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关心则乱

小说: 末世对照组:大佬带全系异能守护华夏 作者: 未知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5671 阅读进度:269/279

简瑜是在云谏清醒过来的一周后正式苏醒过来的,强制苏醒。

至于苏醒的原因,很简单,她实在是受不了卡佳和拉达两个小崽子的重量了。

这俩崽子是真的绝,因为是年幼无知屁事不懂的年纪,他们每天的日常就是吃喝拉撒睡和玩。

因为外面气温太低,也因为忙着赶路回去,俩崽子除了每天吃饭时的固定放风时间认识世界,剩下的时间都在房车上活动。

但大部分时间他们俩都是在简瑜的卧室陪着。

然而就是这个陪,真的是让简瑜苦不堪。

哪怕她因为能核碎裂的原因导致醒不过来也感觉不到疼,但她的感知还在,对身边发生的一切也都有数,更别提她的精神力还能‘看见’。

所以,每次看见倆小崽子一副妈妈我发现我好爱你的样子薅她的头发,一副妈妈你这个衣服有点好看泰山压顶的坐在她胸口玩她的衣服扣子带子什么的,她就恨不得窒息。

更别提这俩崽睡姿非常的离谱,自打他们会跑哪怕双腿双脚不灵活再加上穿的衣服多导致走路必须跟个企鹅似的扎着双手走路,走得跌跌撞撞也要自己走后,自觉自己长大的两个小崽子,就开始拒绝睡睡袋,也拒绝被大帝夫妻俩禁锢在怀里睡觉。

俩崽子爱上了穿着保暖内衣贴着简瑜,但他们睡姿不行,从床头睡到床尾、或者是睡着睡着爬到简瑜身上的情况经常发生。

除此以外,他们还会在熟睡之际流口水,用那一口小米牙逮着哪里就咬哪里。

全都是无意识的行为,猫猫带崽和人类带崽不一样,人类遇到自家娃啃自己或者是流口水,少不得要给崽擦一下口水或者是调整一下睡姿。

大帝夫妻俩不,猫猫幼崽小时后就靠扑咬这些玩耍行为学习捕猎技巧来着,因此,对于俩小崽子的表现,这夫妻俩觉得都是正常的、不需要纠正的正常行为。

反而还一脸欣慰的看着俩只小崽子折腾简瑜。

同为哺乳生物,大帝夫妻俩都没发现俩崽子的不对,桃桃它们繁衍方式和哺乳生物更是天差地别的变异植物,更不可能发现。

于是,被俩崽子折腾的苦不堪的简瑜,终于不堪忍受的在俩崽子又给她来了次泰山压顶的当口,再也忍不住精神力收拢强制自己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想伸手将坐在她胸口和腹部的两个小崽子提起来放在一旁,然而手一动才发现不得行。

太虚弱了,本就是能核还没彻底修复完整的情况下强制醒来的,在加上在床上躺了这么久,她是丁点力气都没有。

“救、救命!”

她微微扭头,看向大帝夫妻俩发生微弱好似蚊蝇一般的求救声。

两只顿时瞳孔地震难以置信的看着她,整个猫猫都愣在了原地。

半晌,好似回神也有可能是确定简瑜醒来的大帝,难掩兴奋的扑到她跟前一顿喵喵喵的叫唤。

“铲、铲屎的,你真的醒了?你怎么会舍得醒来?你睡了好久知不知道···”

它话是真的多,问题也是真的多,简瑜很无奈,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

当务之急是快点将她从两个小崽子秤砣一样的体重下解救出来才对。

“崽、崽子拎走,快点,速度麻溜的拎走,再不拎走我要被压断气了。”

她面色苍白的一气呵成,等说完整个人都跟小死一回似的,彻底的没了力气,只剩下喘气的份。

这下大帝它们终于反应过来了,夫妻俩速度飞快的将两只发现她醒来喊妈妈的小崽子从她身上挪开,桃桃速度飞快的开门窜出去通知众人她醒来的事。

俩小崽子一离开,简瑜顿时长舒一口气有种命被捡回来的感觉,可算是活过来了。

果然,人类幼崽既是天使又是魔鬼,是一种非常矛盾非常可怕的存在。

“喵!”

你还好吧铲屎的?

大帝担忧的伸出肉垫爪爪摸摸她的脸,冰冰凉凉的,担心她冷到,大帝搂着小崽子的另一只爪子松开,然后凑过来叼了被子往上扯。

顾鸣鹤他们在看见桃桃跑出去的当口,便浑身一个激灵的跳了起来问道,“是不是小鱼醒了?”

桃桃晃了晃桃枝,表示是的。

看见它枝条晃动,顾鸣鹤立刻兴奋甩腿朝房间跑去,嘴里念念有词,“醒了醒了,终于醒了。”

“妈呀,这个觉睡得时间可正常。”

说话间,他已经到了门口伸手去推门。

在顾鸣鹤的设想中,他推开门后看见的应该是他妹妹灿烂的笑脸,以及一句温温软软的——

哥,我醒了!

你有没有很惊喜很高兴的感觉!

真的,他都已经想好要怎么回答他的妹妹了,肯定是先好好嘲笑一番,然后抱着妹妹哭个鼻子,接着再跟她诉说他这段时间的担惊受怕。

最后,就该向妹妹讨要报酬了。

然而,打死他也想不到,他推开门看见不是自家妹妹的笑脸和温声软语,而是大帝叼着被子将他妹妹的脸盖了起来。

被子是白色的,从头盖到脚的样子让顾鸣鹤脑子像是被巨锤哐当来了一锤子,嗡地一声腿软朝地板上栽去。

云谏慢了他一步进来,正好见到他往下溜,顿时心下一个咯噔眼疾手快的抓住了顾鸣鹤的衣服后劲将他人给提溜起来。

“稳住莫方,先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

顾鸣鹤浑身都开始哆嗦了,他满脸惊恐的看着被白色被子盖住的简瑜,问大帝,“我妹妹···”

嗓子发干发涩鼻尖还发酸,难受的不行。

“她是不是,是不是?”

后面的话他无论如何都说不下去了。

大帝觉得铲屎的这个锅锅怕是有毛病,他不就是怕铲屎的冷给铲屎的盖了下被子么,至于这种好似死了铲屎一样的表情。

爪子拍拍被子,大帝喵了声。

“铲屎的,你快吱个声。”

“再不吱声你哥哥要哭了。”

简瑜倒是想,可她现在没力气说话了啊,嗓子更是跟哑巴了似的,干得火烧火燎的疼。

想喝水,迫切的想要喝水缓解来自咽喉和口腔的难受。

她用尽全身力气,想试探性的动动手指提醒她还活着,还没死。

不过也快了,再不将她脸上的被子拿走,她会在继没被卡佳两个小崽子压死后被被子捂死的。

讲道理,这个死法非常不光荣。

然而,她以为的用尽力气其实一点力气都没有,所幸也不需要她去继续努力,只因为眼前的一亮的她,看见了云谏的脸。

“老顾小鱼好好的。”

就是被子捂着憋气憋的脸色有点不正常。

不过不是什么大问题,因此,朝顾鸣鹤喊了声的他,在简瑜堪称惊喜的目光中笑道,“要不要喝水?”

“要!”

简瑜动了动唇,云谏就笑,“先···”

“妹啊,你可算是醒了,哥哥我快被你吓死了,你说你既然没事你吓唬我干什么?还将被子从头盖到脚,我跟你讲,你这个习惯可真的要好好改改了···”

云谏话还没说完,顾鸣鹤就撞开他来到床边一把捞起简瑜抱在怀里开始碎碎念,念得简瑜恨不得一拳送他上天。

聒噪,真的是太聒噪了。

不知道她刚醒正是急需水源补充也急需高蛋白高热量食物补充的虚弱之人吗?

要聒噪可以,咱就说能不能让她吃饱喝足有点力气再说?

简瑜有一大堆的槽想吐,奈何咽喉和身体都不给力,简瑜死鱼眼转动眼珠子去看憋笑憋的肩膀颤抖的云谏他们,无声道,“你们能不能别看笑话了?”

“能不能先让我喝点水活过来再说。”

眼里的悲愤太过明显,明显到云谏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在简瑜堪称杀人一样的目光中收敛了笑容,将装着温水的杯子递给顾鸣鹤道,“老顾,先给小鱼喂点水,她渴的厉害。”

正碎碎念抱怨的顾鸣鹤戛然而止,他低头去看简瑜,发现她的眼神凶的像是要喷火,顾鸣鹤顿时讪笑道,“抱歉啊老妹,看见你醒来情绪转变太过急速和猛烈,一下子没能控制住抱怨之魂。

“哥马上就给你喂水,你快别用眼神刀我了。”

真的,想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他敢肯定,也就是他家小鱼现在太过虚弱刀不动他,但凡刀得动,现在等着他的下场都不会太好。

还好,他妹妹现在挺虚弱的。

当务之急是先伺候好她再说。

松手将简瑜放回床上又替她调整了一个舒服的靠姿后,顾鸣鹤接过水杯殷勤的将水杯凑到她嘴边道,“快喝,喝了就能说话了。”

简瑜低头就想凑着杯子喝水,哪成想杯子却突然不翼而飞,她难以置信地瞪大眼去看顾鸣鹤,就听这货道,“对了屠夫,我妹妹现在能喝水吗?”

“能!”

屠夫斩钉截铁,顾鸣鹤这下满意了,再次将水杯凑到简瑜嘴边,一副邀功样子道,“妹妹,我问过了,可以喝。”

简瑜,“···”

顾鸣鹤你个大笨蛋给我等着,等我彻底好了揍不死你算我输。

心里发了狠实则耍不了嘴皮子也没力气揍人的简瑜,憋屈的开始喝水。

屠夫见此叹了口气,轻声跟旁边的云谏道,“我发现老顾这人该精明的时候跟个超级无敌大傻子似的,干出来的事真心让人没眼看。”

“不该精明的时候他又鬼精,我也是服气的。”

“关心则乱。”

云谏简意赅,虽然老顾今天的表现确实太拉垮,但简瑜这个白色被子从头盖到脚的样子实在是太让人惊悚了。

本来嘛,她一直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没办法自己给自己拉被子将脑袋也盖进去。

平时每天进来都是下巴下面,虽然被子也盖得严实,好歹头露出了。

结果今天直接这样一盖,好家伙,在只有大帝它们的情况下,想也知道这个被子是怎么盖上去的。

陪伴了简瑜这么长时间,大帝它们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将简瑜从头盖到脚,必须是挂了的情况下。

所以,当这个念头不可抑止的从脑海里冒出时,不止顾鸣鹤心慌,他也一样的心慌。

还好他稳住了,不像老顾这样丢人。

要是没稳住,他的一世英名也会和老顾一样击穿地心不知道掉到哪里去。

念及此处,本着为顾鸣鹤说话就是为自己说话的原则,云谏说了句公道话,“要学会换位思考,老顾今天情有可原。”

屠夫瞅了他一眼,犀利道,“老大,你实话交代,你刚刚是不是被吓到了。”

“云才不会被吓到。”

云谏还没如何,不爱听这话的阿纳托利就跳出来迫不及待道,“云只是太关心鱼了。”

可惜啊,为什么不让鱼长睡不醒,为什么要让她醒来。

她一直睡着该多好,这样他就不用无时无刻担心自己的脑袋和身子分家成为两个独立的个体了。

然而上帝不长眼,居然让鱼醒了。

他一觉到天亮好梦正酣的睡眠质量即将一去不复返,往后余生又要再次沉溺于噩梦中。

就好命苦。

也好想哭。

“你哭个屁。”

察觉到他情绪波动的阿古齐没好气道,“鱼醒来是好事,至少你们又多了个战斗力。”

“说的好像鱼之前昏睡不醒的时候我们就屁用没有似的。”

阿纳托利闻声没好气怼道,“我们要是真这么没用,也不会一路奋勇杀虫来到边境线上。”

“系统啊系统,你说你这种喜欢长什么那个气的习惯能不能改改,好歹我也是你的宿主,不求你帮我称王称霸,但你也不要给我拖后腿还一天到晚贬低我啊。”

“我不要面子的吗?”

这话他说的颇为悲愤,阿古齐很想说面子值几个钱,和生命安全比起来面子屁用都没有。

因此,有没有面子都不重要。

然而,瞅了眼阿纳托利的情绪峰值波浪线,阿古齐叹气,认命般的道,“好的宿主,对不起宿主,我下次不会了!”

“你放心,往后余生我一定不贬低你,也会给你留很多很多的面子。”

说到这里,他问道,“请问亲爱的宿主,你现在的心情有没有好点?”

“有没有觉得自己很威武雄壮又霸气?”

“噗咳咳···”

不知道为啥听见阿古齐和阿纳托利心声对话的简瑜,再也克制不住受刺激的心情,直接呛水了。

咳的是撕心裂肺,吓得顾鸣鹤手忙脚乱拖过屠夫道,“屠夫你快点给我妹妹看看,她为什么会呛水啊?”

“哦。”

屠夫应了声,坐在床边直接抓起简瑜的手开始把脉,脉象平稳有力没任何的问题。

视线在简瑜脸上转了一圈,屠夫见她神情莫测,眼珠子转了下后无声道,“是不是阿纳托利又闹幺蛾子了?”

倒是没闹幺蛾子,就是吧——

算了,解释不清楚,还是直接承认的好,等不恢复了再告诉他们事情的经过也来得及。

念及此处,简瑜微微颔首,屠夫秒懂,阿纳托利这个作死的有不知道干了什么,害得简瑜受刺激呛水。

等着看吧,等简瑜彻底恢复的那天,就是阿纳托利被摁在地上摩擦的时候。

替他默哀!

心里幸灾乐祸的不行的屠夫,面上丝毫不显的收回手后严肃道,“你恢复的很好,现在试着开口说话看看能不能说出来,我检查一下看看嗓子有没有受伤。”

“没!”

进入口腔再顺着咽喉滑到胃里的温水,不但很好的缓解了她咽喉的干涉和难受,还让体力也恢复了那么一点点。

有了说话的力气。

然而声音是真的难题,又干又哑还粗,公鸭嗓子似的。

屠夫嗯了声,再次问道,“饿不饿?”

“咕噜!”

简瑜肚子叫了声,很好的回答了他这个问题。

顾鸣鹤一听眼睛刷的一下亮了,“妹妹你等着,保温桶里有温着的粥,我去给你倒。”

话音未落,他人就往外跑。

伊娃却端着一碗粥递了过来道,“锅锅你不用跑了,早在屠夫给鱼检查时我就知道鱼会饿将粥端来了。”

说着,她拿勺子装了一勺粥喂到简瑜嘴边,殷勤道,“鱼你快吃,吃饱就有力气说话了。”

这话没毛病,简瑜也是真的饿了。

因此,她也不矫情,张嘴就想吃。

结果想起个事。

“我、我还没刷牙。”

口腔卫生还是要注意的,何况睡了这么久,伊娃他们虽然每天都有帮她擦洗身体和脸,但口腔因为她失去知觉嘴巴紧闭没清理过。

不刷牙就吃东西什么的,倘若是前世她会无所谓,但现在有可以讲卫生的条件,还是要注意一下的。

所以,她艰难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顾鸣鹤他们就很无语,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还惦记着刷牙,就行的吧,刷。

昏迷不醒不好刷,醒了还是好刷的。

于是,顾鸣鹤拿了她的洗漱用品让她刷了个牙。

等刷好,简瑜便迫不及待的将伊娃喂过来的粥张嘴将这一勺粥吞了。

温软的白粥朴实无华,除了谷物特有的清香和那一层厚厚的米油,是什么味道都没有。

简瑜不爱吃白粥,从小到大都不爱吃。

哪怕前世她因为急缺物资饿得胃火烧火燎的疼,想念的也是诸如火锅、烤猪蹄、酱板鸭、麻辣牛肉干、小龙虾毛血旺水煮鱼这些味道重的食物。

白粥从来不想。

然而,这一口白粥下肚,她才发现,原来白粥也很美味,至少她空荡荡的胃因为这一口温软的白粥而变得舒服饱满起来。

这次她不要伊娃喂了,自己伸手接了碗吃。

卡佳两个小崽子见了也要吃,想要过来扒拉她的手,简瑜,“···”

这俩没良心的小崽子连一碗寡淡无味的白粥也要跟她抢,过分了啊小崽子们。

s..book476492704362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末世对照组:大佬带全系异能守护华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