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秦助理家的一地鸡毛

小说: 来自乡村的无冕之王 作者: 二七塔下胶底布鞋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1685 阅读进度:7/19

秦剑是在赵兰兰的频频敬酒中逐渐迷失自我的,平时三两的酒量,在赵兰兰的一次又一次举杯中他喝下了一杯又一杯。

三个人,而且有一个是女人,把两瓶剑南春喝了个底朝天。

饭局结束,陈明博是个久经考验的“酒篓”,这些酒对他来说还扛的住,对赵兰兰说:“小赵啊,让你破费了,其实咱们就随便吃点就行,根本就不用搞这么复杂的。

女孩家家的,以后可不能这样喝了,你回吧,路上当心,我负责把秦助理送回家。”

虽然饭桌上秦剑和陈明博一直拦着赵兰兰不让她“杯杯清”,但也架不住她自己积极主动。

赵兰兰酒意上来,两颊飞红,强自冲陈明博挥挥手:“陈处,你走吧。秦老师这一段时间一直住的都是单位宿舍,我们做伴就走回去就行了。”

陈明博:“是吗?他咋不回家啊?”

又一转念,长叹一声:“唉——,我知道了,那你们慢点回吧。”

秦剑虽然酒意很沉,但只是胃里翻江倒海般的难受,行为和意识都还清醒。

他轻轻拨开赵兰兰扶他的手:没事小赵,我还能行。

赵兰兰不放心地放开手,没话找话地问了一句:“秦老师,你怎么老住宿舍?也不怕师母收拾你?”

秦剑怔了一下,苦笑一声:“不是说距离产生美么,我这是在找‘美’呢。”

省会的房价高的吓人,报社的单位宿舍也只提供给单身职工,赵兰兰不知道秦剑为什么也有一间,她想:他这样的人也会以权谋私吗?

女员工宿舍在二楼,男员工宿舍在三楼,因为是周末,楼上并没有多少人住。

秦剑谢绝了赵兰兰送他上楼,一个人扶着楼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走了上去。

赵兰兰的目光凝在这个男人有些落寞的背影,看着他在楼道里转过弯去,才有点悻悻地回到自己的宿舍:这个男人简直是个木头,一点风情都不懂……

女人都有八卦的潜质,之后的日子里,赵兰兰老是旁敲侧击地向相熟的“八婆”打听秦助理的家事。

时间长了,赵兰兰才知道秦剑在省城的媒体圈之所以是一个名人,一方面是因为这个人敢说敢写,都四十多了还像一个“愤青”,写的东西屡屡触雷,但也屡屡得到相关领导的批示和肯定。甚至影响了高层领导的决策、断送了某些人的政治生命。但这只是让他名声斐然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她的老婆江美娜。

秦剑的老婆江美娜是原江城市南城区顺城街派出所的副所长,长相颇有电影演员章子怡之风,被称为江城警界一支花,她的哥哥江凌是江城市北城区副区长。

但正如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这个女人像极了他家当了三十多年村长的老爹(多年前被罢免),张扬的不行,媚钱媚权。

刚和秦剑结婚的时候什么样子大家不知道,反正现在是为了钱、为了权无所不用其极。

据说为了职位能扶正,她打着哥哥的名义向分局领导送礼,被哥哥知道后骂了狗血淋头却不知悔改,后来又向辖区的娱乐场所老板公然索贿,被联名举报,最终丢了公职。

但这个女人也算执着,不顾哥哥的劝阻,在老爹的资助下开了个餐饮住宿一体的酒店,还对外号称三星级。

钱是男人的腰杆,女人大概也是这个样子。

随着荷包的丰满,当年让自己钦慕的多才男人还原成了那个“又丑又矮又穷”的乡下小子。

有一个版本不知道是怎么传出来:某年春节,秦剑作为值班编辑(夜班),结束工作已是大年初一的早上,拖着疲惫不堪的回到家里,敲门没人应,从包里翻出钥匙打开门,客厅里江美娜跷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磕着瓜子,看着电视头都没有扭一下,才三岁的儿子怯怯地望向秦剑:“爸爸,是妈妈不让我给你开门的……”

话没说完,被江美娜拉过来,朝着屁股就是一巴掌:“不让你给他开门怎么了!”

秦剑把儿子抱过来:走,儿子,爸爸带你逛动物园。

父子两个从早上一直逛到晚上,秦剑大脑充血般地亢奋,身体也不知道疲倦一样,让儿子骑坐在自己的脖子上,三岁的孩子一整天都是兴高采烈的。

晚上回家,冷锅冷灶,江美娜留了一个纸条,就一句话:我去闺蜜那儿打牌了。

赵兰不知道的是,这些传言全是真的。

只有秦剑知道,他和江美娜的结合就就他么是一个错误。

想起那年大年初一晚上父子两个吃速冻饺子,小不点的孩子一句话让秦剑泪流满面:“爸爸,妈妈欺负你,你和她离婚吧,我不要她,我要跟你过……”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