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社会的良心

小说: 来自乡村的无冕之王 作者: 二七塔下胶底布鞋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1419 阅读进度:5/19

至今,秦剑还记得赵兰兰到报社面试的情景。

22岁的赵兰兰白色连衣裙、白色平跟凉鞋。腰部苗条如一束纤细的白绢,脖颈细长,不施香水,不敷脂粉;修长的细眉微弯,在明亮的红唇里,一张口说话就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晶亮眼眸流动,好像随时笑意洋溢。一头乌发扎成马尾束在脑后,一转头就甩来甩去,掩不住的青春活力。

虽不是美不可方物,却拨动着秦剑心里的某根神经。

面前手写的简历上,字体娟秀又稍显张扬。

她不但是江城大学新闻系的本科,还自修取得了汉语言文学学士学位。

拿过小姑娘捧上来的剪贴本,上面上粘贴着她之前发表过的东西,有校报的、市报的,大都是文学题材,有散文、有诗歌、有小小说。

在秦剑的第一印象里,她并不十分适合做新闻记者,一个合格的记者除了专业素养,但要理性,但眼前这个姑娘明显的太过于感性。

人事部主任吴淑琴是个老机关,在一旁看出了秦剑的犹豫,冲秦剑点头示意了一下,接过简历瞄了两眼合上:你先回去,我们再研究一下,有结果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

这个叫赵兰兰的姑娘有点失落,但还是礼貌地弯腰躹了一躬,又朝人事部的小干事点头微笑了一下才转身离去。

记者处处长是个半大老头,叫陈明博,在赵兰兰要出门的一瞬间又叫住了她:“小姑娘,稍等一下!”然后看向秦剑,看秦剑点头,转向有点诧异的赵兰兰:“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看赵兰兰恭谨地点头,问:“你认为一个新闻记者最重要的责任是什么?”

问题比较大路,但答的如果流于公式和俗套,应聘者基本就被pass了。

老头手头上的标准答案足有数百言,但明显的是老头并不想听那么多。

赵兰兰双手相握放在腹部,轻轻躬身:“首先,新闻记者要报道事实与意见,为社会公众服务;其次,要提供知识,教育大众;再次,要介绍和阐明社会美好;最后……”赵兰兰迟疑了一下:“最后,我认为也是新闻记者最要的一个社会责任,就是要开展社会批评、扶正祛邪!”

事后,记者处处长陈明博直接向秦剑和人事处长吴淑琴拍了板:秦助理、吴处长,这个人放到我这儿试用一段时间吧!

当时的都市报还挂在省报名下,招聘也是和省报一起进行的,一下子新入职了三十多名采编人员,省报极为重视,开办了为期一周的短训班,由报社社长、总编分别讲话致辞,之后是编辑部主任、记者部主任、报影部主任,资深记者、资深编辑讲新闻策划与选题、新闻写作技巧、新闻发布和舆论引导、新闻摄影技巧、编辑实操等。

最后一天,还特地邀请了省委宣传部新闻宣传处处长周开山为大家在结业仪式上做了重要讲话。

周开山是原来由省报出来的,舆论监督记者出身,也曾是省报的副总编、内参的主编,从业生涯中素以敢说话、敢说真话著称。

结业仪式上,快要退休的周处长几乎上没有说什么“官话”,简单的一番言论让台下的新人们热血沸腾:

舆论监督是宪法赋予的权力,开展正确的舆论监督则是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权力,是履行舆论监督的重要职责,舆论监督是通过新闻媒介来揭示社会现实中存在的不良现象并发表意见和看法,形成舆论,从而对社会上一切有悖于法律和道德的行为实行制约。

你们做为职业媒体人,有责任有义务对社会上的一些不法行为进行科学、依法、客观、全面的报道。

最后,还拿出来若干年前秦剑的那篇《干部猛如虎,农民何其苦》做了专题解读:这是我编过的最敢说话的自投稿!

如今,这篇文章的作者就在你们中间。

引得新人们一片大哗。

赵兰兰直接举手询问:周处长,能告诉我们他是谁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