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熊孩子把天捅破了(2)

小说: 来自乡村的无冕之王 作者: 二七塔下胶底布鞋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1151 阅读进度:3/19

一旁的秦剑听得热血奔涌,还有这样的领导干部?还有这样的事情?

问二姨:你们怎么不去告啊?

姨夫一声长叹:小剑呐,咱家的人都是大字都不识一个,县城都没有去过,去找谁说啊?再说了,人家都是当官的,凭什么会听你的?

当下秦剑也没有说什么,晚上却怎么也睡不着,第二天一大早爬起来饭也没吃就去找乡上的同学四宝,在四宝那里,不但二姨的说法得到印证,甚至还拿到一份乡里油印的内容和传言基本一致的“通知”,上面盖着乡里鲜红的大印。

两个人正站在四宝家门口说着话,四宝一扒拉他:“看,乡里‘综治办’的又来二牛家催了。”二牛也是秦剑的同学,名字很爷们,性子却是少言寡语的女孩儿一样。

秦剑看过去,只见七八个穿着花格子上衣、喇叭裤,戴墨镜、嘴里斜叼着烟卷、手里甩着军用皮带、痞里痞气的人气势汹汹地来到二牛家门前。

四宝悄悄告诉秦剑,这些人都是街面上的小混混,被乡上召集起来,领头的叫长毛,这伙人挂在“综治办”名下配合这次“商业街”的改造,主要就是恐吓、催逼。

二牛的爸爸出来了,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上来就拿出一包“邙山炮”(当时两毛钱一包的黑色烟卷,以便宜、劲大闻名,深得农村烟民的喜欢)赔着笑脸给那些人散烟。

那些人斜着眼睛,看都没有看他手里的烟。领头的长毛拿手里的皮带拍拍二牛爸爸的肩膀:“老头,想好了没有,你们家房子啥时候拆?”

二牛爸爸低垂下眼帘:“爷们,你们看我这穷家薄业的,家里的女人还长年有病,是个药罐子……拆了我真的就盖不起来了!”

长毛“扑”的一声吐出嘴里香烟的过滤嘴,甩一下长发:“那我们管不了,反正是上面有政策,到时候拆不了我们就替你拆了!你也不用盖了……”

正说着,一个女人披头散发哭嚎着从院里出来:“你们还让不让人活了……”话还没说完身子一软就倒了下去。

出来的是二牛的妈妈,连病带气,还没有说完话就晕了过去。

秦剑和四宝连忙上前帮着二牛把他妈抬到家里。

长毛他们走了,临走时还在二牛的爸爸身上不轻不重地抽了一下:“说啥都不行,到时候你要是不拆就试试!”

又到晚上,秦剑趴在被窝里,结合着一天多调查下来的所见所闻,洋洋洒洒写下了平生第一篇可以记入他职业生涯的文章《干部猛如虎,民生何其苦》,认真地用方格稿纸誊写了、小心翼翼地装进信封、贴上邮票,第二天一大早跑到乡上的邮电所寄了出去。

此后的日子里,秦剑都是在煎熬中度过的:写的那篇文章能发表吗?能不能帮到二姨?如果这样的事情都没有人管,对普通百姓来说是何其的不幸啊!

半个月后,正在教室上课的秦剑忽然被校长叫了出去,在老师和同学们诧异的目光中秦剑离了座位,随着校长来到只有重要客人到来才启用的小接待室。

接待室里除了他的班主任,还有两个民警和四个西装革履、大腹便便夹着公文包的男子。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