴斌在二楼招手。

“春华,你今天真漂亮!”跑下来的堂哥不过十四岁的年纪,还是一团孩气,熟惯起来就变回了在洛南时候的活泼。

“你可知道,咱今天收到了什么!”

堂哥一边走,一边兴奋的咋呼,惹得走廊上的伙计都侧目看向三人。

春华习以为常的将两根手指竖在嘴上,吴斌识相的声音小了下来。

“王家堂哥给堂哥们送了三张长兴侯府冬至宴的帖子,我们可以去长兴侯府了——”

此话一出,便是周围侍者都露出了羡慕的眼光。

长兴侯府,大司马长兴侯年四十,为内军机大臣,是大宣举世闻名的美男子,从一介奴隶开挂一样晋级,成为左右朝纲的一方诸侯,尤其其妹是今上第五子,现存的唯一两子之一的唐王的侧妃,生育了唐王第三子庆郡王,后继有人,正是炙手可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