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大舅哥

小说: 来自乡村的无冕之王 作者: 二七塔下胶底布鞋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1428 阅读进度:13/19

两个月后,江美娜又来了:“咱哥说一起吃个饭,你看啥时候方便?”

她说的“咱哥”是她的哥哥江凌,刚刚由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升为正职,原来也听妹妹有意无意地说过秦剑,当时未置可否,后来听说秦剑工作都没有着落,直接劝妹妹就此打住:路归路,桥归桥……

可后来妹妹又上门来了,过来就讲了秦剑被省报破格录用了。

说实话,别看江凌只是一个正科,可形形色色的记者见多了,听说妹妹嘴里这个叫秦剑的进了省报,还真是让他上了心。

又一打听,就是这个小子的一篇文章,把江城市检查院一个副检查长弄的差点丢了乌纱(后来给了个内部严重警告,今后的升迁大概率是无望了),还让五六个部门的人受到不同程度处分。

不管这个人能不能成为自己的妹夫,见一面还是值得的。

城南宾馆是南城区府的定点接待单位,江凌没少来,但大都是做东请客。

这次本来也是他做东的,但没有想到奏剑给他省了一把。

“大舅哥”有邀,不管秦剑心里是多么后悔当时的放浪与冲动,这个时候也是没了好办法。

为了这顿饭,江凌还下了番功夫,带了办公室综合办副主任小钟,小伙子听指挥,有灵性,当秘书使有面子,还请了一个当副区长的哥们、市府办相好的一个科长,然后就是自己辖区内派出所的一把手、工商局的一把手,还有交警队的一个朋友。

江美娜在楼下大堂接了秦剑一同进来,先给他哥和秦剑做了引见,然后就是江凌逐一给秦剑介绍桌上的来客。

如果说社会是个大染缸,媒体绝对有这个染缸里最复杂的颜色。

短短两个月,秦剑已凭着天赋、悟性和努力完全融入了进来,一个月不到就能单独“跑线”“出活”了。他两个月发的稿子和稿子的影响力,几乎超过了社会新闻部所有的“老炮”,就连社会新闻部主任也私下喟叹:“这小子,不是池中之物啊!”

虽然还是一个实习记者,可至少部门里没人敢把他当成菜鸟弱鸡。

和众人一一问好、握手,互递名片,完全不像刚出校门不久,那个大方、自然劲让江凌暗暗点头。

不管是级别、职务高低,因为他是江凌的客人,不知道众人心里怎么想的,反正面子上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真正让众人对秦剑高看的是接下来到包间敬酒的不速之客。

南城区有机场、开发区(后来升格单列了),也是江城市重点企业的集聚区,江城大华造纸厂是其中重量级的一个,他们生产的新闻纸占据了整个中东部地区的一大半市场份额。

厂子还没有股改,是省管企业,虽处南城区却不归南城区管,厂长的行政级别比区长还高。这一段时间因为污水处理被群众举报,被秦剑盯上了,厂长兼总经理包天明手眼通天,再三找关系协调。

环保部门让他摆平的差不多了。

可省报这儿却怎么也不放手,他也找了管宣传的领导、管新闻出版的领导,领导们表示:施压没有问题,但你知道这些记者尤其是老记者,跟更高级别的媒体、记者都有联系,甚至关系还不错。

省里可以做工作,保证给你捂着,可人家要是给你捅到上面,到时候你再让谁给你出面?

又听说省报跑这个线的记者是秦剑,更是大摇其头:记者是秦剑?那我劝你慎重,市院的那个副检查长知道不……可不就是折在他手上,你还别不信,那时候他还不是记者呢!

包天明还真有点找不着道了。

今天晚上,他在这里宴请省计委的一个朋友,他的办公室主任任前进上厕所的时候看到了秦剑。

上次秦剑到厂里采访,是任前进陪着副总廖庆山接待的,给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小伙子说话不温不火,但每句话都藏着锋芒,环保政策更是信手掂来,几句话就把见多识广的廖副总问了个张口结舌。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