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救人要紧

小说: 龙军战神 作者: 鲨鱼派头 更新时间:2022-01-29 字数:2221 阅读进度:38/83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林峰一把推开了陈西沙,三枚银针分别落在胡彩凤人中,天池,封穴,三个穴位之上,将胡彩凤一口气先吊住。

“给我让开,我能治好她,不要耽误我治疗!”

“出了责任,我来负责,如果我现在不出手,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林峰瞪了众人一眼。

医生护士们面面相觑,这是从哪里来的冒失鬼,陈老都说没希望的病人,他竟敢说自己能治,这不是开国际玩笑。

“闭嘴林峰,你会救人,你在龙军养了八年的猪,你会救个屁的人,我看你就是想害死你妈!”秦山河忍不住了,上去就要撕扯林峰。

“林峰赶紧滚出去,陈老都说治不好,你凭什么说你能治好,你以为你是谁,一个大头兵而已,你懂医术吗。”孟子翔呵斥道。

秦婉儿和秦寒雪站在一旁,看到躺在病床上的胡彩凤,脸色苍白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医院这边很快叫来了保安,保安们拿着武器,将林峰团团围住,随时都准备动手。

陈西沙叹气道:“小伙子,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人死不能复生,虽然病人还有一点微弱脉搏,但是那也只是回光返照罢了。”

“我行医这么多年,很负责的和你说,这位病人,今天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

林峰冷冷道:“你救不过来的,并不代表别人不可以,神仙来了也救不了,我林峰今天就救给你看看。”

狂妄!

放肆!

“这位病人家属,这就是你对陈老说话的态度!”

“人家陈老治病的时候,你还在撒尿和泥呢,你凭什么说出这样的话。”

“我都替你感到害臊,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你以为治病救人是儿戏吗?”

医生和护士们都愤愤不平的对着林峰指指点点,林峰狂妄的口气,让他们感到厌恶。

秦家人现在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林峰现在完全就是在胡闹,就是在报复胡彩凤。

什么他能治病,什么他负责,什么他不出手胡彩凤必死无疑,在他们听来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他们甚至怀疑,林峰是不是疯了,人家陈老还在这,说出这话不是打自己脸吗,陈老人家可是权威呀。

“林峰赶紧滚,你再不滚我就报警抓你了,你等着吃牢饭吧。”秦山河怒了,眼睛通红死死盯着林峰。

“林峰你算是哪根葱,在我们面前装逼,别人不知道你也就算了,我们对你知根知底,你会不会医术我们能不知道,废物就是废物。”

林峰刚才那话也激怒了陈老,他不管怎么说也是天海城的神医圣手,走到哪也没有遇见敢对他怎么说服的。

“呵呵,我今天就看看,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是怎么妙手回春的!”

“年轻人嚣张一点没有什么事,但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你应该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件事你家人没有交过你吗?”

陈老一甩手,脸色有些温怒,同时轻蔑的看着林峰。

林峰回头一望,扫视这些人,冷哼道:“你们睁大眼睛都给我看好了。”

下一秒林峰手如幻影,抽出几十根银针在手中挥舞,顿时他的手上寒光乍现,银针如同骤雨一般落在了胡彩凤的身上。

咻咻咻!

银针划破空气的声音不绝于耳,手术室内银光弥漫,林峰施针的手法如梦如幻,看的众人图痴如醉,一时之间竟然忘记发出声音。

百会,神庭,哑门,晴明,鸩尾,气海.......

眨眼之间,林峰手中的银针全部消失,纷纷落在相应的穴位,却每一根银针都精准无比,没有一丝一毫的偏差,力道把握的维俏维妙,不深不浅,不蹁不宜。

“这这这......”陈西沙连说了三个这字,脸上写满了惊愕的表情,这种施针的手段,就算是修行国医几十年的圣手都不一定能做到。

“回天针法!”

“这是回天针法吗?回天针法不是传说当中的针法,难道传说是真的。”陈西沙面露恐惧之色,他曾经的在一本古籍上看到一则传说,传说这回天针法是黄帝所创,能医死人肉白骨,拥有回天之力。

传说当中的针法,他今天能够亲眼所见,怎么可能不震撼。

特别是像他这种国医之人,对这种针法的崇拜之情无以表。

今天能看到回天针法重回世间,心中感到死而无憾。

嘟嘟嘟......

胡彩凤的心电图开始恢复正常,那些开始还冒着红光的仪器,慢慢的转为了绿光。

医学奇迹!

医生和护士们,已经没有办法用语去形容眼前的场景,再次看向林峰的时候,眼神当中充满了尊敬和诧异。

秦家几人也看傻了眼,下巴都快要砸在了地上,眼中充满了震惊和不可思议。

孟子翔投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秦山河低下了头也不说话了。

林峰会医术?

要不是亲眼所见,就是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林峰那花里胡哨的手法,几下就能将濒死的胡彩凤给救回来。

看到胡彩凤转危为安林峰也送了一口气,将手中剩下的银针放下,转头离开了手术室。

看到林峰离开,反应过来的陈西沙慌忙的追了出去。

“前辈,前辈,请留步!”陈西沙着急喊道。

从刚才救人的手段他能看出,林峰的医术绝对远远在他之上,在林峰面前摆资历秀优越,那绝对是班门弄斧。

一想起刚才自己对林峰的那些冷嘲热讽,陈西沙不禁的老脸一红,太丢人了,丢人都丢到了姥姥家了。

“你找我有事?”林峰停步问道。

“前辈,刚才是我冒昧了,还请您不要怪罪,我这里向您赔个不是!”说着陈西沙弯下腰,恭恭敬敬向林峰鞠了一躬。

“前辈,这称呼我可担当不起,你治病救人的时候我还在撒尿和泥,我岂能做你的前辈。”林峰冷笑道。

“前辈,我知错了!”陈西沙又将头低下几分,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他之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比林峰打他一巴掌还要难受。

医学界是有辈分之说,但总体还是要靠实力说话,谁手段高明谁就是前辈,陈西沙喊林峰这一身前辈一点都不屈。